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NGSMAN[24禁][同人][GVAU][ALL蛋][各種配對混雜][R24]FUCK & LOVE-開始篇5(下)

        
「......」伊格西艱難的吞了吞口水,躺在沙發上的姿勢讓他沒辦法看清楚眼前光頭男人的陰莖,梅林的左手依舊拿著攝影機,調整了姿勢坐到他雙腿之間,雙膝頂著他大腿內側讓他更加的敞開。


他以為梅林打算直接開操,不過對方確是將他熱燙的陰莖壓在自己的上面,然後引導伊格西用雙手握住兩人疊在一起的陽具,至於那還塞在他屁眼裡的橡膠玩具,則被梅林控制著。

「抬頭,不要死盯著攝影機,稍微的偏一些沒關係,從螢幕上看不出來,找個定點,比如.....看我。」

伊格西依言望著對方,男人也望著他,他發現梅林的眼睛是墨綠色的,近乎黑色,帶著一點笑意。


「很好,手繼續動,用點勁沒關係,繼續看著我,但是注意力放在你的老二還有屁眼上。」梅林一邊說著一邊挺著腰,在伊格西的雙手和老二上磨蹭著,手指則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那塞在粉色小洞的假陽具上,宛如隔靴搔癢般的震動著。

「嗯......」伊格西咬著下唇,布滿水氣的眼睛直勾勾的落在梅林的臉上,那雙眼睛看得他有點心慌,他把視線挪到梅林的嘴唇上,那雙有點薄的唇正緩緩的吐出低沉而性感的聲音。

「有些人一開始並不是很能面對鏡頭,你不是唯一一個......如果你真的覺得一直看著鏡頭不舒服,可以稍為看旁邊一些......其實只要沒差太多,並不是很顯眼。」梅林緩緩的低低的說著,伊格西看著他的唇,又有些不安的往上望回他的眼睛,男人的手上依舊拿著攝影機,就在他的左肩上,但確實鏡頭的感覺已經沒有剛剛這麼可怕。

「好多了吧?再快點,雙手包緊,很好......」梅林在他們兩人的陰莖上倒了更多的潤滑劑,一瞬間冰涼的刺激讓伊格西倒吸了一口氣,但很快的過多的液體就與他們兩人火燙的老二有了相同的溫度,咕啾咕啾的水聲伴著他們兩人粗重的呼吸迴響,梅林操縱著男孩後庭裡的按摩棒,配合他手淫的律動戳弄,又不時的狠狠頂到最深處再抽出,快感很快再次的湧上,他想射,他馬上就能射了,他可以看著梅林的眼睛射出來.....

「不、不、不,小男孩,這是你的獨角戲,你還是得靠著自己。」似乎感覺到伊格西即將到達臨界點,他稍為往後退了一些,讓自己火燙的陰莖退出伊格西雙手的服務,男孩一瞬間發出了宛如哀嚎一樣的聲音,這讓他笑了出來。「你還是可以看著我高潮。」梅林一邊說著,一邊讓伊格西的左手回到按摩棒上,這男孩的柔軟度真的很好,挺多人如果不跪趴著就沒辦法自己拿按摩棒玩到點上,不過他可以。

「繼續看著我,繼續取悅你自己......很好,好孩子,你做得很棒.......」

梅林低沉的嗓音在伊格西的耳中迴響著,他看著眼前的男人,帶著笑、帶著濕潤慾望的眼睛,這男人看著他,看著他自慰、玩弄自己,看著他,要他自己高潮。

「你可以做到的,對吧?我的好孩子,腰動一下,很好.......」

「哈、哈啊......」伊格西喘著氣,或著,他可能在啜泣,他不是很清楚,他用力的呼吸,但氧氣到不了他的大腦,快感似乎取代了空氣衝擊他的腦神經,他張著嘴,覺得自己可能說了些類似「拜託、求你」之類的話,問題是他根本是自己在操他自己,不需要求任何人。

「求我甚麼?孩子,是你自己在玩你自己啊,想高潮就高潮吧。」梅林的舔了舔唇,把鏡頭對準伊格西那濕潤的,宛如失禁一般的下體,他想著等這孩子上軌道了之後,絕對要幫他拍一個被操到失禁的鏡頭。

「啊、啊、哈啊......!」梅林那句「想高潮就高潮」彷彿扭開了伊格西的開關,他用力的將按摩棒頂到最深,精液如同脫韁野馬般的射了出來,年輕而富有彈力的腰臀不自主的向上挺動,他失神的擼著自己的陰莖,把剩餘的精液都射出來,而那按摩棒則除了底座之外全都好好的塞進了他的後穴,他甚至沒想到要把這東西拿出來。


「好孩子......做得很好。」梅林的鏡頭從頭到尾將高潮後的伊格西掃了一遍,高潮後的龜頭紅的發亮,還吐著所剩不多的白液,大部分濃稠的精液在男孩漂亮的腹肌上散落,甚至灑到了粉紅色的乳頭旁邊,男孩白皙的皮膚脹紅著,脖子上的黑痣反而更型顯眼,再往上,他紅潤的嘴唇張合著呼吸,綠色的眼睛盈滿了淚水。

「你是顆少見的原石,男孩。」梅林說著,將手中的攝影機放到一旁的茶几上,將伊格西的雙腿架到自己肩上,把那還滿滿的塞在青年後穴中的假陽具一口氣抽了出來。

「嗚......」還在失神狀態的伊格西因此而懺抖著,但穴口甚至還來不及閉合,一個更大、更熱、更鮮活的東西就這樣闖了進來,伊格西甚至到梅林開始挺動時才意會到那是男人的陰莖。

「啊、啊.......」才高潮過的身體敏感到近乎疼痛,梅林整個人壓在他身上,彷彿要將他對折,那男人甚至還穿得整整齊齊,毛衣柔軟的觸感貼在他的大腿後方,而那雙眼睛跟剛剛一樣望著他,有笑意,還有更多的慾望。

「你有個很不錯的穴,小子,哈利應該操了你兩天整,但是彈性依然很不錯呢。」梅林壓著他,在他耳邊低語著彷彿把伊格西當成物品般的句子,伊格西不由自主的縮了肩膀,雙手無助的抓著男人的毛衣,因為羞恥和緊張讓身體更加緊繃。

「喔喔,放鬆點,孩子,我這是稱讚你呢。」梅林輕輕的咬了下男孩的耳朵,雙手放到了伊格西豐滿的臀部上揉捏著。「又挺又翹又軟的屁股,又緊又濕又有彈性的穴,你會讓所有人瘋狂,小男孩。」


「哈、哈啊.......」伊格西沒有回答,他也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梅林跟哈利顯然完全不是同類型的床伴,哈利溫柔又有耐性,即使是淫言穢語都顯得相當溫文儒雅而有紳士風度(有紳士風度的淫言穢語!誰想得到!)但梅林每一句話都在挑動伊格西最羞恥、不堪的神經,那低沉的、要命的聲音從他耳朵鑽到他腦子裡,要他這樣、要他那樣,要他夾緊、要他放鬆、要他高潮,他好害怕,但越是緊張害怕越是讓他只能緊緊抓著眼前男人的衣袖呻吟啜泣。

不知何時他甚至緊緊抱著眼前的男人,宛如章魚一般手腳並用的扣著他的身體,他那可能很高檔的柔軟毛衣被他的汗水和精液弄濕弄髒,自己那又興奮起來的老二在他的羊毛衫上蹭著,男人揉捏、甚至偶爾拍打他的屁股都只讓他更硬、更興奮,梅林說他是果然是喜歡做愛的小男孩,他確實該來幹這行,該來被人幹。

不知過了多久,梅林的手終於再次的握上他又硬起來的陰莖,在他耳邊低喃著。「為我射。」

伊格西這輩子第一次體驗到甚麼叫做「高潮到兩眼發黑」。


回過神來之後,伊格西發現自己躺在浴缸裡面。

眼前是坐在浴缸邊,帶著促狹的笑意望著他,身上的毛衣被抓得亂七八糟,還沾了一堆體液的光頭男人。

「還好嗎?」

「.........呃........嗯。」伊格西花了三秒鐘才理解到自己是被梅林操暈了,意識到自己正全身光溜溜的躺在浴缸裡面時,他下意識的把自己縮成一團保護重要部位,然後痠疼得要命的屁眼馬上提醒他早就已經全都被看光了,而且還看得非常仔細甚至錄影存證呢。

「呵呵........洗好了再出來,小鬼,慢慢洗,洗到高興為止。」梅林笑著用力揉了下伊格西的頭髮,接著起身拉上了浴簾。


        
伊格西不是很確定自己花了多久的時間洗澡,不過,應該是很久,久到水都變涼了。

倒不是因為自己身上留下很多傷痕或是很多洗不掉的痕跡之類的,他甚至確認了一下,自己的屁股理頭除了潤滑劑、太多的潤滑劑之外沒有別的東西,意思是要嘛剛剛梅林是戴套操他的,要嘛就是射在外面了。

把身上的潤滑劑和精液洗掉之後就沒甚麼了,但是他無法擺脫那種沉重的、厚重的自我厭惡,那有點像是他第一次為了發燒的妹妹的醫藥費而決定在巷子裡找個願意花錢的男人替他口交一樣,他覺得自己骯髒又下流,希望消失在世界上,這跟這兩天和哈利上床的感覺不同,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被攝影機記錄了,黑洞洞的鏡頭,如此的可怕。

比起來梅林的視線好多了,雖然他的眼神深沉的令人恐懼,但是他看起來想要自己,可能是單純的肉體慾望,但他讓伊格西覺得自己是有人想要的、被需要的,他的肩膀寬厚到讓人害怕也讓人心安。

但接下來,他會面對更多的,鏡頭,而不是梅林一個人。

伊格西直到自己打了第二個噴嚏才真正覺悟到他不出浴室不行了,但是他對自己的恐懼和無所適從依舊沒有任何答案。


甚至不需要伊格西提醒或要求,梅林把他的衣服放在浴簾外頭,伊格西用了盡可能緩慢的動作穿上衣服,發現衣服最底下還壓著一件毛毯,青年眨了眨眼之後把它批在身上,像隻受傷的動物似的探頭探腦緩步而出。

發現他終於捨的從浴室裡出來的梅林把視線從電腦螢幕上抬了起來,看到伊格西批著毛毯時似乎勾了勾嘴角,他指著自己辦公桌對面的椅子請他坐下,於此同時,梅林起身倒了一杯熱飲,在伊格西落座的同時遞到他眼前。

「安慰毛毯和熱可可,你讓我覺得自己像是強暴案的受害人。」伊格西試圖想表現一點幽默感,不過似乎有些失敗。

「正確來說,你是。」梅林笑了笑。「你想要獲得一份工作,而你在簽約之前就被我上了,而且還錄影,我利用職權誘迫你,現在我還擁有可以威脅你的材料,一個很標準的打工陷阱,年輕人。」


「但是別擔心,我們不是那樣的公司,飲料裡頭也沒加料,安心的喝吧。」看到眼前的年輕人本來很僵硬的身體更加僵硬了,梅林苦笑了下。「剛剛的......是個測試,你也可以把他當成一種震撼教育,我再次聲明,很多人沒想清楚就踏進這行,以為可以賺到很多錢,但最後卻遍體麟傷,甚至沒辦法過回原本的生活,可能是因為選錯公司、選錯老闆、選錯經紀人,或是在一次兩次的片約中沒看清楚一些字型太小、顏色太淺的附加條款。

「.....每個要進你們公司的人都會被你這樣測試?」伊格西用著懷疑的眼神盯著手上的熱可可,又抬頭用同樣的眼神望著梅林。

「沒錯,有些人會上當,有些人不會,有些人則根本不在乎,甚至有人反過來威脅我。」梅林聳了聳肩。「所以這是你的第一課:凡事要有契約、凡事要有見證人、簽約需謹慎、想清楚再做。」

梅林一邊說著一邊按了下桌上的鈴,辦公室的門不到三秒內就打了開來,然後走進一個充滿了活力,紮著單馬尾的女孩。

「哈囉,我是蘿珊,叫我蘿西。」她靈巧而敏捷的步伐停在伊格西身邊,迅速的對他伸出了手,伊格西有點發愣的遞出自己的手,然後蘿西非快的握著他晃了兩下,然後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我是梅林的秘書,同時也是編劇之一,必要的話也兼任導演和攝影師,還負責公關網宣。」

「哇喔。」這是伊格西唯一能做出的反應。

「我們的地下老闆,偷偷計畫篡奪我公司並且把所有的圓桌成員變成他後宮的女人,跟你年紀差不多。」梅林煞有介事的補充。

「我才沒做那種事情!與其收一堆同性戀當後宮倒不如要他們按照我的意思做愛!」蘿西認真的反駁,而伊格西發現他非常欣賞,甚至有點尊敬這位女性。

「她會幫你安排你的第一份合約,你們可以慢慢的商量,敲定所有字型大小的條款,我則負責蓋章,還有,幫你剪好你的第一部片子,你可以等看完之後再決定要不要簽名,或者,慢慢的考慮上一兩個禮拜再簽名。」

梅林說完之後起身走進了另一扇門,而蘿西則拉過了椅子坐在他對面,用一雙靈活好看的眼睛望著他微笑。

「你還沒自我介紹。」

「啊......抱歉,我叫伊格西。」

「蛋蛋?好特別的名字?你要叫這個藝名嗎?」

「伊─格─西,需要我拼給你聽嗎?」伊格西壓抑住翻白眼的衝動。

「等下簽約時把全名都拼給我,至於現在,我們先喝茶、熱可可、吃蛋糕,還有,說故事給我聽吧,說任何你想說的部分,然後再來搞定合約,我們有很足夠的時間。」蘿西如同機關槍一般的說完一整句話,然後非常自然的幫他拉好毛毯,在他膝蓋上拍了一下,然後跑去旁邊的冰箱翻箱倒櫃,宛如是自己家似的切了兩塊核桃派,放近微波爐裡加熱。

在伊格西發現之前,他已經完全被扯進了蘿西的步調之中,吃了三塊派、喝了兩杯可可外加一杯咖啡,在三天以內第三次說明自己的身世和碰到的狀況,以及,第一次真正的,因為哀傷與無措而掉淚。

他花了很久的時間才發現,他已經很久沒有被任何一個女性擁抱,而這女性包含他的母親,而蘿西抱起來很舒服又很香,而且完全沒有威脅感;另外,這則是他這三天裡頭被第三個不同的人擁抱,這次單純只是擁抱,而且他還哭的超級丟臉。

伊格西正式簽下一份被梅林稱之為「蘿西吃裡扒外」的三個月實習合約是在一個星期之後,而三個月後,蘿西又擬了一份梅林批評為「金士曼喪權辱國,割地賠款」的一年期合約,並且拒絕梅林所有的附加條款。


而對於多少有點擔心梅林生氣的伊格西,哈利是這麼說的:

「別擔心,其實他挺高興的。」把加拉哈德這個稱號丟給自己從酒吧巷子裡救出來的年輕人的新任亞瑟,溫和的微笑著。

「還有,我也是。」

伊格西認為應該立法禁止所有金士曼的演員在別人耳邊講話。

END<真的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