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伊斯坦堡是個美麗的地方。

        
我一樣早了當地時間一個小時來到伊斯坦堡,對周遭環境進行了簡單的安全確認,查察有無任何疑似警方和特務機構等地電磁頻段。
        
當然,在土耳其首都的熱門觀光景點的周圍有不少電磁波環繞,無數的訊號奔走,不過經我一一檢查後並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訊號,然後我到了約定的米賀里餐廳,此時餐廳尚未開業,我在附近找了長椅坐下,眺望著馬路彼方的聖索菲亞大教堂。
        
在確定要約在聖索菲亞大教堂之時,我就搜尋了關於聖索菲亞大教堂的資料,伊斯坦堡作為世界上唯一橫跨兩個大陸的大都市的宗教重地,聖索菲亞大教堂早在公元532年以前就有了雛形,後來經過拜占庭帝國、鄂圖曼土耳其帝國、土耳其帝國及數次紛亂、戰火與統治更替後,聖索菲亞大教堂多次增補重建,目前雖然有教堂之名卻無教堂之實,而是做為博物館對外公開。
        
我試圖猜想,羅傑斯隊長挑選這個地方讓我跟旺達會面是否有特殊的意義,是否他希望我跟旺達作為兩個分裂團體的橋樑?
        
我沒機會問他,會許等下可以問問旺達怎麼想,我同時也想問她願不願意回來,而不是一直奔波流浪。
        
我將自己的感應器放到最大,持續搜尋有無可疑的電波,一邊搜尋著網路上所有的伊斯坦堡遊記複習等下帶旺達去旅遊的行程,雖然當初旺達也常常跟著隊長到處跑執行任務,但觀光跟任務畢竟是不同的。
        
在0936分時我看到了她,從港口的那一端走了過來,她穿著上次的阿巴亞,用頭巾遮住了半邊的臉,地中海的陽光在她的頭上灑落,斜射的光線讓她的五官更加分明,她老遠就看見了坐在長椅上的我,邁開了步伐闖過馬路,她的眼睛因為光線而閃著墨綠的光輝,我伸出手捧住她的臉頰,在她額頭印下一吻。
        
「我好想你,Vis。」她伸出手環住了我的腰,同樣是回教國家,但身在旅遊勝地的伊斯坦堡,沒有多少人投來不友善的視線,我將手往下挪,好讓我整個人能完全的抱住她,我多希望就這樣和她貼在一起不分離。
        
「我也想你,旺達。」這一瞬間我想拋下所有的行程,我認為所有的旅遊書都該焚毀,所有的旅遊建議都滾一邊去,我想找個旅館跟她就這樣貼在一起,甚麼都不做也沒有關係,就這樣聽她說話,聽她喊我的名字,感覺她的存在,與她一直在一起。
        
「你來的好早。」旺達稍微拉開了一點距離,但我們仍然把手放在對方的身上。

「我沒有休息的必要,我認為早一點到確認現場的安全是必須的,地中海的朝陽也很美,明天我們可以一起觀賞。」
        
「那我們晚上可不能太晚睡了。」旺達咯咯的笑著,臉頰泛起一抹紅暈,她的心跳與身體反應告訴我她正在害羞,但我不太明白害羞的原因,早睡是良好的生活習慣,沒有必要害羞。
        
「早睡很好,那我們是否先去找旅館?還是跟上次一樣住日租公寓?」
        
「我喜歡日租公寓,我們可以做點地中海料理來吃,」
        
「地中海料理很好,我搜尋了附近的日租公寓套房,有兩三間視野良好,能夠看到博斯普魯斯海峽的公寓還有空房,來去看看吧?」
        
「沒問題,但是在此之前讓我先吃點東西,走吧,我們去附近的Pelit買些東西吃,附近有Pelit吧?」旺達側過身,不在與我面對面而是站到了我左手邊,失去了大部分接觸面積的我感到有些失落,但她很快地握起了我的手,我也回握她。
        
「有的,過兩條街,請容我帶路。」我查到了方向,與線上地圖做了對照,以稍稍快一點的腳步帶著旺達一起走,但我們的步伐並不快速,十點的陽光還不算毒辣,海風吹拂而過的同時也帶來了柑橘的香氣,但那只是「我認為應該有柑橘香」而已,我的傳感器分析著風中的成分含有微量的乙酸正辛酯,可能是某些店家使用的柑橘味香氛隨風飄了過來,或是因為路邊開始擺出來的水果攤有太多柑橘類的關係。
        
「你最近還好嗎?Vis?」旺達隨口問著,對於久久才能見一次面的我們來說,這可能會是我們每一次見面的第一個問句吧。
        
「我很好,紐約很平安,但是你們似乎很忙。」我這麼一說,旺達發出了明顯的嘆息,肩膀也垮了下來。
        
「是啊,到處都在清剿九頭蛇基地,他們說的─你砍了一個頭,就有兩個頭生出來。其實花的時間大多都是在找線索,擬訂計畫,說真的,雖然提恰拉很幫我們的忙,但我們不能一直......」說到這邊旺達突然驚恐地瞪大了眼睛,我連忙再次地將感應器放大,確認周遭有無任何威脅行動,然而我沒發現任何可疑的狀況。上次旺達帶的監聽串珠也在她身上順暢的運作,現在我知道那是羅傑斯隊長給她的,自然也就不把那個列為可疑傳輸了。
        
「有任何問題嗎?」我疑惑地問著,旺達又嘆了口氣。
        
「我真討厭這樣,要一直小心跟你說的話......喔,天啊,為什麼我必須這樣。」旺達一邊說著一邊往我身上靠了過來,我更加放慢了腳步,與她緩緩的並肩而行。
        
「其實你不用這麼擔心,因為事實上,我們大概能夠掌握你們的行蹤,而且史塔克先生知道瓦干達在資助你們。」我思考了一下,猜想讓旺達認為自己洩密的部分大概是提恰拉國王的幫助吧,但事實上,提恰拉國王在這方面早已跟史塔克先生坦承。
        
「甚麼......?」旺達又更加緊張了,我稍微捏了捏她的手,希望她能放鬆下來。
        
「我不清楚確實的情境,但史塔克先生確實知道是瓦干達提供你們協助的,當羅傑斯隊長與巴恩斯先生離開的時候就知道了,而且是提恰拉國王主動說明的。不過你們最近的行蹤並非提恰拉國王提供的,而是調查的結果,各個國家的情報機構跟軍方都還在搜捕九頭蛇,先生這邊有第一手資料,只要跟各國傳來的資料比對被清剿的據點資料,就不難判斷哪些是國家機構出手,哪些是你們的手筆。」我頓了一下,有點猶豫該不該說,畢竟對方還在監聽,代表我說了可能會影響到日後我與旺達的約會,但我不想欺瞞旺達,這世界上並非只有說謊才算欺騙。「而且,你們在地中海沿岸停留了三個月,這讓追蹤你們的行蹤變得很容易。」
        
「這......」旺達的臉色因此而變得蒼白,我停下腳步捧起她的雙頰,將額頭靠在她的瀏海上。
        
「請不要害怕,史塔克先生不會危害你們,如果他真的要逮捕你們,他早就做了,史塔克先生不斷地修正協議中不合理的條規,目的是鬆綁到能給予英雄們最大的行動自由,又能確保大家負起責任......而且,我想......羅傑斯隊長,應該知道,只要你們還用昆式戰機移動,史塔克先生就能知道你們在哪裡,目前的經緯度應該是保加利亞的西南方,我沒說錯吧?」
        
「我的天啊......我還以為......」旺達低下頭,似乎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但很遺憾的,除非他們打算放棄昆式戰機,或是有辦法將昆式戰機上的系統全面翻修,不然就無法避免。
        
「你還有其他想要知道的嗎?我都可以跟你說,不過也許我們可以到Pelit再聊,你的血糖有些低了。」我再次將她抱入懷中,我喜歡這個觸感,我的皮膚感壓器和溫感器都對此感到愉悅,嗅探器告訴我她的頸後是橙花醇味道,非常適合旺達。
        
「你甚麼都告訴我,史塔克不會生氣嗎?」旺達似乎也平靜了下來,她在我懷中笑著,那從肺部傳出來的震動令我愉悅。
        
「他從未禁止我向你提起任何事情,附帶一提,他對你的地中海炒飯評價很高。」
        
「你居然煮我的媽媽味道西班牙炒飯給他吃?」旺達突然往後退了一步瞪著我。
        
「不可以嗎?你並未禁止我這麼做,如果你不喜歡,那麼我就不會再做了。」我有點疑惑於旺達的反應,但如果她不喜歡,那就不要吧,我相信史塔克先生不會在意餐餐吃外賣,更何況三個月來我其實也只下過三次廚而已。
        
「......你會覺得我很小氣嗎?」旺達的眼眸稍微垂了下來,我相信這種情緒反應被稱為「沮喪」,我不希望她沮喪。
        
「我不知道為什麼要覺得你小氣。」
        
「......我知道我該放下,但......終究......我沒有辦法,我看著寫著史塔克的炸彈在我們家落下,我還是沒有辦法......」她將頭靠在我的肩膀上,我們在人行道的中央擋到了不少人,但我不想催促旺達移動。
        
「沒有關係的,雖然我沒有父母,但我知道失去父母的痛和恐懼是人世間最讓人類難以放下的情感,你不需要喜歡史塔克先生,我也不會再做你的媽媽味道的西班牙炒飯給史塔克先生吃,如果你希望,我甚至不會再下廚做任何東西東西給他吃。」我輕撫著旺達的頭髮,這並非一個難以辦到的承諾,事實上,我真的挺少弄出可以吃的東西的,旺達給我的食譜是唯一我真的能夠弄出來的食物,而不是廚餘。
        
「他會恨我的,我搶走了他的乖寶寶幻視。」旺達再次笑了,啊,這震動是如此令人愉悅。
        
「技術性上來說,你並沒有搶走我,旺達,雖然我會很樂意的。」我抱著她,感受她越加滿溢的笑意。
        
我想,這種感覺應該很接近人類所說的幸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