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中,有善緣也有惡緣。
  所以我們要避惡緣,取善緣。
  這是哪門子狗屁倒灶的廢話!
  羅寇惡狠狠的咬著牙,對前方的車子猛按喇叭。
  要是可以知道你跟某人之間的緣分是善緣還是惡緣誰會取惡緣啊!
  喔,是的,當然也有例外,比如說明知對方很棘手、絕非善類,可是卻甩不脫丟不掉的橡皮糖等級孽緣!
  現在坐在副駕駛座的威丞,就是這種人。
  羅寇不爽的橫了他一眼,他卻恍若不覺的挑著CD,然後把一張寫著「天鵝湖」的CD丟進車上音響。
  很好,不論是欠打還是沒神經的程度都跟小時後一模一樣。
  
  打小時後見面起,他就認為他跟威丞之間的緣分是屬於「孽緣」的一種。
  當他五歲的時候,身為流氓小妾的母親不希望兒子身染江湖氣,而把他唯一的兒子,也就是羅寇,送進了音樂才藝班。
  而令人意外的是,羅寇還頗有天份,三個月下來就可以拉全一首《嘉禾舞曲》,成天快樂的拉琴。
  結果有天下午休息時間的時候,才藝班的窗外突然傳來一陣優美悅耳的琴聲,是柴可夫斯基的《弦樂小夜曲》。
  往窗外一看,一個跟自己年紀差不多大的男孩駕輕就熟的運弓操琴,雖然年紀小小的自己並不懂的樂曲中的深沉情感(估計對方也表現不出來就是了),但是優美流暢的演奏方法還是讓羅寇不由自主的鼓了掌。
  那個男孩對著自己有些靦腆、有些害羞的笑了。
  對,那個男孩就是崔威丞。
  當天下午他們就成了同一個才藝班的同學,成了無話不談的好朋友,分享彼此的玩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