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C][BVS][超蝙]克拉克肯特的麻煩事(完)

==寫在前面:這篇文的創作時間在正義聯盟上映之前,所以可能會有跟正義聯盟電影衝突的地方,基本跟從BVS的設定,採用happy after fover的調性(笑)完全就是為了自爽,博君一笑--以及無恥速水的圖--這樣的目的,也因此,如果覺得有腳色崩壞,那絕對是我的問題(炸)

然後,是的,這是一篇超蝙文,所以請無視掉BVS最後,路易斯蓮恩收到的戒指,他們只是好朋友(洗腦)。


==正文開始


  克拉克肯特死了。

  其實,克拉克肯特早就死了,所以,這件事情不應該會給他帶來困擾才是,不過這確實帶來了嚴重的困擾,不過大概要從頭說才能明白。

  克拉克肯特,瑪莎肯特以及喬納森肯特之子,當然某些人知道他的真實身分是超人,不過對於大部分的人而言,他只是克拉克肯特,堪薩斯鄉下的孩子,長的高帥健壯,在大都會星球日報服務,以及,死於毀滅日事件之中。

  當時,家中舉辦了莊嚴隆重的葬禮,年邁的瑪莎肯特無依的身影讓見者鼻酸聞者落淚,白髮人送黑髮人無論在什麼時代都是悲劇一場,他的死在重視他的人心中留下難以磨滅的疤痕和傷痛,。

  說的比較無情一點,「克拉克肯特死亡」這件事情,也就是這樣了,他的死不比任何人偉大,也不比任何人卑微,比起他的另一個身分,那種人心中的理想虛像的死,簡直堪稱微不足道。

  當然,克拉克肯特的復活,比起超人的復活,更是輕如微塵的事情。

  這種事情當然有其好處,比如說當全世界都在忙著災後重建以及追逐死而復生的超人的下落時,克拉克肯特可以好整以暇地跟著偉恩財團救援隊以志工的身分投入各地的救援活動,畢竟雖然親眼看到超人如神祈一般從天而降是非常鼓舞人心的事情,但是大部分的人並不會在意把你從瓦礫堆裏頭挖出來並且送上一碗熱湯的人是不是穿著紅披風。

  所以,克拉克理所當然的完全沒有想到,在一個現代化、資訊化,甚麼事情都講資料、證件、社會保險證號碼的美國─超人的復活,跟克拉克肯特的復活,居然是一件完全不同難度的事情;不,從更根本的狀況來說,當一群人目擊你的屍體被放進棺材、放進土裡,還有人幫你撒上土的時候,你就已經是個「不得不死」的人了。

  這問題還不是克拉克自己發現的,而是因為兒子復活而樂昏頭的瑪莎「被迫」發現的。

  這天,瑪莎肯特正愉快的烤著特製的肯特家蘋果派,準備給晚上要回來吃晚餐的兒子帶回去,她那死而復活的兒子,遠在高譚(對,是高譚),一邊以人類的身分跟隨著偉恩財團進行志工活動,然後又一邊以超人的身分協助蝙蝠俠籌建正義聯盟基地,在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偶爾回家給媽媽看看,平撫她那因兒子一度死亡而帶來的陰霾。

  等待著蘋果派烤好的期間突然來了一通電話,瑪莎當然是毫不猶豫地接了起來,原來是地方的志工關懷獨居老人的訪問電話,來詢問瑪莎平日生活如何,健康狀況如何,是否需要協助等等,而瑪莎以非常輕快且愉悅的語氣回應志工:
  「我過得很好啊,志工小姐,偶爾我兒子會回家吃晚飯的,不用擔心我,有比我更需要關懷的人吧。」

  瑪莎這句話完全存著善良與好意,畢竟她家離鎮上有點距離,開車也需要一小段時間,堪薩斯的鄉村其實有不少的獨居老人,她比起認為有兒子而且行動無礙的自己,顯然有其他人更需要關懷。

  然後,電話對面沉默了一下,有點躊躇、猶豫的,吐出了這樣的疑問:

  『貴公子克拉克......我記得,好像......前年......去世了?』

  瑪莎的笑容和回答瞬間塞在喉嚨裡。

  對,她兒子,克拉克,去世了,而且還舉辦了葬禮,鎮上的人,親朋好友,克拉克的高中同學,以及大都會日報要好的同事,都來參加了。

  「呃......是的,我是說.....我姪子,他因為擔心我的關係偶爾會來吃晚飯,我把他當我兒子看待......」瑪莎吞吞吐吐地回答,能夠在瞬間作出這樣的反應,連瑪莎都想給自己打上一百分。

  『喔......姪子嗎?如果可以的話,我想跟您約個時間去拜訪一下......如果您姪子也在就更好了......』社工溫和的回應,也不知道到底是相信還是不相信瑪莎的話。

  「呃,好的,我會跟他說.......只是他工作忙,只有晚上會來,對你們不好意思......」瑪莎連忙回絕,但身經百戰的志工顯然不會就如此退縮。

  『請不要在意,為大家服務是我們的工作,我只是想要關心一下肯特太太的狀況而已,這邊也會帶一些器材作巡迴的健康檢查,如果令姪能夠在場,可以一起協助掌握肯特太太的健康狀況就太好了......我會再打電話來的,我的手機也請您抄一下。』

  社工溫和又不容拒絕的報出電話號碼,然後瑪莎掛上電話之後,整個人呆了好一陣子。

  毫無疑問的,瑪莎肯特八成被當作是「因為兒子過世悲傷過度而產生了妄想症」的病人了。

  不過這部分都還算是小事,更重要的是這通電話終於讓肯特母子想起,「克拉克肯特是個死人」,跟當年他自己跑去遠洋漁船當透明人不同,他的社保號、駕照、帳戶全都註銷了,他被舉辦了葬禮,他在眾人面前下葬,他是個被社會公認的「死人」。

  而到目前為止這並不造成困擾的原因只不過是因為以社會意義而言,他還沒真正的用到「克拉克肯特」這個身分而已。


  「你現在才想到這個問題啊?」蝙蝠洞,偉恩大宅的地下,蝙蝠俠,也就是布魯斯偉恩,正啜飲著自家管家阿福泡的香醇咖啡,用著混雜著九分無奈跟一分鄙視的眼神望著克拉克。

  「對,笑我吧。」克拉克肯特抱著頭坐在旋轉椅上懊惱著,布魯斯乾乾的笑了兩聲,這種敷衍的笑法簡直比哄堂大笑更加污辱,不過,蝙蝠俠哄堂大笑?算了,想想都覺得可怕。「瑪莎今天被社工關心了,因為他脫口而出說我會回家吃飯......啊,順便一提,那個蘋果派還是熱的,我剛剛回去帶來的,瑪莎要我向你問好,她的原話是:『幫我帶給你那個黑色的披風控朋友吃』。」

  「我一直在等你說這句話呢。」布魯斯愉悅的放下咖啡杯,把一旁桌上的蘋果派拆了開來,對於瑪莎所說的黑色披風控什麼的顯然毫不在意,他很享受似的聞了一下之後呼叫阿福來幫忙分裝。「晚點公主她們都會過來,到時候一起吃吧,我想跟大家展示一下聯盟基地的雛型,再不弄個正式的基地我可要受不瞭了,太吵了。」

  「我不會在意這裡多點客人的,老爺。」阿福笑了笑,把蘋果派拿在手上離開了。

  「所以,你有甚麼想法?」布魯斯端著阿福拿下來的咖啡遞給克拉克。

  「......單只是老家那邊的話簡單,瑪莎用我是她姪子混過去了,過兩天會跟社工約時間,然後以姪子的身分介紹給對方,只要沒什麼可疑的地方,社工也不會多追究吧......問題是我這才發現,我這樣.......真的是死了,也不可能回星球日報了。」克拉克接過了咖啡,苦澀的低語著。

  布魯斯坐回椅子上,交疊起修長的雙腿,微微歪著頭望著克拉克,收起笑容,淡淡地問道:

  「你想回星球日報?」這是個很普通的問句,但其中卻混雜了奇特的情感微波,這讓克拉克抬起頭來,望著眼前的男人。

  四十多歲的高譚浪子,鬢邊已經出現白髮的布魯斯偉恩這麼問他,他問的是他「是否想回星球日報」,但是克拉克覺得,他真正想問的是別的事情。

  「......星球日報是克拉克肯特的生活,你也有布魯斯偉恩的生活。」

  「如果可以的話,我不需要布魯斯偉恩的生活。」布魯斯幾不可聞的嘆了口氣,若非克拉克有超級聽覺,或許他會把那當作只是一個比較沉重的吐息而已。然後他按了下鍵盤,一個建物模型出現在最大的螢幕上。「上次說的,聯盟基地的雛形,我後來想了想,最好的地方果然還是太空軌道吧?能夠方便監視外來威脅,而且如果被襲擊的話也不會對地球造成危害,當然成本也隨之增加,還有交通的問題也必須考慮......這點你孤獨堡壘的傳送系統給了我一些靈感......別靠在我身上,克拉克。」

  「......我是在給你一個抱抱。」是的,克拉克肯特,走到了布魯斯偉恩的身邊,問也沒問的就直接整個人抱了上去,他的動作不快,布魯斯想躲絕對躲的掉吧。

  「大男人不要用娃娃語裝可愛。」布魯斯稍微往後躺了一下,克拉克隨之跟上,高級旋轉椅因此發出了抗議的慘叫,他用的東西可不是便宜貨,但旋轉椅從來不是設計要承受兩個大男人重量的。

  「布魯斯偉恩的生活是你的超能力啊,可不能隨便拋棄。」克拉克這麼說著,說是玩笑的話有點拙劣,說是安慰的話也相當笨拙,但這是克拉克肯特所能做出的所有事情了,他知道眼前的男人不喜歡被安慰、也不喜歡顯得脆弱,他有自己的一套哲學和行事風格,不容許他這種「毛頭小子」置喙。

  但這不能阻止克拉克肯特,超人,給他眼前的男人一個擁抱。

  「聽起來相當鼓舞人心。」果不其然,布魯斯乾巴巴的回應,顯然不怎麼領情。

  「我們總得有個作為人的身分,布魯斯,我是這麼想的......雖然我現在沒有了。」克拉克苦笑著,接著往後退一步,放開了布魯斯,布魯斯整了整因為克拉克的擁抱而稍微有些雜亂的衣服說道:

  「你還是有,只是,星球日報的話可能有點麻煩,畢竟那邊的人都知道你死了,你不能再回去那邊任職,但是高譚日報的話我可以幫你想個辦法,或是其他的,都可以。」

  「可是我死了。」克拉克疑惑的說道,在都市任職跟跑遠洋船不同,即使你是個實際存在的人,仍需要一堆文件「證明」你的存在。

  「要再弄出一個克拉克肯特沒有很難,雖然你得重新背你的社會保險證號碼.....但“克拉克肯特”社會死亡這件事情是不可逆的,你終究不能作為以前的你生活,但瑪莎那個姪子的藉口還不錯,就以這個設定為基準下去想辦法吧。」布魯斯拉了拉衣領,似乎有些侷促。「很抱歉你不能跟路易斯蓮恩回到同一個職場,但已經入土的人用另一個身分回去上班,肯定會啟人疑竇.....」

「......抱歉,我可以解釋成你剛剛這句話,是有那麼一點吃醋的味道在嗎?」克拉克蹲了下來平視著布魯斯,得到的是個惡狠狠的眼神。

「不可以。」

「我跟路易斯只是好朋友。」
  
「不干我的事情。」

「喔,別這樣,布魯斯,不能總是我吃高譚寶貝的醋。」克拉克愉悅的笑著,跪在布魯斯身前固定住他的椅子。「你知道有個社會身份還有甚麼優勢在嗎?」

「社會身分本來就很重要,甚麼優勢不優勢......」布魯斯偉恩皺起了眉,疑惑的看著克拉克逐漸接近的臉龐。

「有社會身分,才能夠結婚啊。」克拉克肯特將嘴唇湊了上去,布魯斯縮了一下,但並沒有閃躲,氪星人溫暖到近乎熾熱的呼吸噴在布魯斯的臉上,年長的地球人因此而軟化,向前加深了這個吻。

然後,不到一秒,蝙蝠俠猛的推開了毫無防備的超人。

「!?」軟玉溫香抱滿懷的氪星人被這突然當頭冷水潑得莫名其妙,只見布魯斯偉恩猛的蹬開旋轉椅站了起來,滿臉通紅的吼道:

「巴里‧艾倫!我說過不准直接穿過電梯井跳下來!不要裝死!我聽到電流聲了!」

當然,沒有任何回應出現,反而是電梯門打開的聲音傳了過來,然後出現在眼前的是一臉疑惑的亞馬遜公主殿下。

「剛剛巴里說今天好像不適合開會......你們又吵架了嗎?」美麗的半神露出了「這群男人甚麼時候才能長大點」的神情,而現場的兩位當事人只能摀著額頭不知該如何反應。

「......公主,你那邊有類似能讓人失去記憶的神代道具嗎?」良久,布魯斯偉恩吐出了這個問題。

當然,沒有這種東西。


END

對不起我滿腦子這種歡樂跟被打斷好事的怪梗XDD
正聯正式出來之後希望能有更多靈感,我真的很喜歡熊孩子破壞父母好事的梗<<<<<<<<<<<<
總覺得會變成「正義聯盟的麻煩事」系列X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