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在今天po這篇好像有點機車....(汗)
可是會想把這篇寫出來也是因為上一篇的關係,我怕我不寫會忘掉....
所以,知曉本神話內情的人,請慎入....

要說的不是COSMOS這張專輯,而是COSMOS這首歌
這個神話啊.....有在逛PTT VB版的應該就知道,如果有在看對岸一個BT站的應該也知道
神話出現在BT於SWEET STRANGE LIVE中,5月8日、5月9日為最終公演
SWEET STRANGE LIVE是BT在1998年舉辦的巡迴,
這首歌,在最終公演中,成了一個神奇的神話
而這個神話,也收錄在SWEET STRANGE LIVE的DVD之中
坂口健也在他的網站sakaguchi ken factory上,說了當天神話的誕生
關於這個神話的故事的部份,來自sakaguchi ken factory(點進去的時候小心被嚇到XD,翻譯部分可見Erevus Majores)、以及PTT VB版 D大所提供的資料(請見精華區BUCK-TICK部分)


但是,在我把這個神話明白的說出來之前,請容許我說一下我對這首歌的感想

一開始,我對這首歌根本無感(炸)
COSMOS這首歌就收錄在COSMOS之中
有點類似水晶琴+電音的背景音說真的並不是相當的吸引我,
雖然說旋律不錯,BASS的運用也相當有趣,那種類似低哼著旋律的BASS處理相當的別樹一格
給人一種宛如漂浮於宇宙中的感覺
但是要說印象深刻,在BT眾多名曲中,存在感並不是相當的強

只是,在我看到SWEET STRANGE LIVE中的COSMOS之後,我徹底的被擊倒了
說句老實話,那是我第一次聽到BT的曲子會想哭(雖然我聽的順序很怪.....汗)
沒有多餘的修飾、沒有多餘的裝飾,乾乾淨淨的,櫻井敦司的聲音
櫻井敦司清唱的COSMOS
而在那個廣大的武道館中,底下的觀眾們,一起拍著手,在敦司停下歌聲的時候,整齊劃一的接著唱下去
接著,IMAI的吉他淡淡的、輕輕的、襯在敦司的歌聲後頭
把這首COSMOS襯的宛如聖歌
那是一種會讓人全身起雞皮疙瘩的畫面
彷彿整個會場都成了Buck-Tick這個樂團的一部份,都成了COSMOS的一部份
是神祕的宇宙、也是盛開的大波斯菊
而這首COSMOS的SSL LIVE版本,就這樣成為BT的神曲之一

那...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那一天,是HIDE告別式的隔日

而在LIVE中,器材莫名奇妙的發生大當機
IMAI的吉他跟U-TA的BASS都發不出聲音,整個狀況詭異至極
而在LIVE中斷的狀況下,敦司拿起了麥克風,唱起了無伴奏的COSMOS
唱完了一段之後,IMAI復活的吉他,以“管風琴似的聲音”輕輕的加入了演奏
結局是成就了這個神曲COSMOS

其實在SSL中,BT唱來獻給HIDE的是當時還沒有發片的“月世界”,
而“月世界”這首歌,是他做來獻給一名在車禍中身亡的朋友的
但是在我稀少的腦容量中,卻一直記成是COSMOS
就是因為那奇特的事故的關係

沒人能夠解釋當天的舞臺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也許只是偶然,也許是......

其實我一直認為,IMAI是個不善於處理悲歌的人
他的悲歌總給我一種不乾不脆的感覺,似乎總是沒有訴諸於徹底的悲傷
除了LONG DISTANCE CALL的專輯版就可以直接把我催淚之外,其他像是雨歌或是RAIN都不行
雖然我說SAKURA是有些欺負人似的要人哭的感覺,卻也因為那速度跟旋律的關係,
給人的感覺是壓抑大於悲傷
雖然很好聽,但就是不徹底
我想,這大概是因為他不喜歡悲傷的關係
也許,他也不善於悲傷
而他獻給亡者的歌,也不著重於悲傷
所以他給敦司亡母的SAKURA,好像在催促著什麼的感覺大於悲傷
他寫給亡友的月世界,宛如身在夢中的漂浮感也大於悲傷

也許,他覺得根本沒有什麼好悲傷
在IMAI的概念中,人死後是回歸宇宙的
也許他認為,未來他們會在宇宙中相見
所以,沒有什麼好悲傷的吧?

也因此,COSMOS這首奇蹟的LIVE版本,也不悲傷
而是閃耀著一種宛如生命誕生於宇宙中,神秘又隱諱的光芒
那是一種在偶然之下產生的意志的結合
奇蹟的誕生、神話的瞬間
這樣的奇蹟,就算刻意讓再次的直接清唱cosmos,也辦不到吧


是說在這個很多人都收到天使DVD而歡欣鼓舞的現在我居然在寫這個.....
..........這麼說來天使的發行日也.....

全站熱搜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