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

對於離開醫院這件事情布魯斯也有著良好的安排,他先要東尼躺回床上裝睡,然後解開了對竊聽器的封鎖,邀請醫生過來演一場廣播劇。
     
「這真的非我所願,醫生,但是我必須讓東尼回去紐約,佩柏......史塔克企業的CEO,每天打十通電話給我,說真的,他真是個能幹到可怕的女性。」布魯斯努力的用坐四望五的外表演出軟弱無力的富家子的聲音實在讓東尼有想要大笑的衝動。
     
「目前史塔克先生的狀況仍稱不上穩定,偉恩先生,雖然手術確實很成功,但是他身上的傷......我真的不建議現在移動他。」相對於布魯斯,醫生倒是沒這麼浮誇了,因為確實他並不贊同東尼現在轉院,事實上這個爭執在辦理出院手術時已經進行過一次。
     
「責任的招喚,醫生,他的狀況可比我複雜多了,要同時當億萬富翁、花花公子慈善家還要當超級英雄,他哪來這麼多時間?我真的希望他學我悠悠哉哉的過活。」布魯斯的語氣誠摯到東尼都翻白眼了。
     
「我想我阻止不了你們,偉恩先生。」醫生嘆了口氣。「我相信您連轉院的交通安排都做好了?」
     
「偉恩企業專機,醫療直升機,到機場改搭偉恩專機直飛紐約讓史塔克企業的人接手,急救器材跟人員一應俱全,也算是不繼續給你們添麻煩了,這幾天想要偷偷溜上來的記者和犯罪份子應該不少吧?」
     
「多虧我們高譚醫院一向訓練有素,普通的宵小和偷偷摸摸的記者還難不倒我們。」醫生挑了挑眉,這可不是甚麼客氣話,高譚的瘋子比紐約的記者或羅斯手下那些行事死板的軍人要難應付一萬倍。「簽名吧偉恩先生,史塔克先生是你的了。」
     
「謝謝你的合作,醫生。」布魯斯偉恩露出百分之百營業用的笑容。
     
十分鐘之後,布魯斯成功的把東尼用擔架運上了直升機。
     
「你知道嗎?不管幾次,看到你那個布魯西寶貝的演技都會讓我起雞皮疙瘩。」起飛之後,東尼用力扯了布魯斯的領帶在他耳邊說著。
     
「閉嘴,東尼,我很久沒這樣幹了,近幾年我根本在隱居了,這一切都是你害的。」布魯斯扯回自己的領帶,然後把東尼的頭壓回去。
     
「好啦好啦都我的錯,但是我們為甚麼特地演這齣啊?」東尼撐起身子,往駕駛艙看了一眼,然後附在布魯斯耳邊說著,不過依照直升機的音量,他在後座說話駕駛艙應該聽不到就是了。
     
「我不想讓軍方發現我偷偷處理了他們的竊聽器,縱然我百分之百確定在高譚沒人敢動我,考慮到接下來我要做的事情,我並不想惹出多餘的麻煩。」布魯斯一邊說著一邊朝著艙壁按了幾個按鈕,一道隔音玻璃在駕駛座後方降下,這可不是甚麼常規配置。
     
「你接下來有甚麼顛覆美國政府的大計畫嗎?」東尼挑了挑眉。
     
「不,是保護地球的大計畫,事實上我已經保護一次了,在你被那個協議纏身的時候。」
     
「從高譚瘋子的手中嗎?」東尼顯然不相信。「我一直覺得你們高譚人瘋的有剩,包括你,親愛的布魯西,但是毀滅地球?那可還差得太遠,啊,不過上次你們隔壁大都會那個毀滅日倒是有點創意......慢著。」東尼閉上了嘴,在腦中組合著幾個問題,然後張大了嘴巴。「毀滅日,超人,超人死了!我是被幻覺超人救了嗎?」
     
「他復活了,外星科技,接下來如果你可以閉嘴聽我把話說完的話,也許在回到紐約前你可以聽完整個故事。」布魯斯避重就輕的說著,然後東尼做了個在嘴上縫拉鍊的動作,直勾勾瞪著布魯斯。
     
20分鐘後他們到達了高譚機場,布魯斯偉恩的故事也告一段落,他們用最快的時間把東尼抬上偉恩企業的專機,沒有任何看起來像是軍方的人追來。
     
「好,所以,讓我簡單統整一下。」上了飛機之後總算有足夠且安全的活動空間,東尼花了點時間脫掉他身上那套半露著屁股的病人服,換上了布魯斯幫他準備的休閒服。「地球有個叫做母盒的東西引來了叫做荒原狼的外星人,而且其實他早就在好幾千年前就來過了,然後你花時間找到了一個超速人(「叫他閃電俠。」)、一個博格(「正確來說是半電子人,鋼骨,無意冒犯,其實即使是我的專機仍不敢保證能抵擋的他駭入,所以客氣點。」)、一個人魚王子(「亞特蘭提斯的後裔,海王,他不是人魚。」)、一個公主女神(「完全正確。」),順便還復活了一個超人(「不是順便,東尼。」)來保衛地球。」東尼完全無視於布魯斯的補注,然後用著宛如受傷小鹿般的眼神望著眼前的年幼好友。「你居然不告訴我?我以為我是你的PLAN A!」
     
「第一,所謂的PLAN A是你自封的。」布魯斯揉了揉眉間。「第二,我並非沒有想到你,但你顯然身陷麻煩之中,蘇科維亞事件之後你的行程被各種告訴、求償、官司、政治妥協、官方演說填滿,我本來確實打算請你過來幫忙,但事情發生的當天....正好就是協議簽屬的當天,我這邊的狀況也很混亂,超人復活的當下並不穩定,聯合國又發生大爆炸......我就決定我們這邊處理了。」
     
「你知道如果地球毀了所有的問題都不是問題了吧?」東尼依舊瞪著布魯斯。
     
「是,我知道,只是當下我這邊混亂的程度非比尋常。」布魯斯別開視線,走到機上吧檯那兒倒了杯酒。「超人......是個豪賭,如果他能醒來,那他的戰力足以完成這件事情,如果不行......依照我的推斷,就算加上你整個復仇者聯盟,不含已經消失的浩克,都只能陪葬。」
     
「喔,布魯西布魯西,在我看來你簡直像是為了超人而神魂顛倒的少女。」東尼走上前去也拿了酒杯,但是在他能倒入任何酒精之前,蝙蝠俠眼明手快的將一瓶沛雅綠往裡頭倒。
     
「我欠他的,而且如果我放任你喝酒的話,我大概也會欠小辣椒一筆,所以別瞪我。」布魯斯將空了一半的礦泉水放在東尼手邊,無視對方努力投射過來的殺人目光。
     
「好吧,你搞定了一個全球危機,而且在除了當地人之外沒人知道的狀況下拯救了地球,說真的,很蝙蝠俠、很低調,是我就受不了,然後呢,這跟你剛剛說的,接下來的大計畫有甚麼關係?」眼神攻擊無效,東尼只好認命的喝水,說真的,就算沒受傷他也知道自己不可能在沒裝備的狀況下從布魯斯手上搶到酒或任何東西。
     
「我要建立一個聯盟,就,跟剛剛我說的那些人一起。」布魯斯將杯子靠到嘴邊,眼神毫無目的的盯在機艙富麗堂皇的的牆壁上,而東尼史塔克則看著眼前的男人笑了起來。
     
「我‧的‧老‧天‧爺,布魯斯偉恩,蝙蝠俠,二十年來占據高譚兒童噩夢榜首,告訴我超級英雄三準則是『1.保密、2.跟政府保持距離、3.絕不結盟』的蝙蝠俠,現在要結盟了?你真的是布魯斯偉恩嗎?還是被甚麼外星人給替換了?」東尼大笑了起來,甚至因此而扯到了腹部的傷口,但仍無法阻止他。
     
「笑吧,我就知道你會笑。」布魯斯扶著自己的額頭,試圖對東尼的訕笑置之不理,但東尼搭住了他的肩,用著宛如要笑到斷氣般的氣勢在他耳邊笑著,但就在布魯斯認真的考慮要不要打暈他之前,東尼突然停下了笑聲,將杯子與布魯斯的相碰,發出了響亮的聲音。
     
「那麼換我給你那句話吧,不要相信任何人。」布魯斯轉過頭去,只見東尼整個人靠在他身上,臉上那尚未痊癒的細小傷痕、瘀青以及隨著年歲爬上他眼角的皺紋都無比的顯眼。
     
「『沒有人真正的大公無私,沒有人不存在黑暗面,每個人都有他的弱點,毫無限度的相信別人比甚麼都危險,你手上永遠都要握有王牌,絕對不能掀開最後的底牌。』」東尼看著手上被他喝光了水的杯子,毫無意義的搖晃著它。
     
「為什麼我沒有相信你,布魯斯?為什麼我沒有聽你的話?明明我就......已經被背叛過了,為什麼我還是不能......就是聽你的勸?你是對的,蝙蝠俠永遠是對的。」
     
「......我也並非永遠是正確的,東尼,我殺死過一個無辜的人,我會記得這個一輩子。」布魯斯苦笑著,替自己又倒上一杯紅酒,理所當然的同樣給東尼礦泉水。
     
「無辜的外星人。」東尼別了別嘴,鬧脾氣似的補充。
     
「總之.....如果在不信任超人這件事情上我並不正確,那麼在不結盟這件事情上......也許我也不完全正確。」
     
「這把年紀才開始懷疑人生不是很好喔,布魯西。」
     
「沒資格說我,東尼。」
     
「但我是認真的,布魯西,我不是說結盟不好,只是......你要想清楚,有一天,他們可能會為了甚麼更重要的事情......站在另一邊。」東尼扯了扯嘴角,似乎想笑卻又放棄了,然後迅雷不及掩耳的搶過了布魯斯手上的紅酒,飛快的喝了下去。
     
「感謝你的現場示範,東尼。」布魯斯壓抑著翻白眼的衝動,把杯子搶了回來。「我有計畫,我會留下底牌的。」
     
「呵,蝙蝠俠永遠有計畫。」東尼笑了開來,把頭靠在好友的肩膀上試圖再搶奪一次紅酒,這次失敗告終。
     
「是啊,就像你一直下意識逃避聯絡佩柏,但是我已經請他兩小時後到紐約機場接你了。」
     
「......我覺得要是哪天你跟你的聯盟吵架,一定是你的錯。」
     
「彼此彼此,鋼鐵人。」


TBC對於看到這邊依舊不明白作者到底想表達甚麼,覺得這篇文超級無聊的朋友,我也只能跟各位說聲抱歉冏
因為這篇文,就是超級英雄,鋼鐵人,東尼史塔克應付那些不光鮮亮麗的無聊事,以及那些與他一樣要應付無聊事的人的故事。
毫無疑問的我有很鮮明的立場,我不會也沒有必要否認,因為我很明白生活中充滿著狗屁倒灶的無聊事,而內戰,就是那個你想要擺脫,卻又無時不刻環繞在我們身邊的無聊事─政治─的故事。(雖然MCU混雜了其他東西把問題給搞歪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