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ize=4]PLAN A & PLAN B[/size][/b]

(一)
隨然這樣說很奇怪,但是,蝙蝠俠,也就是布魯斯偉恩,目前心情很好。

對,不只是「不錯」而已,甚至是「很好」,畢竟他們剛剛完成了拯救地球,把荒原狼連同他的嘍囉們踢回宇宙的工作,雖然披上披風的他依舊可以靠著呼吸聲就嚇得高譚的罪犯們屁滾尿流,但是有些人,比如吉姆高登分得出來,被綑到高譚警局門口的銀行搶匪們的傷口,可跟超人剛出現或跟超人剛死時的程度天差地遠。

不,高登不會跟蝙蝠俠提這個的,因為他知道自己會收到類似「蝙蝠俠不會遷怒」,或是「蝙蝠俠並非靠一己喜惡懲治罪犯」這樣的回應。

但高登其實不討厭這樣的些許差異,因為不管怎樣蝙蝠俠始終守著自己的底線,而且這種差異代表著蝙蝠俠,也就是布魯斯偉恩,心中那個柔軟的,屬於人類的一部分依舊穩定而堅強的運作著,即使布魯斯偉恩以恐懼和怪物自許,但高登比誰都清楚,布魯斯偉恩比誰都更像個人類。

話題扯遠了。


總之,最近布魯斯偉恩的心情真的很好,今天也是,雖然還有些問題橫亙在他眼前,比如他多少還是有點不知道怎麼用平常心跟克拉克相處,但大部分的事情都逐漸步上軌道,空置許久的偉恩大宅正在阿福的主導下進行整修,以做為聯盟暫時的集會地點。

是的,當然是暫時,不,布魯斯偉恩不會允許自己家變成永遠的聯盟集會基地的,心情再好都不行,他的私生活已經被侵擾的夠嚴重了,即使他的私生活通常都窩在蝙蝠洞,而蝙蝠洞的保安設施對這群超級英雄一點意義都沒有。

總之,依照預定計畫賴了下床的布魯斯偉恩(賴床都是計畫?當然,因為他是蝙蝠俠),無視自家偉大管家的挑眉,巡視了下改建進度就回到蝙蝠洞去,他還有別的計畫,建造一個更適合作為聯盟根據地的,而且,有鑑於某個現在都快變成全民標靶的英雄聯盟的狀況,布魯斯偉恩認真思考著把這個地方建造再沒有任何人可以染指、插手,最好是沒有任何人可以發現的地方,也許太空是個不錯的主意,雖然那意味著大筆的金錢、技術以及時間。


某個,變成全民標靶的英雄聯盟。

思及此處,布魯斯不由得揉了揉太陽穴,那個傢伙,明明小自己兩歲,比起蝙蝠俠來說超級英雄資歷簡直短的跟嬰兒沒兩樣卻死不聽勸,把不該犯的事情全都犯了。

比如第一個絕對準則,超級英雄不應該公佈真實身分。(但是布魯斯,那不符合我的風格!而且當下我不小心就說溜嘴了嘛!)

第二個,超級英雄不應該隨便跟政府結盟。(是啦我知道,我也不是想要跟他們結盟啊,只是時勢所逼嘛,那個獨眼龍煩得要死,)


第三,超級英雄聯盟彼此結盟絕對會有更多的問題隨之而來。(我們並不是真的結盟,彼此都有生活空間啊,只是真的有大事的時候才一起處理,而且你又不理我)

不過第三點,現在自己也沒資格說他了。

總之,自己的警告全部都一一應驗了,而最糟糕的預測正以「蘇科維亞協議」的形式壓在東尼身上,這就是為甚麼荒原狼入侵事件,布魯斯決定直接將復仇者聯盟排除在外,自己另外找合作者的原因。
因為復仇者聯盟自顧不暇,而且最糟糕的是,這個公開的英雄聯盟,被整個世界的鎂光燈盯上,甚至鬧起了內鬨。

於是布魯斯偉恩所能做到的就是,自己把事情處理掉,而布魯斯多少能猜想到,東尼在蘇科維亞協議這件事情上完全沒向自己求助或徵詢意見的原因也類似。

「將蝙蝠俠列入蘇科維亞協議?唔,聽起來不錯,那我想先請高譚市警局協助我逮捕蝙蝠俠,說來不好意思,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去請一個幻影簽名,即使聽說只要把蝙蝠燈打開他就會出現,還會給罪犯打上很痛的蝙蝠烙印,但沒人“真的看過他”。」當時他在媒體上雙手比出了個引號強調,並且質疑蝙蝠俠存在的真實性。「至於超人,如果他還活著的話或許我可以考慮喊個救命然後跟他說,"如果您不簽名的話聯合國會追殺我!"來請他簽字......也許我該慶幸自己目前不需要應付這個煩惱。」


布魯斯並沒有在轉播的當下看到這個影像,但是後來電腦系統的自動記錄還是讓他看到了,不久之後他收到了東尼的道歉留言,對,留言,而非電話。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就是個滿嘴跑火車的混蛋。』以及一台訂製的藍寶基尼,史塔克加工款的。

東尼甚至沒說清楚他到底哪裡覺得抱歉,在只會用錢解決事情這點上面,他們兩人真的是驚人的相似。

這些回憶在蝙蝠俠的腦海裡頭轉了一圈,思考著自己上次連絡東尼詢問蘇科維亞協議進度問題到底是甚麼時候的事情,好心情不只消失得無影無蹤,腦袋內甚至警鈴大響。

這絕對不是個好預兆。

然後,蝙蝠洞的電腦,突然有個螢幕閃爍了起來,與他的手機一起。

「PLAN B」

紅色的,全世界通用的警告標示,簡簡單單的寫著「PLAN B」兩個單字,讓布魯斯偉恩宛如被電極似的站了起來。

壞的預感總是會成真。

那是他留給東尼的特別通路,手機跟電腦會同時顯示的求救訊號─PLAN B。

布魯斯連忙回朔訊號源,卻發現訊號源完全中斷,那是個加密訊號,在保密性上一流,但此時卻妨礙了救援,於是他一邊讓電腦程式追蹤來源,但也一邊嘗試更原始的方式。

打電話。

手機,沒人接,語音信箱在之前就由他熟悉的賈維斯換成了一個女性的聲音,布魯斯知道,那是新的AI,叫「星期五」。
家裡的電話,沒人接,布魯斯記得目前那邊只剩下AI幻視,可能剛好出門了。
公司的電話,小辣椒說東尼不在公司,還順便跟布魯斯抱怨了東尼對協議的付出和投入,擔心之情溢於言表。

羅迪的電話,他因為之前受的傷在醫院躺著,經過了數次的緊急開刀目前恢復了意識,但仍無法起床。他說東尼去了西伯利亞,追著美國隊長去的,但他也只知道這個而已,然後,他從電話中聽到一個讓他如墜冰窖的對話。

「幻視,你能連絡到東尼嗎?或星期五?」羅迪將電話開了擴音,顯然幻視正在羅迪身邊照顧他。

「鋼鐵衣沒有回應。」幻視停頓了不到一秒的時間說道。「星期五表示,在兩個小時三十八分五秒前,史塔克先生與美國隊長和冬兵起了衝突,鋼鐵衣受到損毀,目前尚無收到鋼鐵衣的回應。推測是鋼鐵衣損壞,導致星期五失去連線,星期五正動用所有資源試圖圖接上訊號,但目前仍無消息。」

「給我東尼最後的座標,幻視。」布魯斯偉恩甚至沒有經過任何停頓和思考便如此要求。「還有星期五,我記得是東尼的AI對吧?我讓我的電腦開個通道讓他連線,請他繼續嘗試跟鋼鐵衣通聯,有消息立刻通知我。」說完,布魯斯如同旋風一樣的站了起來將一旁的蝙蝠裝收納櫃打開,敲了敲耳機呼叫阿福。「阿福,我得出去一趟,麻煩你到蝙蝠洞了,緊急事件。」

『喔,我知道了,那我馬上過去,可以告訴我是甚麼狀況嗎?』阿福沒有任何的遲疑,雖然他的老爺喜歡用緊急事件逃避很多事情,但是他完全分得出來甚麼時候是認真的,而且是打上了紅色緊急訊號的認真。

「東尼失聯了,而兩個小時前他剛和美國隊長和冬冰起了衝突,我要馬上去西伯利亞一趟。」

『......我想您最好先準備足夠的急救器材和藥品,老爺。』

「我知道。」蝙蝠俠很狠的咬了牙,腦袋裏頭計算著七八個方案,他身上跟荒原狼戰鬥的傷痕尚未痊癒,拖慢了他穿蝙蝠裝的速度,此時腦海中完全不合時宜的晃過東尼曾經意圖說服他弄個鋼鐵蝙蝠裝的過往。

『好穿脫,免打底,你甚至可以上一秒還是布魯西寶貝,下一秒就穿上鋼鐵衣出任務。』

對,然後一件西裝顯然絕對無法在西伯利亞撐太久,更別說鋼鐵衣,任何元素週期表屬於金屬的那個部分,全都是快速傳導溫度的存在,穿著失能的鋼鐵衣,那個強大的武器會在十分鐘之內成為東尼的冰棺。

失溫、凍傷,更該死的是東尼的心臟並不好,雖然心臟手術成功地取出了血液中的彈藥破片,但他的胸骨有一半是人造的,然後剛剛的訊息是他與兩個超級士兵起了衝突,太好了,下次他想試試看單挑超人嗎?

超人。

布魯斯穿蝙蝠衣的動作頓了一下,要下決心也只花了他三秒。

「順便幫我聯絡超人,阿福,開個低溫急救必需品的清單請他帶上,我先趕過去,另外給我找一下座標附近可能擁有熱水的獵人小屋或空屋。」

『這倒是讓我意外了,您想讓超人參與這件事情?』阿福的聲音帶著一點急促的喘息,顯然正在加速步伐趕來。

「因為蝙蝠戰機沒辦法停在西伯利亞的任何一間醫院旁邊,偏偏我的狐蝠已經毀了,不然大可在機上治療.......而對復仇者聯盟的任何人、對世界來說,蝙蝠俠“必須”是個幻影。」

「但超人不用,而且超人救助一個低溫症的患者非常的正常。」阿福的聲音隨著他迅速卻又優雅的步伐走進了蝙蝠洞,對這樣的判斷顯然相當的滿意。「我會馬上聯繫超人,老爺,您的頭盔。」

「我走了。」布魯斯點點頭接過了頭盔,轉身跨上蝙蝠戰機。

「一路順風,老爺,請順便轉達東尼少爺,阿福希望他有機會能過來走走。」

「我會的。」


(二)
超人在二十分鐘之後來到了蝙蝠洞,以超人來說算慢的,原因不外乎於克拉克肯特的正職。
     
「抱歉我來得太晚了,剛好在開會,佩里一直不肯放過我……呃,我以為是蝙蝠俠呼叫我?」超人看著蝙蝠洞裡忙碌的把東西塞進登山包的阿福,疑惑的問道。
     
「啊,肯特先生……這時候應該稱呼您為超人?抱歉臨時把您叫來,別擔心,您沒有遲到,我還需要一點時間,畢竟平常用不到那些,我收的比較裡面……啊哈,找到了,即食粥調理包,在偉恩家裡是不准吃這個的,但眼下還是備著好。」阿福一邊把東西塞進包包裡頭一邊說著。「您能自己跟超人解釋一下狀況嗎?老爺。」
     
『……很抱歉麻煩你,超人。』蝙蝠俠的聲音從擴音器傳來,超人發誓他有聽到類似嘆氣的聲音,顯然蝙蝠俠對於直接和超人的溝通還存在某種程度的芥蒂。
     
而這可不是超人的錯。
     
「沒事的,反正我可能還要感謝你從佩里的口水中救了我。發生了什麼事情嗎?阿福只說希望我盡快過來,要救一個人,但好像又不到分秒必爭的程度…」
     
『確實是分秒必爭,但又不能太急。』蝙蝠俠打斷了超人的話,從背景雜音判斷,超人認為對方正在蝙蝠戰機上。『有一個人現在在西伯利亞遇難了,我判斷他的狀況非常危險,因為自他失去消息到現在已經有三個小時,這足以凍死一個毫無寒地裝備的人了,加上他有心臟病、推測剛剛還與人搏鬥,我必須準備一些藥物和應急的裝備讓你帶著。』
     
「高效保溫睡袋,飲用水,腎上腺素和生理食鹽水,繃帶以及止痛藥和加熱即食包,我沒有放瓦斯罐,因為我知道超人可以用熱視線直接加熱,所以我放了鐵製的容器,生理食鹽水要隔水加熱,溫熱就好了,不要高於體溫。」阿福一邊說著一邊將打包好的背包交到超人手上,然後示意超人到電腦螢幕前。
     
「他失蹤的地點是西伯利亞,我們有他最後的座標,準確度近乎100%,老爺目前也朝著那邊前進,但顯然超人您會比較快,所以就麻煩您了。」
     
「呃,不直接送去醫院?」超人提出合理的疑惑。
     
『當然要送,問題是你的飛行速度不能高於時速60公里 高度還要低於一千,在這樣的條件下如果不先施予急救將他送過去,他很快就會死於失溫,那可是西伯利亞。』蝙蝠俠淡淡的陳述著,但超人總覺得聽到了類似在嘲笑他蠢或是不知道人類極限的潛台詞,應該是錯覺吧,應該。
     
「好,找到人,急救然後低速飛行送去醫院,但是高度……要這麼低?」
     
『一千公尺以上的高度容易誘發高山症,如果以後你需要帶任何人長距離飛行,我希望你稍微記住人類的極限,除非你有辦法製造出壓力跟氣溫和重力恆定的力場……還是你真的有辦法?』
     
「不,我沒辦法,我沒有真的這麼萬能,謝謝你的提醒,蝙蝠俠。」超人搖了搖頭,暗自慶幸路易斯蓮恩身體健壯,還沒被他飛出事情來。
     
『好,那就麻煩你立刻出發了。』
     
「我到了,蝙蝠俠。」
     
蝙蝠俠非常確定這句話出現在他才切斷通信不到一分鐘,可惡的外星人。

『好,有看到任何人嗎?』蝙蝠俠壓抑著身為凡人的不滿,希望這位外星人能夠給予他正面的回答。
     
「沒有,這裡…看起來沒有人,這裡在下雪,不知道下了多久,積雪有點厚,稍等我一下,我找找。」超人浮在半空中,用X視線掃視周遭的地面。「看來地下有建物,有點損毀,是最近的痕跡…這似乎是地下碉堡,夾層都含鉛,蝙蝠俠,我可能得多花點時間做地毯式搜索。」
     
『根據系統記錄,史塔克先生最後的位置在一處有天井的空間,應該會有利於超人先生的搜索。』突然一個女性的聲音出現在通訊頻道中,超人因此怔了一下,蝙蝠俠立刻補上說明:
     
『忘了介紹,這位是鋼鐵人的東尼史塔克的AI管家星期五。』
     
「呃,您好,星期五小姐。」超人有禮貌的問候。
     
『您好,超人先生,直接稱呼我星期五就可以了,很抱歉麻煩您來搜救史塔克先生,有了超人的幫助,搜救想必事半功倍。』
     
「哈,你過譽了,我找一下,有天井的空間……啊,有了。」超人很快的找到了被鉛板遮蔽的視覺開洞的地方,輕巧的降落在那個空間。「這裡看起來…經過了一場惡鬥。」
     
超人環視周遭的狀況 這邊顯然是利用天然洞窟改建加蓋的碉堡,他所在的地方有多處損毀,有看來是被用力砸壞的牆壁,以及一些似乎是被能量波衝擊損毀和融化的地方。
     
『有任何人在嗎?』蝙蝠俠低聲詢問,聽起來也不抱希望,比較如果有人在的話,超人應該會先注意到。
     
「沒有,腳印…很雜亂,應該是因為戰鬥的關係 ,痕跡非常混亂…慢著,有個拖行重物的痕跡往建築物裡去了。」超人審視現場的跡證,一一回報給蝙蝠俠。
     
『那一定是東尼,追蹤過去。』蝙蝠俠明顯鬆了口氣。
     
「呃…在我一邊找過去的同時,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們剛剛提到史塔克、東尼、鋼鐵人…所以,我現在是正在尋找鋼鐵人?他出事了?」
     
『……阿福,你沒跟他說?』
     
『喔,沒有,我忘了。』
     
蝙蝠俠才不相信阿福會忘,擺明故意的。

「好的,我在找鋼鐵人,所以顯然他跟誰發生了戰鬥,出了事情…嗯,蝙蝠俠,他也是你要招攬的一份子嗎?我們的聯盟,還是說我們這個聯盟算是復仇者聯盟的一份子?所以我們來救他?」超人認真提出疑惑,說真的,倒不是他討厭其他超人類,不過根據自己知道的訊息,某種程度來說,他對復仇者聯盟的組成有某種程度的消化不良。

別忘了超人可是拒絕了美國軍方招攬的人,而復仇者的背後似乎有許多的美國官方力量在。
     
『不,跟那個沒關係,我跟東尼是私交,我們的聯盟不會跟復仇者聯盟有關係,事情很複雜,但至少這件事情我可以保證。』
     
「你跟鋼鐵人有私交?」超人的語氣活像聽到大學最內向的同學有女朋友一樣意外。
     
『布魯斯韋恩跟東尼史塔克有私交很奇怪嗎?肯特大記者。』這諷刺的簡直不能再明顯了。
     
「抱歉,我的錯。」雖然明知蝙蝠俠看不到,但超人仍然做了投降的手勢。

啊,萬惡的有錢人。
     
『有時間跟我抬槓不如認真找人,X視線不管用也許你可以換超級聽力。』
    
「我正在用,但是…我必須過濾,我不認得東尼史塔克的心跳……有…太多雜音,還有一些動物的心跳,可能是進來避風雪的。」超人沒有明說,但蝙蝠俠懂他的言外之意,要嘛就是東尼的心跳已經弱到如同小型動物,要嘛就是……
     
『繼續找。』蝙蝠俠的聲音簡直是從齒縫擠出來的。
     
「我找到盔甲了,還有一個盾牌…美國隊長的盾牌?為什麼……」又穿過了兩個空間,轉過三個轉角,現場的損毀程度不一,拖行痕跡的終點是一具超人在各種新聞上看過無數次的鋼鐵人盔甲,明顯有著相當程度的損壞。
     
『不重要,東尼一定在盔甲附近,認真找。』
     
「我找到他了,蝙蝠俠。」超人看到了人,就在盔甲後的小房間,顯然盔甲被放在外頭的原因是因為門太小了,拖不進去,然後他聽到了蝙蝠俠沒有壓抑住的急促呼吸。「他還活著,還有心跳,告訴我該怎麼處理吧,蝙蝠俠。」
     
超人蹲了下來,望著把自己縮在看起來是無線電室角落,周遭散落著各種器材零件,包著一堆看起來像是臨時湊合或不知道哪裡拔下來的衣服拼裝成的應急保暖措施,緊閉著眼睛,皮膚泛藍的東尼,慶幸自己還有聽到他輕微的心跳。

TBC


我真的不知道XOVER的分類要放哪邊(遠望)
我查了下蝙蝠鐵這個TAG,兩邊都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