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

「陛下,您看起來氣色不錯,有甚麼事情嗎?」東尼看著黑豹將兩個美女保鑣打發到門外,逕自走到他床邊的椅子坐下,主動出口打了招呼。

        
「事情處理得差不多了,我差不多該離開了,先來跟你道個別。」提恰拉舒適的坐了下來,雙手放在大腿上交握著。「你看起來氣色不太好,傷勢怎麼樣了?」
        
「這個嘛......一些皮肉傷,主要是肝臟裂了,得暫時跟美酒說再見了......然後,既然您來了,我覺得有些事情我必須跟您說。」東尼伸手抓了下自己的頭髮,眼睛無目的的亂飄,這絕對不是個真誠的談話應該擺出的眼神,但是東尼也不知道該擺出怎樣的態度才好,事實上提恰拉突然出現造成了他一些混亂,他認為有些事情必須讓提恰拉知道......他必須知道,不然這不公平。
        
對提恰拉,對冬兵,都不公平,他知道那種不公平友多傷人,即使他跟提恰拉只是暫時的盟友。
        
「嗯?」提恰拉沒有逼他,只是很好奇地望著這個態度相當侷促的科學家,在追捕冬兵的短暫時程中,他們並沒有太多的交談,每次的談話都是又快又務實,眼前這個男人也總是擺出果斷篤定到有點討人厭的態度,這種吞吞吐吐地說話方式倒是第一次見到。
        
「不論你相不相信......詹姆斯巴恩斯不是殺了你父親的人,我做了一點調查,而且也看到了......那個傢伙,幕後黑手,叫甚麼來著?齊默?剛剛布魯西告訴我有人把他抓去給反恐部隊了,媒體說他是共犯,但據我的了解,他應該是主犯,冬兵......巴恩斯跟聯合國爆炸案沒有關係。」東尼右手抓著自己的頭髮,左手則牢牢揪著被單,他面向提恰拉眼神卻盯著國王的胸口而非眼睛,彷彿甚至無法判斷自己是不是該說出這些。「他......他也許殺掉了很多人,但是、關於你的父親,提洽卡陛下的事情,不是他的問題,你......你不需要追殺他,如果有必要的話,我想你可以跟德國反恐部隊申請引渡齊默.....」
        
提恰拉睜大了眼睛望著吞吞吐吐的東尼沒有反應,東尼似乎誤以為提恰拉認為他在說謊,他連忙補充道:
        
「我是說真的,雖然聽起來很奇怪,但是、我跟去西伯利亞了,那個齊默確實在那裏,他承認他計畫了這一切,我想只要調閱監視器可以找到更多巴恩斯無辜的證據,只要給我時間......」東尼終於放下了虐待自己頭髮的手,緊張地望著提恰拉,發現對方似乎有所誤會的瓦干達國王搖了搖頭,露出了微笑。
        
「我知道,我剛剛有說,我在那裡,我都看到了,我跟去了西伯利亞。」
        
「甚麼?」東尼愣住了。
        
「我......必須跟你道歉,我竊聽了,然後追蹤你的信號跟過去,我都看到了,齊默是我帶去反恐部隊那邊的,我不打算引渡他回國,畢竟受害的不只是我的父親,他有必要受到國際法庭的審判。」提恰拉輕聲說著。「我看著一切......我想......我不應該放任自己被仇恨淹沒,必須顧全大局。」
        
「喔。」東尼毫無意義的回應了一聲,有點茫然地望著自己的手。「喔。」
        
「你是個了不起的人,史塔克。」提恰拉接著說了下去,東尼眨了眨眼,疑惑地回望著他,瓦干達的新任國王誠摯地微笑著。「你居然替他辯白,我看到了一切,那個錄影帶......冬兵殺了你的父母,但你替他向我解開誤會,我必須說,你清高的讓我訝異。」
        
「哈,說不定那只是因為我想親手殺了他。」東尼諷刺地笑著。
        
「如果我說你確實有機會呢?」
        
「咦?」
        
「我說了,我在那裡,當時,他們無處可去。」提恰拉黝黑的雙眼望著東尼,微微地將身體前傾。「我把導航設定到瓦干達,他們當天晚上就到了,現在在我的國家。」
        
「......」
        
「我本不打算透漏,但不管別人怎麼說,我相信你是一個真誠的戰士,真誠的人,而我應該真誠以待。」新國王低緩的聲音宛如催眠,東尼盯著他開闔的雙唇,能夠在腦內計算高等微積分數式的大腦宛如被澆上了瀝青般停滯。
        
「你想要殺了詹姆斯巴恩斯嗎?史塔克先生?」

        
「我當然想要殺了他。」東尼瞪著提恰拉,嘴角顫抖著,彷彿想要笑卻又笑不出來。「我想讓他跟我媽死得一樣慘,我想拿他的頭去撞車,我想燒死他!」
        
提恰拉回望東尼,沒有做出任何評論,只是默默的看著他,雙手交握不動。
        
「所以……別讓我看到他,別讓我知道他在哪裡,千萬,別、讓、我、知、道。」東尼接著說了下去,那雙以男性而言過大的眼睛似乎隨時會掉下眼淚。「我想殺了他,但我也不想殺他。」
        
「我明白,史塔克先生。」提恰拉點了點頭,他明白東尼的矛盾,就連他自己也是經過了漫長的追殺以及看到美國隊長和鋼鐵人相爭的悲劇,才能在知道真兇的時候選擇不私了,而是將齊默交給反恐部隊處理。
        
顯然立刻就要他放下是不可能的,但東尼的大度已經讓提恰拉相當意外,因為他不只替冬兵向提恰拉澄清,還選擇讓冬兵待在他無法觸及的地方避免衝動。
        
「那麼,關於協議,你接下來有計劃嗎?」提恰拉活動了下肩膀,將背靠上椅子,交疊起修長有力的雙腿。
        
「早就有計劃了,我跟羅傑斯說協議可以修改可不是空口白話,只是顯然我沒什麼信用」東尼諷刺的彎了彎嘴角。「我本來是想在第一波協議簽署完畢安撫大眾後再展開第二輪談判,但事情變成這樣,聯合國一定咬更硬,我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談妥…操,十年前要是有人跟我說我會去煩惱政治問題我一定會把他扔進瘋人院。」

        
提恰拉點頭,禮貌的無視了東尼自我嘲諷的句子。「我會問是因為我希望提供協助,聯合國那邊你至少可以確定我和你站同一邊,畢竟我父親在推動協議這件事情上面有點操之過急,我其實並不完全贊同。」
        
「哈,真鳳次啊?不完全贊同的你因為追殺冬兵而跟我站同一邊,現在又選擇保護隊......羅傑斯和冬兵。」
        
提恰拉張了張嘴想要說些甚麼,但東尼擺了擺手繼續說下去。
        
「別誤會,我沒有怪你,你有自己的立場,而且我認為你好溝通多了,陛下,我相信你......明白政治這玩意兒的困難,操,我居然在說政治困難。」東尼摀著額頭苦笑著,肩膀也隨之懺抖。「總之,陛下,謝謝你,我說真的,很謝謝你,有你的支持非常有幫助。」
        
「不客氣。」提恰拉微笑著起身,示意談話結束。「那我也該離開了,請務必好好靜養,我不會透露你已經清醒的事情......說真的,我本來是打算把慰問卡放著就離開的,能當面對談是豹神的庇佑。」

        
「您慢走,啊,對了陛下。」東尼下意識的出手拉住提恰拉的西裝衣角,馬上自覺失禮的放開了手。「呃,抱歉,麻醉弄得我腦袋有點糊。」
        
「沒關係的,還有事嗎?」
        
「您的那個,黑豹裝,不是單純的防彈纖維,對吧?」東尼咧嘴笑了起來,一瞬間換上了科學家的眼神。
        
「......」提恰拉沒有回答,而是挑高了一邊的眉毛。
        
「你的爪子也是,沒甚麼東西能在振金盾牌上面留痕跡的。」
        
「我們有......自己的秘密,不妨把他當作類似中國五千年神祕之類的東西。」尼恰拉聳了聳肩,而東尼因此笑了開來,那是真正進入了眼睛得燦爛笑意,這讓新科國王陛下一瞬間有點恍惚。

        
「別告訴我你是用氣功檔子彈的,那可是兩世紀前的笑話。好吧,你們完全有權保有秘密,但是,有機會的話,請務必讓我跟妳們的工程師交流交流。」

提恰拉的腦中瞬間閃過舒莉鼻子高高得像東尼介紹瓦甘達的振金科技,而且因為過度興奮而把所有秘密全盤托出的樣子,這景象讓國王的胃因此抽痛了一下。
        
「如果有機會的話。」提恰拉把這個景像甩到腦後,有禮貌的伸出了手。「祝你早日康復。」
        
「託您吉言,國王陛下,一路順風。」東尼伸出手與之相握,放開之後他把自己重重的扔到病床上,提恰拉轉身離開病房前回頭望了一下,這位鋼鐵之人的身影似乎顯得有些寂寞。
        
在門關上去之後,東尼望著眼前沒打開的大螢幕液晶電視發了會呆,讓所有訊息和資訊在腦中排列組合成一串長的讓人頭皮發麻的待辦清單,他沒時間窩在這裡裝病號了,首要之務是先請跟羅斯交涉,讓現在被關在浮橋監獄的復仇者們得到公正的審判,既然現在齊默也被抓了,只要把問題都往他身上推(反正也確實是他幹的),也許有機會可以爭取無罪開釋,只是在此之前必須讓他們先在那邊委屈一下,大概東尼史塔克的仇恨值又要往上加了吧。
        
克林特的譏嘲和旺達被束縛的模樣閃過腦中,一瞬間讓東尼縮了一下,他眨了眨眼,把這個景象逐出腦中,操,他真的不擅長這個。
        
東尼摸了摸床頭布魯斯給他的手機,他得先聯絡佩柏,他會被罵,絕對的,但他需要一個比他更清楚的腦袋,處理問題的專家。
        
但是拿到手機之後東尼呆了一下,用著疑惑的眼神瞪著這個看來樸實無華卻又堅毅,閃著低調奢華光芒的智慧型手機,然後滑開螢幕尋找後台,沒多久果然找到了他預料的東西,翻了個華麗的白眼,接著撥出手機通訊路裡的惟一一隻電話。
        
『哈囉東尼,談完了?』對方很快的接了電話,好像就拿在手上等著一樣。
        
「少裝蒜,布魯西,竊聽不是好習慣。」
        
『我習慣掌握一切。』
        
「我不是你們家高譚的瘋子。」
        
『我為此感到慶幸,你打電話來就是為了抱怨?那你該知道這是沒用的,打從PLNA B警告之後,你就把我牽扯進來了。』
        
「.....隨便你啦,我是要問你一件事情。」
        
『請說。』
        
「給我佩柏和羅迪的電話。」
        
『...........你真是史上最糟糕的男友,東尼。』
        
「所以你以為為什麼她又跟我分手了?」
        
『......我很抱歉。』
        
「你可以把藍寶基尼還我,我接受你的道歉。」
        
『從高譚開藍寶基尼回去紐約不是好主意,我給你運去。』
        
「超人限時專送?這次我當公主的期間全程昏迷,我很想知道被超人抱著的感覺,那對胸部是極品。」
        
『......』布魯斯壓抑著想說出「你不能因為自己家的金髮大胸跑了就去騷擾別人家的英雄」這句話的衝動,還不是時候。『超人是救人的,若不是這次我認為狀況緊急我不會向他求助,我專機送你回去吧。』

        
「長得像蝙蝠那種嗎?」
        
「普通的直升機,機上餐是阿福特製的病人餐,附餐是小餅乾。」這次聲音並非從電話中傳來,而是隨著開門的聲音而來。「我是希望你再靜養一下,不過看來你大概會想快點回去,出院手續幫你辦好了。」
        
「我得說句老實話,我一點都不想回去。」東尼苦笑著掛上電話。「但我必須這麼做。」
        
布魯斯沒有再說些甚麼。

後記:
這章讓提恰拉出現是有點意外的(喂)
但是他有出現的必要,因為很多事情以讀者來說是全知視角,但必須透過人物才能讓人物知道。
提恰拉是個被MCU宇宙特地設計出來的完人,是個完美到不像真實存在的人物,寫他某種程度上來說很難也很容易,
把所有美德往他身上堆就好:P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