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關於這兩個人友情的起點,得從近40年前說起了
    
當時布魯斯偉恩六歲,東尼史塔克四歲,他們的交情起源來自上一代,而鑑於基本上霍華史塔克就是個人際關係交往有問題的天才混蛋,所以,這個交情當然是來自於他們的母輩,瑪莎與瑪麗亞。
    
這個世界的運作大概就是這樣的,男人們負責向彼此吐出各種惡意並且讓賀爾蒙支配他們的理智並且互鬥,然後讓女人收拾殘局。
    
在東尼四歲那年,因為一個跟國家機密有關的事務,霍華史塔克與瑪麗亞必須暫時離開他們小兒子身邊一陣子到古巴去,他們考慮過是不是該帶兒子隨行,但最後終究還是放棄了這個想法,雖然古巴危機已經過去了十年,但當地的局勢依舊不太穩定,於是找人照顧東尼就變成勢在必行的事情。
    
賈維斯很好,但是,瑪莉亞希望至少有個「家庭」照顧東尼,讓他別讓自己感覺「被拋棄」,即使,就算他的父親就在他身邊,他也常常有這種感覺。
    
於是瑪莉亞聯絡了他的閨密好友,有個年齡與東尼接近的兒子,高譚的首富,偉恩家的女主人瑪莎。
    
於是在布魯斯偉恩六歲的那一年寒假,他們家多了一個小小的客人。
    
「哈囉,安東尼,我是布魯斯,我可以叫你東尼嗎?」布魯斯偉恩對著眼前的男孩伸出了手,他們兩人都穿著一套整齊的兒童西服,但比起小布魯斯那熨燙良好,而且在完美的家教及行止下簡直無皺褶的衣服,小東尼卻似乎覺得那身衣服讓他無法呼吸似的侷促,脖子上的領結也故意拉鬆,他拉著母親的手,眨著棕色的眼睛彷彿不知道是不是該伸出手,直到霍華開了口:
    
「人家跟你問好,你不知道要回禮嗎?我是這麼教你的?」
    
小東尼彷彿身體觸了電一樣的縮了一下,將自己拉著母親的手鬆開,握住了布魯斯得手。
    
「你好,布魯斯,你當然可以叫我東尼。」
    
「多麼可愛的小紳士啊,我相信東尼小少爺遠道而來也餓了吧?我們也許可以到遊戲室去逛逛,並且嚐嚐我拿手的小餅乾?」當時擔任管家得並非現在的管家阿爾弗雷德潘尼沃斯,而是阿爾弗雷德的父親,亞伯拉罕潘尼沃斯,而阿爾弗雷德則是才剛從SAS退伍,擔任布魯斯偉恩的保鑣兼伴讀,這也是瑪莎答應瑪麗亞可以暫時讓東尼借住的原因,顯然他們的人力應該足以應付兩個小天才兒童。
    
任何一個認識長大的東尼史塔克的人,也許都會認為四歲的東尼是個混世魔王等級的孩子,但事實上,當時的東尼簡直安靜到像是有自閉症,他對周遭人的反應以及稍微有點大的講話聲音都會產生一些不良的畏縮反應,而受到父母完全的愛以及良好的教養養育大的布魯斯偉恩對此非常得有耐心,他對於這個突然來到家裡的小弟弟付出了很大的關愛,顯然是因為這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小孩滿足了他想要當哥哥照顧別人的慾望。
    
他帶著東尼在自家大宅中到處探險,鑽過古堡一些神秘的暗道,甚至告訴他哪邊的壁櫥有隱藏按鈕可以打開後面的房間,對於十歲以下的兩個孩子,偉恩大宅簡直是寶庫等級的所在,而寫作「保鑣兼伴讀」,念做「保母」的阿爾弗雷德潘尼沃斯,則是必須時時刻刻跟在他們後面,記住他們鑽進了哪個地方,然後裝個監視器,最後則是等他們心滿意足鑽出來之後,一邊把他們趕去洗澡,一邊半帶著諷刺的說「感謝兩位少爺幫我打掃了平常根本不會去的地方。」。
    
而這些冒險在布魯斯帶東尼去偉恩家的大車庫遊玩之後邁入不同次元,偉恩家在湯瑪斯偉恩的時代並沒有把在家裡搞出大型重裝備實驗場的習慣,但仍擁有一個能做簡易維修跟保養的工作間,當時名義上的保管人是老潘尼沃斯,但事實上已經由阿福負責了,而那個才四歲的天才看著打開引擎蓋的勞斯萊斯,雙眼放光。
    
「我可以幫忙嗎?我不會搗亂的。」
    
阿福非常肯定,當時瞪大了眼睛望著四歲的東尼的絕對不是只有他而
    
「你懂修車?」布魯斯不由得拉高了音量。
    
「不……」小東尼似乎有點侷促。「我喜歡這個,車子,機械。」他低著頭,卻又抬起眼睛,從眼睫毛下偷看著布魯斯和阿福。「我上個月才自己弄了個電路板,雖然只是個警報器。」說完,東尼似乎又覺得不是很妥當似的補上一句:「只是我爸說那個很糟,根本沒用。」
    
「哇喔……你太厲害了東尼!我甚至不懂你在說什麼!你可以弄給我看嗎?!」布魯斯似乎完全沒聽到東尼最後的補註,而是誠摯的希望東尼弄點什麼出來。
    
「如果……如果湯瑪斯叔叔允許的話?」東尼的腳尖侷促的點著地板。

    
當然湯瑪斯允許了,只有一個附帶條件。
    
「你們當然可以玩些什麼,只要別把我車庫炸了,我相信你做的到,小天才,畢竟你可是霍華德的兒子。」湯瑪斯笑著,而東尼因此而脹紅了臉:
    
「我不會給爸爸丟臉的。」那是混雜著興奮與害羞的神情,當時的東尼,以身為霍華德史塔克的兒子自豪。
    

當然,負責看著別讓兩個孩子弄出任何危及生命的事情的,又是阿福。
    
說句老實話,阿福也是因此而開始接觸一些基礎的機械工程的,因為才一個禮拜,阿福就極度的懷疑如果東尼真的做了任何能夠把偉恩家的車庫炸了的東西,他是否有能力辨識出來。
    
不過東尼終究沒有做出任何會發生爆炸的事情,他對於湯瑪斯那句「不要炸掉我家」顯然謹記在心,他與根本沒接觸過機械工學的布魯斯用現成的材料綜合各種奇特的小型模型,玩著飛機與大砲和車子的模擬戰爭,或是替灰幽靈和美國隊長公仔做精巧的配件,打敗想像中的納粹或俄國佬陰謀,然後晚上一同看灰幽靈動畫,他們的感情好到如同親生兄弟,直到聖誕節才爆發第一次爭吵。
    
爭執的起因是布魯斯邀請東尼一起寫卡片給聖誕老人,而東尼望著布魯斯手上的卡片跟彩色蠟筆,近乎冷淡的說著:

「這個世界上沒有聖誕老人。」
    
「這世界上當然有聖誕老人!我每年都會收到禮物!」布魯斯偉恩,身為比較年長的那個,認真的捍衛聖誕老人的存在。
    
「你會收到禮物是因為湯瑪斯叔叔會幫你準備!他假扮成聖誕老人!」從來不大聲說話的東尼提高了音量,棕色的大眼似乎泛起了水霧。「聖誕老人是假的!」
    
「你不能因為看不到或是沒收到禮物就說那是假的!」
    
「科學證明世界上沒有聖誕老人!我可以計算給你看,如果聖誕老人要從北極出發繞地球一圈會發生什麼事情!重力加速度引發的衝擊波可以掀掉整個地球!」
    
「說不定聖誕老人有不引發衝擊波的辦法啊!畢竟他是聖誕老人!」
    
「不可能!科學證明了不可能!就算世界上存在著鬼,也不可能有聖誕老人!因為聖誕老人帶著禮物!就算聖誕老人跟是一樣的存在,禮物也是實體,沒有任何有質量的物體能在地球以那種速度移動!更別說是麋鹿!沒有麋鹿可以跑這麼快!」
    
「我看過聖誕老人!我有偷偷看!他真的存在!跟繪本上一樣!」
    
「那一定是湯瑪斯叔叔!」
    
「你說謊!」布魯斯脹紅了臉,捏壞了本來準備給東尼的卡片跟蠟筆。「因為你是說謊的壞孩子!所以聖誕老人才不給你禮物的!」
    
然後空氣凝結了。
    
為了準備給兩個小少爺的午茶而暫時離開的阿福因為爭吵的聲音趕忙關了煮水的火跑回來,看到的就是坐在地上咬著嘴唇瞪著自己緊握的雙拳的小東尼,和臉色蒼白,知道自己說錯了話的布魯斯。
    
「我知道我是壞孩子。」東尼說著,彷彿在說什麼類似1+1=2之類的事實似的。
    
「什麼?發生什麼事情了?布魯斯少爺?東尼少爺?」阿福有點慌張的看著兩個天才兒童,只見布魯斯望了他一眼,然後……
    
開始大哭。
    
「嗚……嗚啊……對不起!對不起!都是聖誕老人的錯!不是東尼不好啦!」
    
只見一直以來都如同小大人般的布魯斯偉恩坐到地上開始大哭,別說阿福被弄的一頭霧水,連東尼都一臉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表情,為什麼是布魯斯在哭?該哭的明明是東尼吧?
    
「嘿,布、布魯斯?」東尼愣愣的爬過去坐在布魯斯身前,只見布魯斯一把抱著遠比他矮小的東尼拼命的哭,鼻水跟淚水都蹭到了東尼的頭髮上。
    
「一、一定是、聖誕老人、不好啦!嗚、他、他一定、把東尼的信、弄丟了、是聖誕老人的錯啦!東尼、東尼是、好孩子!」布魯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哭著,一邊說他要寫信罵聖誕老人,怎麼可以忘掉東尼。
    
「我並沒有寫信給他啊……因為他又不存在……」東尼小聲的說著,然後被布魯斯的哭聲蓋過。
    
東尼被一直哭著控訴聖誕老人的布魯斯抱著,而且不管他怎麼強調聖誕老人根本不存在都沒有用,過沒多久,東尼乾脆也一起大哭了起來。
    
當時才當布魯斯偉恩的保母不到一年的阿福,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處理這個狀況,於是他落荒而逃跑去找了自己父親,把人找到時兩人雖然已經沒在淘嚎大哭了,卻仍不斷抽抽噎噎的,布魯斯甚至還哭到打嗝。
    
「哇喔,這時怎麼了兩位少爺,我兒子惹哭你們了嗎?」老潘尼沃斯蹲到兩位少爺面前各給了他們一條濕毛巾(什麼時候拿的?!),而莫名其妙背了個罪名的阿福瞪著自己的老爸。
    
「是聖誕老人的錯!」布魯斯連忙跳出來洗清阿福的嫌疑,然後一邊吸鼻子一邊控訴聖誕老人不給東尼禮物,有鑑於東尼絕對是好孩子,那一定是聖誕老人的錯,而東尼則是強調他沒有寫信給聖誕老人,即使聖誕老人真的存在也不可能收到他的信。
    
「更何況根本……」東尼長大了嘴,看了看還在擦眼淚的布魯斯,把後半段話吞回肚子裡去。「可能,真的……是因為我沒寫信吧…」
    
「那我們何不一起寫信給聖誕老人呢?」老潘尼沃斯溫柔的微笑著。
    
於是他們一起寫了給聖誕老人的信,布魯斯甚至認真的指導東尼應該列上他做了那些事情來證明自己是好孩子,顯然布魯斯認為做出電路板是,還有乖乖的吃下花椰菜和青椒也是,陪布魯斯做大宅探險也算,最重要的是,他勇敢的離開爸媽到布魯斯家裡住,絕對是好孩子。
    
布魯斯也列出了自己的清單,告訴聖誕老人他想要甚麼禮物,順便控訴了聖誕老人忽略了乖孩子東尼,認為聖誕老人不應該因為東尼沒寫信而忽略他,如果這次聖誕老人忽略了東尼,那以後他也不要聖誕老人的禮物了。
    
「你不需要這麼做……」東尼嚅囁著,卻沒有再次強調他的聖誕老人不存在論。
    
「我們有兩封信提醒聖誕老人給你禮物,今年他絕對不會忘記你!我們還可以一起偷偷等聖誕老人!」布魯斯豪氣萬千的說著。
    
「不,兩位小少爺,你們一定要乖乖睡覺,不然聖誕老人是不會來的。」老潘尼沃斯笑著,而東尼望著他,以一種彷彿共犯似的神情點頭。
    
「我會跟布魯斯一起好好睡覺,襪子放在床頭,聖誕節我們可以一起睡吧?」
    
「當然可以,東尼少爺。」
    
聖誕夜當晚他們擁有了非常溫暖的家庭晚宴,沒有酒會也沒有任何社會名流,在收到聖誕老人的禮物之前,兩個孩子都收到了偉恩夫婦的禮物,一套溫暖的圍巾和手套,布魯斯是灰幽靈的配色,而東尼的是美國隊長的配色。
    
兩個孩子看著彼此的禮物嗤嗤笑著戳來戳去,然後在第二天早上拆聖誕老人的禮物時不意外的收到了美國隊長娃娃跟灰幽靈娃娃,接著引發了「我的偶像比較厲害」的爭議,並且批評對方的審美觀。
    
想當然爾這場戰爭最後也是無疾而終,為自己心目中偶像奮戰的宗教戰爭比不過老潘尼渥斯管家香氣四溢小餅乾的誘惑,而阿福後來也將這個手段學得淋漓盡致。
    
當天晚飯後東尼要阿福帶他去找湯瑪斯,並且要求阿福對布魯斯保密。
    
在起居室的壁爐前享受兩人世界的偉恩夫婦有點意外的歡迎了這個小小的訪客。
    
「怎麼了,東尼,布魯斯欺負你了嗎?」瑪莎微笑著問道,然後得到了否定的答案,東尼包裹在聖誕禮物的毛巾和手套裡頭,抱著美國隊長娃娃,欲言又止的看著偉恩夫婦,而偉恩夫婦沒有催促他,只是用眼神鼓勵他開口。
    
「那個……湯馬斯叔叔,瑪莎阿姨……謝謝你們的聖誕禮物。」良久,東尼才開了口,一張小臉脹的通紅。
    
「喔,我的小甜心,你昨天已經道過謝了,不需要特定這麼做啊。」瑪莎簡直要被融化了,她想要將東尼抱起來,東尼卻搖了搖頭退了一步。
    
「我說的是美國隊長娃娃,我知道沒有聖誕老人,這是你們送的。我很喜歡,謝謝。」東尼怯生生的說著。
    
偉恩夫婦互望了一眼,顯然他們也知道前幾天兩個孩子關於聖誕老人存在的爭論。
    
「我……我有個疑問,湯瑪斯叔叔。」東尼繼續說了下去,但是他的眼神沒有望向湯瑪斯,而是他懷中的娃娃,彷彿那個圓圓的填充玩具可以給他力量。「你們為什麼要騙布魯斯?為什麼要騙他有聖誕老人?他總有一天會知道的。」
    
湯瑪斯必須承認,這可是個完全出乎預料之外的對話。
    
而且不得不承認的是,湯瑪斯不喜歡這個談話背後代表的意義,雖然他認為自己沒什麼立場去干涉他人的教育方針,但這幾個禮拜的相處足以讓湯瑪斯發現霍華德對東尼有著超乎必要的苛刻,雖然東尼確實是個天才兒童,但這是不是太過了呢?
    
「東尼……嗯,我並不是非常的聰明,但是……我想……通往真相的路,應該不是只有一條才對。」湯瑪斯伸長了雙臂,不顧東尼虛弱的反抗,把他抱起來圈在懷裡,輕輕拍著他的頭。「大概……就像汽車,會飛的汽車,我記得你父親曾經說過,未來汽車都會飛,那為甚麼現在沒有呢?」
    
「因為沒有意義,會飛的汽車只是多餘的耗能而已,而且還會造成混亂。」東尼悶悶的說著,把臉埋在美國隊長娃娃裡頭。

「嗯,就像你說的、因為很實際的,科學的原因,人類決定不讓車子飛了,但是不是也有可能,只是很單純的,你父親辦不到?」湯瑪斯感覺到懷裡的東尼因為這句話僵硬起來,一雙眼睛裝滿了驚恐,彷彿剛剛湯瑪斯說了什麼瀆神的話,而且馬上會被雷劈,瑪莎則不輕不重的搧了一下自己老公的頭。
    
「我的意思是,嗯,我想你父親是真的能辦到啦,但是,也許…也是有那種可能,因為不同的原因,導向同一個結果,車子終究不會飛,你們終究會知道聖誕老人不存在……」湯瑪斯調整了一下懷中孩子的角度,好讓自己能看到東尼的眼睛。「但是,多一點夢想的道路,也沒什麼不好,不是嗎?」
    
東尼望著湯瑪斯的眼睛,張了張嘴又抿了起來,大大的眼睛彷彿要掉下眼淚又硬生生吞了回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膽怯又堅定的微笑。
    
「我也認為這樣比較好。」
    
「然後我也要謝謝你,沒有拆穿我們家兒子的夢想呢,東尼真是好孩子。」瑪莎伸出手,揉著東尼已經亂七八糟的頭髮,然後三人笑成一團。
    
「……你知道我並不是真的相信有聖誕老人吧?阿福。」起居室門邊,被認為有著天真夢想的韋恩家獨子蹲坐在門外抱著自己的灰幽靈布偶,抬頭望著宛如門神一樣站在一旁的阿福。
    
「當然,我有點訝異一個六歲的孩子居然能做出這麼精湛的假哭,在演技上您顯然也是天才。」阿福低聲的說道,眼神刻意不望向布魯斯的方向。
    
「我總不能讓瑪麗亞阿姨特定準備的聖誕禮物送不出去啊。居然還特定要東尼寫信…萬一寫的不是美國隊長的玩偶怎麼辦?」
    
「我想瑪麗亞夫人當然有絕對的自信,布魯斯少爺,還有如果您不快點回床上去,東尼少爺會發現你在這邊偷聽的。」
    
「知道了。」布魯斯吐了吐舌頭,輕快的爬起身跑回房間。
    
阿福半心半意的等著東尼結束與韋恩夫婦的談話,一邊想像著自己家的少爺未來搞不好有潛力角逐奧斯卡影帝。
    
東尼在韋恩家留了三個月。
    
要離開的時候,東尼沒有哭也沒有鬧,他甚至把他每天抱著的美國隊長娃娃好好的收進了行李裡面,只因為他知道自己的父親不會喜歡他抱著娃娃不放。
    
布魯斯則跑上去哭著要東尼不要離開,甚至拉著瑪麗亞的衣角希望他明年寒假讓東尼再過來玩。
    
在史塔克家離去之後,湯瑪斯跟瑪莎安慰還紅著眼睛的布魯斯,到了晚上,布魯斯抱著灰幽靈娃娃,對著阿福這麼說:
    
「我其實是假哭的,因為東尼絕對不會哭,他明明很難過,但是他不會哭,我只好幫他哭。」
    
阿福替自家少爺蓋好被子,思考著該如何回應這句話,最後,他選擇了一個非常英國式的回答:
    
「你說是就是了,少爺。」
    
TBC

超齡兒童的好處是我不用特地使用兒童語(抹汗)
看過高壇就知道偉恩大少真的是超齡兒童,加上爸媽又是溫柔的好人,真的是幸福家庭樣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