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有一封新訊息─完結篇


  從那天起,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伊耳謎一回家,就把自己關進禁閉室裡。
  他的父親問他原因,他只說:「我做了不該做的事情。」
  
  他穿的是路上隨便搶來的衣服和鞋子,那見旗袍卻也帶了回來,他甚至把手機帶進禁閉室裡。
  一天又一天,他看著手機閃著來電顯示和簡短訊息通知,卻不敢接也不敢看。
  只是他知道,發信的人一定是西索西索西索......

  他不敢看。
  他怕看了之後他會動搖。
  他不該再見到那個人。
  他甚至該把手機丟掉。
  可是他不但沒丟還天天看著他,那件黑色的旗袍甚至還在他身邊。

  一直到手機沒電,他還是盯著他一整天。

  『那,伊耳謎,這手機給你。』
  『我不要。』
  『不要這樣嘛~~伊耳謎~~有這隻手機,我就能隨時給你工作了~~』
  理由很合裡,他收了。
  可是西索沒告訴他這隻手機的號碼,所以這隻手機也只有西索會打。
  

  那個人,是這樣肆無忌憚的闖入他的生活,任意打擾他的一切。
  他告訴他世界沒那麼無趣,不是只有殺人和錢。
  和他在一起,靈魂的深處似乎有什麼被挖了出來,赤裸裸的攤在他眼前,任他塗上各式色彩。

  伊耳謎縮了下身子,抱著雙膝,將頭深深的埋進去,像是把自己裹在一個黑色的蛋殼裡。
  他從小就喜歡這個姿勢,因為這樣好像就可以什麼都看不到、什麼都聽不到,他可以自己保護自己。
  可是那個魔術師總是跑來敲敲蛋殼,等他醒來,然後說聲:「早安啊~~小伊~~」

  那一晚,那耀眼燦爛的火樹銀花閃入他的心底,那是他的世界沒有過的光芒。

  像魔術師一樣。

  那煙花炸開了他的蛋殼,讓他的靈魂赤裸裸的顯露出來。

  當西索吻上他的時候,他本能的想掙扎卻掙不脫。
  西索的身上有一種濃烈的男子氣息,還有一種麝香似的氣味,以及他最熟悉的,淡淡的血腥。那人靈活的舌撩撥著他的情感、慾望,引領他前往未知的領域。
  同樣的熱吻其實早就出現過,可是那時他一點感覺也沒有,甚至沒有掙扎的必要,因為他把自己保護的很好,在厚厚的殼裡。

  可是......

  這個魔術師,真的沒有所謂不可能嗎?

  他終於成功的把他拖出來、敲破了蛋殼,而且還不只對他說了聲早安,甚至還進一步的佔有他。

  那一剎間他的武裝幾乎完全被剝除,他真的有要放棄一切,任意識浮沉的打算。
  可是西索的舉措讓他不安,那想要放棄一切的感覺令他害怕。他好像是浮沉在一個沒有重力的虛空之中,無著力處;又好像在黑暗裡面對一隻張牙舞爪的野獸,而他卻不知道牠的真面目。

  他怕。
  所以他離開。
  他不能再任靈魂如此赤裸。
  他必須離開。

  他又回到他的籠裡,重新建構一個蛋殼。
  這一次,絕不容許任何人打破。

  他是伊耳謎‧揍狄客。
  揍敵客家族的長子,一個優秀的殺手,弟弟們的好榜樣。
  只要這樣就可以了。
  他不需要別的身分。
  比如說,某個魔術師口中的:「親愛的小伊」。
  不需要。

  可是他忘了。
  忘了被他留在身邊的手機,忘了被他留在手邊的旗袍。
  他忘了最堅硬的堡壘總是由內部攻破。


  「伊耳謎!伊耳謎!!」
  高亢的聲音伴隨著鐵門開啟的聲音,伊耳謎站起身,瞬間完成精神上的武裝,那雙眼睛依然平靜無波,那張木偶般的臉孔依然毫無鬆動。
  「什麼事?母親。」
  門「碰!」的一聲打開,出現在眼前的果然是他的母親,只見她以跑百米的速度衝上去拉著伊耳謎道:
  「伊耳謎!外頭有個人闖進來!把梧桐他們都打傷了!說是你的朋友!這是怎麼回事!?」
  「朋友?」伊耳謎反問,這是他所不熟悉、也不曾擁有的名詞。「我沒有朋友啊。」
  腦袋裡突然閃過某個有橘紅頭髮的影子,僅僅一剎,跳過。


  「所以我說嘛,伊耳謎最乖了!老公!那個傢伙說謊!你去把他殺掉嘛!」
  伊耳謎抬眼一看,不知何時,他的父親已經站在母親身後。
  「那個人,是魔術師西索。他,不是你的朋友?」
  席巴望定了伊耳謎,那雙深沉的眼睛彷彿要看穿一切,卻被伊耳謎完美的保護阻擋。
  「他,是我的錯誤。」這是伊耳謎的回答。  
  「那,去把你的錯誤糾正過來吧。」勾起一抹帶著深沉意味的笑,席巴下了這樣一個命令。
  「是的,父親。」他從來沒有,拒絕過父親的命令。


  伊耳謎伊走出家門,就聽到相當壯大的爆炸聲,他知道那是他兄弟的傑作。
  他拿出手機,換上方才帶上的電池,啟動定位功能後,走向樹海的某處。

  
  「小伊~~」西索出現在他面前時,衣服已經是破破爛爛,身上處處見血,可是那笑容,一樣是欠打的刺眼。
  當然,不管他再怎麼厲害,他闖的都是枯枯戮山,幻影殺手的家啊!
  
  「為什麼要來。」伊耳謎毫不動容,手上的念釘、身上的殺氣,全都處於備戰狀態。
  「來找你啊~~小伊~~誰叫你都不回我電話~~」西索停下了腳步,他很清楚這時候只要往前一步,伊耳謎就會不客氣的殺掉自己。
  「那一晚,還不夠嗎?」西索偏了偏頭。
  「你該知足了。」
  西索不語,望定了伊耳謎,任他說下去。
  「你本來就是個善變的人,我不知道你為什麼這樣對待我,但是,夠了。你不需要我,你是個自由的人,你和我不同,也許你會這樣對待我只是覺得好玩,但是我不是你的玩物,反正你也玩過了,放手吧。」
  西索聽他說完,便低聲的笑了,笑聲逐漸的轉向高亢刺耳、響徹雲霄。
  「啊~~伊耳謎~~你真是太~~~~可愛了!你說教的時候,都會有主辭錯亂的傾向呢~~」
  「什麼......」伊耳謎的表情顯的有些狼狽,顯然是完全沒料到西索會是這樣的反應。
  「我是很善變沒錯,老把你約出來也的確是為了好玩,但這並不代表上過你一次後就玩夠了。」
  「你認為我還會任你玩嗎?」伊耳謎的表情難得的沉了下來,殺氣如煙霧一般的散出。
  眼前這個人,果然是把他當玩具!想也就算了,居然還說出來!他到底把伊耳謎‧揍敵客當成什麼!?
  伊耳謎的心中剎時充滿了憎恨、怨氣,那是他從來不曾有過的負面感情,一剎間排山倒海而來!!手一揚,念釘就要出手!

  「我迷上你了,伊耳謎。」
  就這麼一句話,伊耳迷的殺氣凍住了。手也停在半空中,不知如何是好。
  反而是魔術師,笑的又燦爛又開心,還有點計謀得逞的味道。
  「我自己也很訝異,本來正如你所說的,跟你上過一次床就該算了,這也是為了維持我們之間良好的互動。」魔術師居然把他們之間的詭異狀況稱之為良好互動!「可是我起床看不到你,突然覺得很不舒服。」
  西索撮著下巴,彷彿在思考什麼。
  「其實跟你上床並不算愉快,你漂亮歸漂亮,可是動不動就要打要殺,我一邊上還要一邊提防。」
  伊耳謎一聽,只覺得血液全往頭上衝,那一晚的情景訪若歷歷在目。
  「可是,不會膩啊!」
  「看著你,不會膩呢!」
  西索笑著,伊耳謎看著。
  「所以,我來了,我知道,你一定沒看我給你的短信。」
  伊耳謎無意識的點點頭,喃喃的道:
  「你就為了這個理由,到我家來,受這樣的傷?」
  「你知道,只要我高興,我可以做任何事~」
  伊耳謎望著傷重的西索不發一語,殺氣早已消失無蹤,兩人之間,除了微風輕揚的髮絲,和西索流淌的鮮血之外,時空訪若停滯。
  良久,伊耳謎才開了口。

  「你過來,衣服脫掉,坐下。」
  西索一聲不坑,照辦。
  西索一坐下,伊耳謎雙手念釘齊出,全都釘在西索身上!
  西索身體一震,肌肉明顯的開始蠕動,不一會,傷口竟然全都癒合了起來!
  「我還不知道你有這一招。」
  「你不怕?」
  「我知道你不會害我。」
  「你太有自信了。」
  望著西索寬闊的背,伊耳謎將手壓上他的頸動脈,微微的,可以感受到血液的流動、生命的跡象。
  「我只要一動,你就會死。」
  「我知道。」
  「我現在有八十五種讓你死的方法。」
  「我知道。」
  「我可以讓你死的無知無覺。」
  「我知道。」
  「為什麼你都知道?」
  「因為你是伊耳謎‧揍敵客。」
  「對,我是的。」
  「你是最優秀的殺手。」
  「對,我是的。」
  「你是揍敵客家最盡責的成員。」
  「對,我是的。」
  「你也是弟弟們族為楷模的好哥哥。」
  「對,我是的。」
  「你還是我可愛的小伊~」
  「......」伊耳謎不答。

  西索抓伊耳謎的手,將他的手拉到前方,型成伊耳謎跪在西索後方,手繞到前面環著他的親密姿勢,那美麗的頭顱就枕在西索的肩膀上。
  西索偏過頭,用可以騙死一打少女的的低沉聲音對著伊耳謎說:
  「你是我美麗的、可愛的、優雅的、無情的、殘暴的、強大的、精實的、認真的小伊~」
  「我不要你拋棄什麼,也不要你取捨什麼,因為你已經夠可愛了~」
  「甜言蜜語。」
  冷冷的回答裡不帶任何厭惡,為什麼,這個人,總是可以輕易的卸除他的武裝呢?
  「因為是對我可愛的小伊說的嘛~」
  甜膩膩的語辭裡似乎沒有多少真心,可是,就是有種讓人想要相信的衝動。可是伊耳謎不知道,這只對他有效而已。
  「爛人。」
  「好過......」
  最後一個字還沒吐出口,就見伊耳謎偏過頭,讓剩下的話語消失在自己溫潤的唇舌裡。

  沒有吻技可言,伊耳謎只是貼著西索的唇,然而不可能就這樣滿足的小丑,右手一拉,就把伊耳謎甩到地上,用力的吻下去。
  他撬開那兩排白潔的壁壘,將自己的舌深入那他只進入過兩次的溫潤城池,像是咬噬一般,直似要吞下伊耳謎才罷休。
  良久,西索才離開他的唇。
  他持起伊耳迷的左手,將他的無名指指含入口中,靈巧的舌纏著那纖長的指,那細長的鳳眼勾魂攝魄的望著身下的麗人。
  伊耳謎略張了張紅潤的唇,卻也沒說什麼,但那白皙的臉頰似乎有些泛紅。

  突然,西索狠狠的咬了下去!

  伊耳謎吃痛,差點又要一釘子招呼過去,但是西索已經快了他一步,將他的右手壓住,而剛被他咬的左手,則「展示」給伊耳謎看。
  「伊~這個傷痕,你願意留著嗎?」
  伊耳謎定睛一看,只見他的左手無名指上,被西索咬出一整圈的傷口,像是套上了血紅的戒指。
  他望了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西索笑的大大的臉,拉過西索的手,也照著咬了下去。
  「這樣,才能成對吧?」
  「呵呵呵~小伊好可愛喔~~」
  「你沒有別的詞嗎?」
  「小伊最~~~~~可愛了~~~」
  「......算了......」
  不自覺露出一抹寵溺的笑,西索吻了下他的唇角,手就一邊伸進了伊耳謎的衣服底下。
  「等一下。」
  「嗯?」
  「你想做什麼?」
  「小伊很清楚吧。」
  「這裡是我家。」
  「我知道。」
  「我爸很快就會來。」
  「是嗎?」
  「你闖進來已經夠糟了,要是他知道我們的關係,絕對會把你殺掉。而我,一定會幫父親,不是幫你。」
  「小伊好無情~~」
  「你還不走。」
  「......」

  西索認輸似的爬起身,拍了拍灰塵,然後想到什麼似的,手腕一翻,將一樣東西丟給伊耳謎。
  接過手,是一款紅色機殼的手機,小巧可愛的機子,版面上是煙火的圖案。
  「這......」
  「原來那隻手機裡有我最感性的短訊喔~~以後就用這隻吧~」
  說完,西索丟了個飛吻,誇張的一鞠躬,如同台上的魔術師一般,在風裡消失無蹤。
  伊耳謎打開手機,只見螢幕上的使用者顯示著一長串的文字「給我最親愛的殺手  BY你最可愛的小丑」。
  「笨蛋......」
  微微的,小丑最可愛的殺手,笑了。


後記:你有一封新訊息系列,到此甜蜜完結了。當初真的沒想到幾封簡訊能搞出這樣多的文字......〈汗〉,其中為了甜蜜嘛,有些人物的個性似乎被我扭曲掉了,這兩個無良的傢伙藥甜蜜果真很難......不管怎樣,到此為止了,希望大家喜歡,在情人節,颱風登陸的早上,祝大家情人節快樂^^


後記中的後記:
  「小伊~知道嗎?聽說七夕一定會下雨,那是牛郎和織女相會時留下的眼淚。」
  某一年七夕,又聚在一起的兩個人,小丑重又展示著他的博學。
  殺手望著窗外,然後看向魔術師,很認真的問道:
  「那今年,他們想必是吵架了。」
  「為什麼?」
  「不然,怎麼會刮颱風?」
  「......啊~小伊你好可愛啊~~」

  《某冬:對不起,我知道很冷......》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