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塔克先生,我不會夢見電子羊。


[color=Red]主幻紅隱全員,時間線為內戰後到無限戰爭,算是處理一點我自己覺得很在意的劇情。

復三劇透慎


(1)
     
我還記得那一天,我知道了旺達離開了浮橋監獄,知道了那隻手機的存在。
     
那天史塔克先生顯得異常焦躁,電話響了好幾次,他乾脆直接讓星期五斷了基地的電話線,我好奇的問了原因,史塔克先生看了我一眼,花了十秒才開口。
     
「隊……羅傑斯劫獄,他把他們都帶走了,好樣的,我本來準備的律師都可以回家了。」史塔克先生額頭靠在手上,在我腦中資料庫的某個角落有著要我出聲安慰的建議,但有另一個角落要他安靜,反正史塔克先生不會聽,而我遵從了第三個想法。
     
「旺達也離開了?」我問了我「自己」想問的東西,至少,我覺得是自己「想」問的,我依舊並不是很能掌握邏輯運算跟思考之間的界限,史塔克先生再次看著我,像看著一個難解的謎。
     
「對,她離開了,跟羅傑斯一起。」史塔克先生如此回答,然後又看著我三秒。「你想要見她嗎?」
     
「我可以見她嗎?」我這麼回答,這有點像是個問句,但事實上更像是請求一個允許,請求一個命令,我的核心,那個佔據最多的部分,不是寶石,而是人工智慧賈維斯,讓我習慣事事都要尋求史塔克先生的許可,我一直都在試圖盡量讓這個習慣的影響減低,目前仍成效不彰。
     
「……我不知道她們在哪裡。」這不是一個正面的回答,但終究是回答。
     
「我明白了。」我點點頭 ,準備轉身離開,但史塔克先生叫住了我。
     
「幻視。」
     
「是的,史塔克先生?」
     
「……你,對於旺達……嗯……你喜歡旺達嗎?」
     
「……我,對她有好感。」我看著史塔克先生,邏輯告訴我這是個很合理的疑惑,他是我的製造者、我的父親,目前地球上唯一一個自律型人工生命體─我的監護人,他始終對於我的情感迴路十分感興趣。「人類的感情,對我而言,還是很陌生,但是,我對她有好感,超乎任何人。」我這麼回答,那是我能做出的極限,人類的感情複雜到超出我的掌握,我可以模仿或模擬那些,像是朗讀葉慈的詩或莎士比亞的戲劇,我能讓任何一個演員的表情在我臉上重現,但那並不代表我明白甚麼是「感覺」。

「好,很好。」但史塔克先生點了點頭,似乎接受了這樣的答案,毫無意義的應著聲,然後雙眼不再看向我,而是盯著桌子看。我順著史塔克先生的視線看過去,發現那是一隻完全「不史塔克」的手機。
     
「那是你的嗎?史塔克先生?」
     
「什麼?喔,這個,不,當然不是,這是……」史塔克先生瞬間閉上了嘴,彷彿在掙扎是否該繼續說下去,我沒有催促他,耐心似乎是他天賦的才能,畢竟他的核心是眼前的人二十多年來的人工智慧管家,那是構成他存在的要素。
     
而這次過得有點久,史塔克先生花上了一分零五秒才有了下個動作,他抓起手機扔給我,我接了下來。
     
「羅傑斯寄來的,有他的聯絡號碼,你直接問他旺達的狀況吧,至於他要不要回答你我就不知道了。」史塔克先生說完後起身,對我揮了揮手。「我去調整羅迪的義肢。」
     
我低頭看著手機,那是一隻即使是我都知道,老到大概只能在二手手機行找到的古董,我掀開上蓋,看了聯絡人名單,只有一個名字-史蒂夫羅傑斯。
     
我甚至沒有用上0.1秒來猶豫就按下了通話鍵,卻等了宛如一個世紀長的三聲鈴響才有人接起。
     
『東尼?』電話彼端傳來有點猶豫的聲音,幻視認得那個聲音。
     
「不,我是幻視,隊長。」
     
第二天,我向史塔克先生提出了一個要求。
     
「我能夠請三天的假嗎?史塔克先生。」
     
史塔克先生望著我,比起猶豫更像是觀察,然後他點了點頭。
     
「替我向旺達問好。」然後他頓了下,又補充道:「還有幫我向她道歉。」
 
史塔克先生很快地猜到了我請假就是為了見旺達,這是符合邏輯的推斷。
    
「好的,史塔克先生,另外,羅傑斯隊長有問起你的狀況。」我點了點頭,把通話中的其他事情也告知史塔克先生。
     
「喔?你怎麼回答?」史塔克先生挑起了眉,我認為比起羅傑斯隊長的回答,他更在意於我如何應對,其實,在賈維斯的資料庫中對於「不速之客」的通話有八十三種應對語氣,我只是挑了一種,史塔克先生實在沒必要這麼好奇。
     
「我……我判斷不應該透露太多狀況,因此我回答他,您的生命徵象穩定。」這是最後我挑出來的結果,我個人認為各種現象都顯示這是個洽當的回答。
     
沒想到,史塔克先生瞪大了眼睛,然後爆笑出聲。
     
「哈哈哈哈哈!這個回答太妙了幻視!我喜歡這個回答!」
     
我有些疑惑的望著史塔克先生,我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回答哪邊好笑,而且事實上,我自己都不能肯定我的答案是否完全合於邏輯。
     
「有一部分的我想告訴他您在西伯利亞受的傷相當嚴重並且尚未痊癒,我也想跟他說您本來替他們請了律師……但我無法確定您是否想告訴他。」

「不不,你回答的很好,真的,幻視,比我想像的更好,這樣就好了。」史塔克先生揮著手,再次望著我說道。「對了,跟姑娘約會記得要換衣服,還有,用現金,我應該沒給你開過戶頭……等下我請哈皮載你去領錢,至少帶個一萬美金在身上,記得先換成小鈔…你有辦法…更改你的外型嗎?幻視?」
     
「理論上可以,但是有必要嗎?旺達似乎不反感我的外型。」我有些疑惑。
     
「不是旺達審美的問題,孩子,你現在是要跟個還在輿論風尖浪口上,還被三個國家通緝的人約會,你顯眼過頭了。」史塔克先生別了別嘴。「至少把自己弄成有頭髮的白人,穿套普通的休閒服,知道嗎?」
     
「我明白了,史塔克先生,那您認為這樣可以嗎?」這決斷符合邏輯,說完,我將自己換上了金色的短髮及藍色的雙眸和白皮膚,史塔克先生點了點頭,又陷入了那種像是在觀察我的神情。
     
「五官都是原本的,那旺達應該也不會有太大不適才是……對了,那個,幻視,你……那個……我基本上可以確認,我跟布魯斯在設計你的時候,沒有…弄出突出的第一性徵…所以你…」史塔克先生用著與其說是曖昧不如說是尷尬的方式比劃著,這次輪到我想笑了,而我也笑了出來。
     
「我會學習。」
     
史塔克先生呆了一下,然後也露出了微笑。
     
「你看起來就像個人類,幻視。」史塔克先生走向幻視,在他肩膀上拍了一下。「約會成功的第一要訣,盡其所能讓女士開心,加油吧,孩子。」
     
「好的,爹地。」
     
「你成功讓我噁心了,幻視。」
     
幻視沒有頂回去,因為我看到了史塔克先生真心的笑容,那與賈維斯資料庫裡頭,某個遠去的時間一致。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