無法界定本篇應該使用的屬性框,雖然是原創,但這可以算是衍生吧?因為Buck-Tick的歌而有的構想,所以,應該算是衍生吧
以前應該也有人寫過吧,類似的題材,因為這首歌,我想(語言散亂中)
在看的時候,可以服用這首歌,一邊聽、一邊看
Buck-Tick的Long Distance Call




  喂……有聽到嗎?媽媽?你睡了嗎?
  
  「……同學,你在聽嗎?」
  「啊……對不起,我發呆了……」
  「沒關係,任何人碰上這種事情都會這樣的。」警官體諒似的拍了拍眼前少年的肩膀,遞給他一杯熱茶。「喝點茶吧,會好一點的。」
  「謝謝您,警官。」少年微笑著接受警官的好意,捧過發燙的紙杯,吹著氤氳的熱氣。
  少年今年十五歲,國三,有一張很好看的臉,眼睛有些細長,五官相當端正而且深刻。只是他的臉色十分的蒼白,不健康的、沒有血色的蒼白,垂下的瀏海更顯得他白的可怕。
  不過警官可以理解,因為任何人碰到這種事情,都會臉色蒼白。
  少年去參加畢業旅行,三天回來之後,卻發現母親在家中死去。
  法醫推定死亡時間是三天,也就是少年去畢業旅行之後沒多久發生的。
  少年的母親穿著內衣被勒死在床上,死前有性交的痕跡,但是並不像是強暴,反而像是進行完性行為之後被對方殺害。
  結束畢業旅行的少年回家向母親問安,看到的就是母親被勒斃而雙眼翻白、舌頭吐出、已經發臭的屍體。
  少年報警之後就被帶到警局,本來是要找個他的親戚來安置他,但是少年卻沒有親戚,只好暫住在他朋友家,等到現場清理完畢就能讓少年回去。
  本來是這樣的。
  但是一樣證物,卻讓少年必須待在詢問室接受詢問。
  他們家的答錄機,讓少年必須留下來。

    對不起啊……把你吵醒了……
    但是……有重要的話想要跟你說喔……


  「我先問你,你出去畢業旅行前幾天,家裏有沒有什麼奇怪的事情?」警官坐在少年的對面柔聲的詢問著,他看過太多犯罪的十幾歲青少年,世界已經改變,少 年人比大人更兇更狠,警官也習慣了應付這些喜歡逞兇鬥狠的少年人。不過眼前這個少年看來不像是凶狠的犯罪者,讓他放柔了語氣。
  畢竟還不能確認少年是犯罪者,至少,現在還不行。
  「家裏……沒有,我們都很好……放學之後,我把要旅行的東西準備好,就睡覺了……」
  「嗯嗯,那你放學的時候是幾點呢?」
  「九點放學……回到家十點,因為要課後補習……」
  「那時候你母親還好嗎?」
  「……」少年的眼睛突然間變得空洞無神,微微張著嘴,楞楞的望著天花板,然後,吐出乾澀的回答。「媽媽,在睡覺,睡得很熟,我沒有吵醒她。」
  「是嗎?在睡覺嗎?」警官,努力的,讓自己的嘴角勾出一抹微笑。

  那個……說是重要的事,但也許會覺得好笑吧……
  有聽到嗎?再一下下就好……
  謝謝你……謝謝你聽我說話……

  案發現場,也就是少年的家,並沒有外人闖入的跡象。
  也就是說,嫌犯必然是受害者的熟人。
  經過調查,少年的家庭並不健康,他的父親有家暴的傾向,只要喝酒就會打人,往往被打的人都是母親,因為母親會保護少年。
  兩年前少年的父親肝硬化死去,非常適合酗酒者的死法,照理說少年跟母親應該就解脫了,但是母親卻為了養活少年而去廉價酒店上班,成了下一個酒精中毒的家暴者。
  現在被打的人變成少年。
  不過街坊對少年的評價都很好,說他是聽話的小孩,認真又用功,而且對母親百依百順,雖然母親常常打他,他卻從來沒有還過手。
  「他真的是個好孩子,從來不恨他媽媽,有時我看他被打的很慘,要他來我家避避,他還不肯呢。」鄰居一個好心的太太這麼說。「說什麼媽媽只是心情不好,一下子就好了……結果第二天臉上被打的都是黑青,真慘啊……」
  典型的家暴受害者。
  已經是十五歲的青年,卻如同一個小孩一般信仰親情,這在現代社會可以說是相當稀有。
  基本上,打聽到相關訊息的時候,已經初步的排除少年涉案的可能,因為怎麼看都不像是會謀殺母親的人,但是,卻因為一個證據而不得不盤問少年。

  少年家中答錄機裡頭的留言。

  出去畢業旅行的兩個晚上,少年都打了長途電話回來,吞吞吐吐的,對著答錄機自言自語。
  明明是沒有接起電話的答錄機,少年卻像是在與母親對話似的,喃喃自語著。
  
  因為,有一陣子沒看到媽媽了……只是來說聲晚安
  就是……這樣……

  要說這是少年殺害母親的證據也很奇怪,畢竟一個深愛母親的少年出去畢業旅行,打電話回來報報平安也不奇怪,但是留言的內容卻不像是一般的問答,一般的報平安。

  媽媽我愛你哦……
  我愛你,我愛你……就是這樣……
  我愛你……

  少年一邊哭著、一邊說著。
  哽咽的對母親說著,我愛你。
  答錄機糟糕的音質,少年電話彼端傳來的噪音,讓這些留言活像地獄來的通信。
  不過問題並不在於留言的音質,而在於留言的內容,像是懺悔一樣的內容。
  警官看著眼前兩眼無神的少年,再次的開口詢問。
  「你愛你媽媽嗎?」
  「……是的,我,最愛媽媽了。」
  少年笑著,宛如嬰兒。
  「是嗎,不過我這邊還有些問題要問你,要委屈你在這邊留一晚上,對不起了。」
  「……喔,好啊。」少年點頭,沒有反對,當然,也不能反對。
  接著,他打電話給刑事精神科醫生。
  
  媽媽我愛你哦……
  我愛你,我愛你……就是這樣……

  警官這次請一位便衣女警去打探消息,人類對女性總是比較沒有戒心,三姑六婆更是容易對同性開啟話匣子。
  然後,挖出了更多的消息。
  少年很愛母親,但是母親對少年的愛似乎並沒有這麼強。
  不過麼說是很不公平的,因為母親也為少年犧牲了很多,為了養活少年而下海,才會酒精中毒而產生家暴行為。
  但是生命就是這樣,一點點齒輪咬合不正,就會整個崩盤墜落。
  結果,少年的母親不只酒精中毒,還常常帶男人回家。
  常客、熟客……諸如此類的男人。
  母親似乎也知道這樣對兒子不好,所以都會在兒子晚上補習回來之前打發男人走,多多少少的、保護了母親的最後一線尊嚴。
  所以,母親帶男人回家的事情,除了少年之外,街坊鄰居都知道。
  那麼,問題就來了。
  如果,少年發現了母親帶男人回家,會發生什麼事情呢?
  警官如此思考,然後,打了電話給少年的同學。
  
  原來那一天,少年因為身體不舒服,早退了。

  警官再次把少年帶進詢問室。
  「我再問你一次,你要去旅行的前一天,沒有發生什麼事情嗎?」
  「沒有。」
  「你沒有提早回來嗎?」
  「……沒有。」
  「你沒有看見,有不認識的男人在你家嗎?」
  少年笑了。
  純真的像個天使一樣。
  「沒有,怎麼可能會有呢,媽媽她,在睡覺啊。」

  第二天,警官把少年送去精神鑑定。
  然後,他找到了母親那天帶回家的男人,果然是她的常客。
  他說,當時他正在跟少年的母親上床,少年卻突然回了家,看到他在房裡做……少年就掄起書包打他,他連忙收拾東西之後就走了,之後的事情他也不知道。
  如果是在其他案子,警官可能認為這男人在說謊,但是,目前的證據,卻已經指向了少年本身。
  不久,母親指甲裡頭抓下的皮膚樣本化驗結果也會出來,只要跟少年的DNA比對無誤,就幾乎可以確認是少年犯案了。
  警官突然覺得有點冷。
  冷的讓人發抖。

  喂……有聽到嗎?媽媽?
  我愛你……我愛你……我愛你啊……
  
  當天,少年在精神病院的病房裡頭,上吊自殺。
  沒有遺書。

  有聽到嗎……媽媽?
  我愛你啊……



後記:這首歌,聽第一次的時候,就覺得是不錯聽的歌。
敦司先生的抒情歌,往往沒有很強的感情波動,像是個不瘋的瘋子、還沒清醒的酒鬼,喃喃自語的歌唱著,我喜歡這樣的味道。
不過,正如左輪一樣,這首歌看了歌詞之後,我非常的後悔。
因為,不能再以單純的心情欣賞他的歌聲,會被歌詞牽動很強的情緒,腦袋的影像會太過鮮明。
下場就是,我寫文了OTL
好像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勤奮的寫文了,連著兩天(默)
不過還是犯懶,所以用了很懶惰的方法寫(喂)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ybbuk
  • 果然是看了让人心情down的文
    这首歌真的很好听,而且暴有画面感。
    昨天推荐给我那位啰唆的朋友后,他就喜欢上了,尽管他听不懂= =
    没有在晚上看是明智的选择,大家不要睡觉前看哦 XD
    如果一边看这个文一边听歌的话
    啊,多诡异的画面= =
  • 是說我昨晚真的睡不好了(炸)
    好像做了奇怪的夢,然後什麼都不記得囧
    這大概是目前我覺得BT最有畫面感的歌....
    雖然聽說敦司先生說,這是要踏上戰場傷害他人的士兵打給母親的電話

    皇冬 於 2007/11/28 13:41 回覆

  • geordie
  • 聽完是很blue沒錯啦,但是我很愛(炸)。有一陣子狂聽連睡前也聽(現在改聽D.T.D),看完了歌詞也照聽不誤,
    就算是變成夢,也會變成像奇幻小說一樣的怪異之夢,根本一點也不恐怖(攤手)…啊好想做一次那種恐怖的夢試試看啊
  • 麻煩的是醒來之後什麼都不記得
    只覺得睡的很糟囧
    連當做寫文的參考都沒辦法

    皇冬 於 2007/12/02 23:3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