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仇者聯盟][幻紅][全員]史塔克先生,我不會夢見電子羊(5)下

  但是,一周的時間過得如此迅速。

 

  我們在清晨甦醒,看望博斯普魯斯海峽的朝陽;我們在晨光中遊船,聆聽清真寺喚拜的廣播;我們在白日穿過街市;我們在夜晚彼此探索。

  Wanda總愛說我是奇蹟,但在我看來她才是奇蹟的組合,她堅強又脆弱,熱情又溫柔,博愛又無情;她不在我面前隱藏她脆弱或卑劣的一面,正因如此她對我而言是這麼的高潔。

  她對我訴說她的不安與惶恐,對我訴說她其實並不這麼願意跟著Caption Rogers剿滅九頭蛇,她仍記得自己沒控制好能力的後果,她時時刻刻想著自己是否一個不小心又會傷害到別人,而想必隊長也有同樣的疑慮,因為只要是靠近人跡的據點他們就不會帶上Wanda出任務。

  想證明自己的心與不信任自己的心衝突,意外的內疚不會因為一句「不是你的錯」而消失,但是她又害怕面對這個錯誤,無論是內心還是現實都裹足不前。

  「我想過要請瓦干達審判我,畢竟那是他們的人民,可是當我面對T’Challa時,該說出的話卻卡在喉嚨說不出口,我害怕被審判,Vis。我是個膽小鬼。」

  「那並不是你的錯,Wanda。」我將她抱在懷中,她的背緊貼的我的胸膛,心臟的搏動透過肌肉與皮膚傳導,彷彿連我都有了心跳。

  「你跟隊長說一樣的話,但……我沒有傻到分不清楚安慰與現實,Vis。」她將身子往我的懷裡又更縮了一點,身體裏頭埋著龐大力量的她不論是手腳還是髮絲都無比的纖細,我希望能夠用我自己隔絕她與世界的惡意,但我知道自己無能為力。「但我還是害怕去面對,我這樣是不是很卑劣?」

  「不,你只是個普通的人類,Wanda。」

  「普通的定義也混亂了呢,我可是大規模破壞兵器。」她低著頭笑,白皙的頸子宛如天鵝的頸項。

  「我是認真的,Wanda,你跟普通人類一樣,會犯錯、會逃避、會害怕,能力並非定義你的東西,你的心才是,你不是甚麼破壞兵器,你就是……你。」我親吻著她的頸子,薄博的皮膚下血管跳動著,人類的堅強與脆弱就包裹在這個身軀內,她只是「普通人」。

  「而你是個奇蹟,Vis,如果有甚麼事情是我必須感謝Stark的,那就是他創造了你。」她半回過頭望著我,鐵灰色的眸子底閃著墨綠色的光。

  「我也同樣感謝他,讓我能出生在這個世界,遇見你。」我吻著Wanda柔軟的唇,內心帶著全然的感激。

  但這些感激在時間結束的時候是如此的容易灰飛煙滅,我厭惡那個讓我們分開的法案及戰爭,即使Mr.StarkCaption Rogers目前達成了奇怪的平衡,但所有的影響仍在,或說,會無止盡的持續。

  「你願意跟我來嗎?Vis?」在我們分手的那個夜晚,她握著我的手望著我,在我知道這是必然會出現的問題。

  「很抱歉,Wanda,我愛你,但我無法同意Caption Rogers的立場,我不能離開Mr.Stark。」我知道這是一個很糟糕的回答,但我無法對她說謊,她的眼睛泛著淚水。

  「即使那個法案會把我關起來?」

  「Mr.Stark盡其所能的保護所有人在協議下的權力,用他的說法是─讓穿西裝的鱷魚保護超級英雄。我看過那一疊被扔在律師團桌上的訴訟策略,只是現在都用不到了,而Mr.Stark也不打算逼你們回來,事實上,Mr.Stark用了最大的努力確保你們行動自由。」

  她咬著下唇,抬起眼睛望著我。

  「你口口聲聲Mr.Stark。」

  「他是我的創造者,而且……依照我的運算結果,即使蘇科維亞法案不推出,世人對超級英雄的惡感也只會越來越強,總有一天會到達不可收拾的地步,這個協議,在可見的未來中,是最可行的結果。」

  「如果沒有協議,那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Wanda似乎有稍微聽進去我所說的。

  「狩獵,超人類狩獵。」我說出了我的推測,她的臉色因此而蒼白。「人類害怕與他們不同的東西,尤其是那些與眾不同又無法理解的事情,中世紀的女巫狩獵就是來自於此,這件事情終究會發生。」

  「即使我們……不,他們……Stark、隊長他們,曾經拯救地球?他們擊退了外星人。」Wanda似乎感到難以置信。

  「即使他們曾經拯救過世界。」我點點頭。「過去的成就不能保證未來的成功,我的電子腦中保存著部份的奧創,並不是只有他做出『復仇者不應該存在』的結論。」

  「Vis…… 你……」她的雙眸如同深潭驚起了水波,她的手指劃過我的臉龐,紅色的力場如同水波在她指尖流動。「你不是奧創。」

  「我比奧創更好。」我如此回答,這讓她笑了起來,彷彿我說了什麼很幽默的話,人類真是複雜難懂,但只要她願意笑,即使我不懂她為何而笑也無妨。「所以我有同樣的結論,也不會覺得應該毀滅復仇者聯盟,我認為用法令加以規範符合邏輯。」

  「但是你們一邊說著符合邏輯的原則,做著違反規則的事情,你偷偷跟我約會,而Stark放縱你。」彷彿抓到了我的小辮子,她笑得有點開心。

  「我也曾經為此困擾。」我撫上她貼在我臉頰上的手,輕吻著她的手指。「但我相信,對人類而言,讓感情超越邏輯是常有的事情,我對於自己越來越像人類這件事情並不感到羞恥。」

  「你下次應該學學人類的謙虛,Vis。」她咯咯笑著,眼眸中閃耀著真正的愉悅。

  「等我學會你的紅扁豆湯吧。」

  那是Wanda禁止我做西班牙炒飯而提供給我的替代料理,她允許我做這道給Mr.Stark吃。

  我認為這是善意交流的第一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