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所以他沒有意識?你到了他也沒有醒來?』雖然超人說鋼鐵人還活著,但蝙蝠俠卻似乎反而更緊張了。
        
「是啊,他看來......睡著,應該是昏過去,低溫昏迷。」超人伸手觸摸東尼的額頭,冰的嚇人,頸子也是。「體溫很低,他受了點傷......」
        
『傷勢如何?』超人還沒說完,蝙蝠俠就緊張地追問。

        
「我正在看。」超人翻了個對方看不到的白眼,喔,復活後的他遠沒有復活前乖,超人自己知道。「他的......我不知道,我的醫學知識不夠,但,他的肺.....好像塌了一半,但他的呼吸並沒有氣胸的狀況......」
        
『他出過嚴重的意外,肺少了一半,心臟也開過刀,當然你應該也注意到了,他的胸骨有一半是人造的,那是舊傷。』蝙蝠俠深深吸了一口氣回覆他,超人很肯定自己感覺到類似憤怒的情緒。

        
「好,那肺可能沒問題,心跳很慢,可能是低溫導致的.....他有內出血,蝙蝠俠,他的肝臟破了。」
        
『操!』超人發誓他聽到蝙蝠俠甚至錘了蝙蝠戰機的聲音。『難怪這麼快,他拖著機甲走路不該這麼快陷入低溫症,他的昏迷有一半是出血導致的!』
        
「他的右邊第6道第8根肋骨都斷了,腳有一些看起來可能會產生挫傷的陰影,沒有明顯的出血性外傷......雖然肝臟出血的部分我有點擔心,但現在可能還是要先恢復他的體溫比較好,他心跳越來越慢了。」超人一邊說著一邊張望了下周圍的狀況,沒花多久時間就決定了自己該怎麼做,他將登山包中的保溫睡袋拆出來蓋在東尼身上,但並不認為這是目前最快最有效的方法。「睡袋太慢了,這附近材料不少,我拆點東西弄個現成的浴缸燒熱水。」
        
「你知道嗎?有些事情真的只有你做得出來。」聲音並非來自通訊器,而是外頭,蝙蝠俠用著非常不蝙蝠俠的速度大步流星的走過來,這速度可比超人預想得快。
        
「我會把這個當作稱讚。」超人聳了聳肩,隨意的拆下了幾片鐵皮,用熱視線焊在一起。
        
「是稱讚,謝謝你,超人。」蝙蝠俠腳步不停,穿過正在忙著打造臨時浴缸的超人身邊走到東尼身邊,將登山包裏頭的藥品都拿出來,檢視著東尼的傷勢。
        
「東尼,你聽的到嗎?」蝙蝠俠扯下了自己的面罩,拍了拍東尼的臉頰,但對方毫無反應,他只好用手電筒查看東尼的瞳孔,瞳孔反射正常,但依舊沒醒;體溫32.3,已經到達危險的程度,再慢一點就真的完蛋了,普通人不會這麼快失溫,即使他穿的並不算多,但東尼心臟有病、還酗酒,而且內出血,這些都直接加快了他進入第三期失溫狀況。蝙蝠俠給他打了針腎上腺素,依照目前他內出血的狀況這不是最好的處置方法,但顯然讓他維持心跳是第一優先。
        
「要不要先把他放進來?」不久,超人說道,蝙蝠俠往他的方向看去,只見一個黑黝黝的看起像(而且應該就是)一堆鐵塊硬焊起來的大浴缸擺在無線電室外。
        
「水溫?」蝙蝠俠將東尼打橫抱起,如果東尼醒著的話絕對會抱怨的,他天殺的想聽到東尼抱怨。
        
「我不是溫度計,但至少是舒適的洗澡水溫度,要再往上加嗎?」
        
「不,對失溫和凍傷來說不應該一下子進入太熱的水中,你做得很好,超人。」蝙蝠俠的稱讚像是在和甚麼年輕學生新進超級英雄說話似的,好吧,以年資和兩人的年齡差來說,是這樣沒錯。
        
蝙蝠俠將穿著衣服的東尼直接泡進了熱水中,小心別讓他的頭也浸下去。
        
「幫我拿一下生理食鹽水。」
        
「來了。」超人說著,大概就在蝙蝠俠話講完之後0.3秒吧。
        
「隔水加熱,如果可以的話,大概加到35度。」
        
「我也許有很多能力,但真的不包含溫度計,蝙蝠俠。」超人苦笑著,然而他只得到蝙蝠俠─由於他拆下了頭罩,或許更多是布魯斯偉恩─一個「我現在沒有心情開玩笑」的眼神。「我會試的。」
        
所有的努力在十三分鐘後生效,是的,蝙蝠俠當然有計算。
        
「哇喔......告訴我我沒作夢,布魯西。」東尼的皮膚依舊發藍,他的聲音簡直像是砂紙磨過,但是他醒了,看著蹲在他身邊,一隻手還在熱水中搭著他脈搏的蝙蝠俠。「我好像還看到了超人。」
        
「你沒作夢,東尼,我,還有超人,水。」最後那個字顯然不是對東尼說的,超人極其迅速的將插著吸管的鋼杯遞到東尼嘴邊,東尼完全不客氣的含著,宛如快要渴死─而大概確實也是如此─迅速的喝完了整杯水,溫熱的。
        
「我的天,兩位大英雄救我,我何德何能。」東尼笑著,或說他試圖笑,但從布魯斯的表情看起來他可能笑得有點失敗。

「我要知道你在西伯利亞發生的事情,不用那種表情,不是現在,但我要知道,等下超人會送你到醫院,我本來是想送到西伯利亞的醫院就好,但是你肝臟破了,我們得一路送你回紐約。」
        
「我胸口比較痛。」東尼笑著,他發誓這並非傷心的隱喻。
        
「你的胸口.....有個看起來很糟糕的鈍器挫傷,雖然超人確定你胸骨沒事,但我想你的心臟跟肺會受到影響。」蝙蝠俠說完之後咬住了下唇,他知道那是甚麼東西造成的傷口,畢竟他天殺的可是個偵探。「不管怎樣,你需要全身檢查,我會確保它發生。」
        
「拜託,不......不要通知小辣椒,她會哭的。」
        
「......那去高壇醫院吧。」
        
「你果然是我的最愛,布魯西。」東尼彎著嘴角,眼皮卻又逐漸沉重起來,眼前開始變得模糊。
        
「不,我是你該死的PLAN B,而你早該連絡我,在你決定跟兩個超級士兵互毆前。」蝙蝠俠低聲怒吼著,事實證明他不需要變聲器也可以讓聲音很恐怖。
        
於是東尼閉上眼睛,覺得目前裝死或裝睡會是最好的方法。
        
而他在三秒內就真的睡著了,畢竟這水很暖活,而且他確定蝙蝠俠不會把他的頭按進水中。

        
最後他們修改了計畫,雖然判斷東尼的內出血並沒有即時的危險,但布魯斯絕對不會把東尼扔到他不知道該不該相信任的西伯利亞醫生手上的。
        
於是他們讓東尼的體溫至少回昇到安全範圍,超人一邊確認東尼的內出血確實因此而稍微惡化了些,但還不到立即性危險。接著蝙蝠俠剝光了他濕透的衣服,弄乾之後連同一打暖暖包塞進高機能睡袋裡頭,安置在蝙蝠戰機座駕後方的空間,回到偉恩宅之後換換超人接手帶去高壇醫院。

第二天的高壇公報毫無懸念的報導著「鋼鐵人東尼史塔克受到超人救援」的新聞。
        
但是他們能得到的消息也只有這樣而已,因為高壇醫院以嚴正的態度拒絕任何記者的侵入,而得到消息的布魯斯偉恩也在不久之後待著他的豪華轎車來到高壇醫院,對著媒體表示,只要東尼史塔克在高壇住院的一天,所有的帳單就算在他頭上,然後對於媒體任何詢問布魯斯偉恩是否牽扯到復仇者聯盟事務的詢問都擺出他的紈褲子弟嘴臉一問三不知。
        
從實際面來說,他也真的是不知道就是了。
        
==
        
「......」東尼第一個感覺到的,是痛。
        
頭痛、胸口痛、肚子痛,痛的他睜開眼睛前就發出了呻吟,然後他聽到了聲音,一個他已經很久沒有聽到的聲音。
        
「東尼?」
        
東尼睜開眼睛,或說他努力地想睜開眼睛,他的眼前一片模糊,無法對準焦距,他的眼皮重的要命,可能還腫了也不一定,但是他終究看清楚了那個人的臉,所以,有人救他這件事情,並非他的臨死體驗或幻覺。
        
「布魯西。」東尼說著,或說自以為說了,大概有吧?他聽不太到自己的聲音,但對方顯然聽到了,兩鬢有著些許白髮的高壇首富點了點頭,坐回病床旁的折疊椅上。
        
「嚴重失溫、輕度凍傷、肝臟破裂,還有一堆數不清的外傷,醫院都幫你處理了,內出血的部分因為失溫的關係沒有很快要你的命,算是不幸中的大幸,手術完成之後你睡了兩天,還有甚麼想知道的嗎?」布魯斯偉恩穿著他的三件式西裝,比起探病更像是來上班的,公事公辦的語氣讓東尼聯想到漢尼拔之類的影集─當然不是說羅馬皇帝那個漢尼拔。
        
「......珮柏?」東尼努力的轉著僵硬的脖子好讓自己可以看著布魯斯偉恩,布魯斯輕輕點了點頭,似乎對於東尼第一個開口問的就是珮柏的事情相當滿意。
        
「他知道了,我沒跟她說,但是超人帶你來醫院的時候被拍到的,昨天的頭版,馬上席捲各大報了,她有打電話給我,我跟她說我會照顧你,她說等你回來會用高跟鞋在你屁股上多戳一個洞。」布魯斯偉恩吊起一邊的嘴角笑著。
        
東尼翻了翻白眼,他可不相信超人被媒體拍到是偶然。

「不管怎樣,多謝你,我想我該回去了......」東尼超微的側過身,努力想要爬起來,布魯斯沒有阻止他,而是挑高了眉頭說道:
        
「回去哪裡?」
        
「......」東尼定住了。

「紐約還是馬里布?我送你。」似乎沒發現剛剛自己那句話某種程度上擊中了東尼的傷口,布魯斯伸出手扶著東尼的背,幫助他坐起身來。
        
「喔,我想......紐約,還有事情要處理.....慢著,你說全世界的報紙....沒有人跑來嗎?我的意思是,該死的官方是強硬探病?」東尼艱難的坐起身來,腹部的傷口痛的他嘶聲哀號。
        
「你說羅斯將軍?有,他有派人過來,你那時候才剛動完手術還在麻醉,對方就乖乖回去了,他在這邊偷裝的竊聽器我早就處理好了,等他們發現回傳的聲音都是錄音好的大概還要一陣子。」

        
「你是我的最愛,布魯西。」東尼鬆了口氣,既然布魯斯說處理好了就絕對是處理好了,他可是蝙蝠俠。
        
「稍等你就會撤回了,因為我希望你把事情說清楚,我可不希望之後又隨隨便便收到該死的PLAN B警告。」布魯斯居高臨下看著好不容易坐起來的東尼,這讓東尼縮了一下肩膀。
        
「好吧,我盡量......在此之前,可以麻煩你先出去一下嗎?就一下?」
        
「為什麼?」
        
「我想上廁所。」
        
「廁所在那邊,我扶你去吧。」說完布魯斯又伸出了手。
        
「不、不,我拒絕,因為我覺得我現在沒穿褲子,而且......那個、護理師應該是給我穿那個,你先出去,我自己慢慢來。」東尼掀開被子看了一下自己的下半身,然後極快的蓋了上去。
        
「啊,那個。」布魯斯歪了歪嘴角笑了。
        
「所以,出去。」東尼對著門口揮了揮手。
        
「你知道可能長時昏迷的人穿尿布是標準程序的吧?」布魯斯沒打算移動。
        
「滾出去,布魯斯偉恩。」東尼翻了翻白眼。「你從我的最愛名單上移除了。」
        
「太讓我傷心了,東尼。」布魯斯笑著,華麗的轉過身往門口移動。「至少記得用助行器,尿布寶寶。」
        
「操你的,布魯斯偉恩,操你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