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後我依照約定回到了基地,當下史塔克先生並不在,星期五表示先生又被羅斯將軍找去開會了,在復仇者聯盟只剩下史塔克先生、我以及羅迪先生的當下,我其實非常懷疑協議的必要性,但史塔克先生似乎不這麼認為,這讓我有些疑惑。
     
我請星期五聯絡史塔克先生告知我回來的訊息,然後到廚房看看是否有東西可以拿來作為午餐使用,當然,並非給我食用的午餐。
     
對我而言,人類的許多技能我都能簡單的掌握,比如繪畫或音樂,我的運作機能能夠讓我的精準度誤差小於1微米,我能簡單複製出畢卡索或是莫內、孟克的名作,而且不單只是複製,我能夠拆解一百幅繪畫然後將每一幅都取出一部分然後組合成一幅完全嶄新的畫作,即使是最嚴苛的鑑定師都無法稱之為抄襲。
     
但這也是我的極限,對我而言,所謂「創作性」的行為才是最大的問題,我的資料庫以及這個身體能夠做到的事情讓我無法肯定我做出的成品是否真的可以稱之為「創作」,就像我剛剛說的,拆解一百幅畫作然後變成新的畫,即使不被發現,但是任何一個知廉恥的人都不會說是原創。
     
總之,這些技能的掌握如此容易又如此艱難,而其中,最讓我覺得難以掌握又充滿不確定性的,就是烹飪。
     
即使完全照著食譜走,我也無法肯定「少許」所代表的意義,我認為所有食譜都應該體會到這種不確定性所帶來的影響,但也不得不承認這樣的變因所帶來的樂趣。
     
我能夠理解每一份食譜中每一個成分所帶來的作用,幾公克的麵粉需要幾公克的糖發酵,但每一點微妙的變化都會帶來差異,雖然我不理解旺達所謂「媽媽的味道」到底是怎樣的味道, 但是如果旺達說西班牙海鮮飯的大蒜要加三顆,那加了兩顆就是不對的,辣椒粉也一定要用匈牙利產的。
     
不過,冰箱內的東西並無法製作西班牙海鮮飯,我不在的三天內,史塔克先生似乎完全沒有補充任何生鮮食品,冰箱裏頭有果汁跟已經過期的牛奶,還有應該是昨天訂購的披薩。
     
曾經這個冰箱塞滿了東西,娜塔莎小姐偶爾會自己煮羅宋湯,克林特先生會放進沒吃完的甜甜圈,羅傑斯隊長常常是負責看到冰箱有甚麼就拿出來煮的人,先生則負責填滿冰箱,確保永不缺貨。
     
我詢問了星期五史塔克先生大約何時回來,判斷如果我現在出去買材料的話,或許趕得上在晚餐的時候煮好西班牙海鮮飯。
     
這次我不會把肉桂粉當成辣椒粉了。
     
當史塔克先生回來的時候,我剛好將飯炒好,一切按照旺達的指導,她的「媽媽的味道」,但史塔克先生看到我煮飯似乎有些訝異。
     
「我的天,幻視你在煮飯?」他看起來相當疲倦,眼底下有著明顯的黑眼圈,當然,前陣子與美國隊長陣營對戰的傷痕也還在他身上,而且最後有一段時間史塔克先生離開了所有人,期間行蹤一片空白,回來的時候傷的更重,我們僅知道他在西伯利亞與美國隊長產生了最後的衝突,而史塔克先生不願意對詳情家以著墨。
     
「我......這幾天,跟旺達學了怎麼做正確的西班牙海鮮飯。」我盛了一盤給史塔克先生,自己也弄了一盤,我們都很清楚我並不需要食物,事實上,吞嚥食物對我來說完全是多餘的負擔,食物非但無法變成我的能量,一旦當我攝取任何食物,我就必須在體內將這些東西分解成我能運用的元素,然後把不需要的東西......「吐」出來,而且我沒有味覺,無法品嘗食物,攝食對我來說完全只是折磨。
     
「學做飯?這可不是我預料中你們會有的浪漫約會,還有,別刻意陪我吃飯,沒有必要。」史塔克先生坐了下來,觀望了盤子裏頭的飯好一陣子,然後謹慎地用湯匙舀起一口塞進嘴裡,我看著他的眉頭從深鎖到舒展,然後微笑著點頭。「不錯啊,幻視。」
     
「旺達很認真地教我,當然他告訴我不要隨意更改她的配方,基於我沒有味覺,我認為她的要求非常正確。」
     
「看起來你們有個愉快的約會,可以告訴我內容嗎?當然,如果你不想說的話......」史塔克先生一邊吃飯一邊說話,從他的動作和神情看來,我做的飯應該確實沒有問題,這讓我鬆了口氣。
     
「我......很樂意與您分享我的假期,我們去釣魚,然後,在日租公寓煮飯、看電影,並且針對我的第一性徵做了詳細的規劃。」
     
然後,史塔克先生不知為何嗆到了,我連忙打開冰箱將柳橙汁遞給他,他急著灌下去之後咳得更嚴重,桌上一片狼藉。
     
「你還好嗎?史塔克先生?」
     
「咳咳、咳咳咳......」他比著手勢要我等他,我擔心他是否可能需要哈姆立克法,不過顯然沒有這麼嚴重。「慢著,我剛剛聽到.....你跟旺達.....研究你的第一性徵?」
     
「是的,關於大小、質感、長度以及角度,都經過了詳細的研究,畢竟她才是使用者,我認為完全尊重她的意見是合於邏輯的。」
     
更奇怪的事情來了,史塔克先生開始大笑,而我不認為我剛剛說了任何好笑的事情。
     
「哈哈哈哈哈哈!我的天啊!這個我真的沒想到!哈哈哈哈!我的老天!我真想看那個場景!」史塔克先生拍著桌子大笑,我但我不只不覺得有趣,甚至還有點惱怒。
     
「我不認為您應該在那個場景中,畢竟我跟旺達都赤身裸體,您顯然不應該出現在旺達裸體的地方。」
     
「哈哈哈哈!我知道、我知道啦!我才不要出現在她裸體的地方!只是.....哈哈哈哈!這我真的沒想到!笑死我了!我一定要跟羅迪說!」
     
史塔克先生依舊大笑不止,我有些後悔跟他談論這個了,仔細想想,人類把性作為私密的話題,不應該隨意地拿出來談,但史塔克先生作為算是我父親的人,我也並非隨意談起,想來是我還是太不明白人類了。
     
於是我決定留著史塔克先生一個人笑,把所有的海鮮飯都放在鍋裡推到他眼前準備離開,但這時他反而叫住了我,雖然好像還停不下笑意,但至少冷靜下來了。
     
「嘿,慢著幻視,抱歉我太失禮了,是我不好,我不該笑的,只是......你得知道這真的很奇特,沒有多少女性能訂做男友的第一性徵的。」史塔克先生抹了抹眼角,居然笑到掉眼淚了。
     
「我無法理解人類的幽默感,我相信我現在的感情應該是你們所說的惱怒或是尷尬,但我能接受您的道歉。」
     
「那真是謝謝你的寬宏大量了,順便一說,這真的好吃,謝謝你,我會留一份給羅迪。」
     
「謝謝您的誇讚。」我大方地收下了稱讚,用人類的談判技巧來說,順勢地提出了要求。「我想順便跟您商量,一個月後......我能再請一次假嗎?」
     
明顯的,人類的動作停滯了。
     
也許那對人類而言是不易發現的微妙停頓,但對我而言,即使是0.01秒的停滯仍會被放大成五萬倍,也許我的身體無法超越音速,但我的思想卻在0與1的世界中有著光速以上的運算成效,如同駭客任務的主角一樣,只要我想,世界就能在我面前停頓。
     
但史塔克先生依舊盡力保持自然地把舀起來的飯送進嘴哩,然後思考著甚麼似的敲著桌子,我在想如果他吐出了反對的話語那我應該怎麼應對,賈維斯的資料庫妙語如珠,我想要組合出合於邏輯的反駁並非絕無可能。
     
但是就在我組合出第一百三十七種可能反應時,史塔克先生點了點頭說道:
     
「好,也是三天嗎?」
     
「......我以為您會拒絕?」我將自己的疑惑說出了口,史塔克先生諷刺的歪了歪嘴角。
     
「你一臉準備想出三百六十五種方法來反駁我的樣子,拒絕也沒用吧?」
     
「正確地說我剛剛組合了一百三十七種。」
     
「哼哼,你就去吧,反正在這邊也沒甚麼能做的,總不能關你禁閉。」史塔克先生看了看因為嗆到和咳嗽而被他弄的一片凌亂的桌面,隨手抽起一旁的面紙擦拭著。「我認為跟旺達接觸有助於你的成長......畢竟你是特別的存在,不管是我還是......布魯斯,都無法確定以後你到底會怎樣,交女友可是人生的重要經驗,而且你馬上就學習製造了好用的第一性徵......這可是出乎我預料之外的迅速。」
     
「謝謝您,史塔克先生。」我望著他,誠摯的道謝。
     
「不用謝,當個開明的父親是我的理想......不過我會在其他時間壓榨你工作,做好覺悟吧,幻視。」
     
「沒問題,史塔克先生。」
     
我想,我應該做出了人類微笑的表情吧。
     
TBC
我就是想寫幻視跟旺達一起討論GG的事情(炸)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