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是一種很深刻的距離。

  刻劃在兩人之間,始終無法縮短的距離。

  保持距離,那正是東太平洋拳王,宮田一郎所擅長的東西。


  「你看呆啦!?」

  被中量級拳王一拳敲醒的人不是別人,正是日本的羽量級拳王,宮田一郎心中永遠的敵手──慕之內一步;而在被敲醒的前一刻他正癡癡的望著擂台上拼盡了全力奪下東太平洋羽量級拳王腰帶的宮田一郎,宛如一個純情的少女崇拜者。

  「他、他那個樣子真的很帥嘛!」

  毫無身為羽量級拳王的自覺,甚至也無視自己是宮田敵手的事實,說出的確是事實但是也太過無視身分的辯解。

  「日本拳王,被宿敵超過的感覺如何?」

  木村倒是帶著輕鬆的笑容問著,可是一步反而陷入了困惑。

  「什麼宿敵不宿敵......我現在根本就不是......」

  沒說完的話語究竟是什麼大家都明白,不過不管是誰都不會說一步妄自菲薄,因為宮田的實力的確是相當不凡。

  “等到我......將這段差距彌補過來吧。”

  這是在那個冬天,冷冷的雪中,那個人跟自己立下的約定。

  這樣一個約定支持著彼此不斷的往上走,拼命的想要接近彼此,可是感覺到的卻只是更加遙遠的距離。

  “可是......宮田,我現在覺得你離我好遠好遠......在我的心裡,你一直都距離我好遠好遠......”

  那是一個目標,一個偉大又遙遠的目標。

  比日本拳王、世界拳王都還要遙遠,還要重要的目標。

  距離卻好遠好遠,無法接近。

  不管怎麼伸長手臂都無法接近的距離......

  握著拳頭,一步有些遺憾,那是很難以說明的遺憾。

  他知道宮田把他當成最大的敵手,而這對一步而言也是一樣的,可是一步卻不認為自己是他的對手,反而有一種越是加強自己,就越是離他越遠的感覺。

  那是一種心靈上的距離或是實力上的差距,一步也不是很懂。

  祇是真的很想縮短而已,這樣如同平行線一般的距離。


  只是,沒想到機會這麼快就有而已。

  當他被世界羽量級拳王打的悽慘的第二天,就碰到了宮田。

  更想不到的是,也被宮田被世界羽量級的拳王挑戰者打的悽慘。

  正當他在仲代拳館外頭驚訝於方才練習賽的狀況並且自己苦惱於到底伊達跟拳王哪個人會贏時,那個人走了出來。

  「你剛剛......是不是都看到了?」

  沒有面對一步,可以說是用著近乎耍酷的姿態背對著他,其實宮田只是想掩飾自己的懊惱而已。

  「這......這個,我......」不知道該說什麼,總覺得能將心比心,自己被悽慘打倒的樣子也不想被宮田看到,一步瞬間開始嚴重的後悔今日的到來。

  「是不是都看到了?」宮田冷冷的逼問,細長的眼狠狠的斜睨著他,彷彿不回答就要把人吃了。

  「嗚.....嗯!」

  「可惡!我那種醜態居然都被你看光了!」

  「那、那場比賽很精采。我真的大開眼界.....」

  「開什麼眼界啊?我老實說吧!再打下去我一定會被他打倒的,現在頭都還有點昏昏的呢!」宮田懊惱的撥著頭髮,不過依然帥氣無比。彷彿被宮田故作開朗的語氣所影響,一步也笑了開來,不過被打的腫起來的臉笑起來可一點都不瀟灑。

  「你那種表情是什麼意思?」宮田嘟了下嘴問著,一步卻無法抑制雖然疼痛卻不斷笑開的臉。

  「我也跟你一樣,我也是差一點就被世界拳王打倒了。同志!」總覺得這樣一點小小的共通點就能拉進那本來如鴻溝一般的距離,無法自抑的開心。

  「你再說我就揍你!」不過看來宮田並沒有同感。「一個是日本拳王,一個是東太平洋拳王。我們兩個雖然都背負著拳王的頭銜,可是都還早的很呢。」

  「嗯......我到現在才知道......」

  「對!我也是到現在才知道......」

  「這個世界,還真是大啊!」

  同一個時間,兩個人吐出同樣的語句,望著外頭的夕陽,然後回頭對望一眼,笑了開來。

  「呵呵......兩個拳王同時發出這種感嘆......可以上雜誌了吧?」宮田拎起包包笑著。

  「目前的報導應該都集中在伊達跟里卡路德‧馬爾濟斯身上,應該是不會的。」一步的回答太過認真了。

  「我在開玩笑!聽不懂嗎!?」

  「耶.....耶?宮田你在開玩笑啊?」

  「......」宮田抓著頭髮一臉挫敗,彷彿對自己的笑話功力哀悼,又好像是在惱怒於缺發幽默感的一步。

  「對不起啦!宮田!我不是故意的,你再說一次,這次我會笑的!」

  「我沒事再說一次幹嘛啊!?」

  「對不起!」

  被大吼就反射性的縮起頭,這個習慣一步倒是沒有改變。

  「你上擂台跟下擂台怎麼差這麼多啊......」嘆息似的自語著,宮田拎著包包往歸途上走著。

  「耶......可能是以前被欺負習慣了吧,可是上擂台就不會了!」彷彿是怕宮田就這樣消失,一步連忙追上去。

  「我知道......我當然很清楚。」宮田的嘴角勾起一抹鋒利的宛如刀片的微笑,斜眼望著追上來的一步。「你在擂台上,可不會輕易的倒下,也不會退縮。」

  「你也一樣啊,東太平洋錦標賽,我看的心臟差點停止。」彷彿沒意識到宮田話中有話,一步認真的回應著。「不管怎麼倒下都站起來,拼了命的反擊......看的我不斷的冒冷汗,好擔心你就這樣倒下去起不來......可是你還是站起來了,而且用反擊擊倒對手!你真的好厲害!」一步緊握著雙拳說著,被打的腫起的臉帶著興奮的表情。

  「那......你覺得,我跟你打起來,誰會贏呢?」

  那是個劃下距離的問題。

  一步望著比他高上不少的宮田,張口結舌不知如何回答。

  他認為自己不是現在的宮田的對手,可是輕易的回答好像又對宮田很失禮。

  「我大概會輸......」

  「慕之內......」宮田似乎是想叫一步不要妄自菲薄,可是一步的下半句堵住了他的話。

  「但是我會努力取勝!!」

  「......這才像是你呢,慕之內......」宮田笑著,不像剛才如同刀片般的笑容,而是真正的笑開了。

  「是......是這樣的嗎?」

  一步開心卻又靦腆的問著。

  「對啊。好了,時間也晚了,我該回去了。」

  「啊......宮田!」

  「嗯?」

  「那個......」

  「有話直說,不要吞吞吐吐的。」

  「那個......我會追上你的!在不久之後!」

  慕之內緊握著拳頭,雙眼直直的望著宮田,那是一種宣示,也是一種宣誓。

  「好啊,我等你,守著拳王寶座等你。」

  彷彿就等著一步這句話,宮田開心的笑了。


  那是一種距離,很難很難縮短的距離。

  不過,慢慢的來,總是能夠接近的。

  縮短距離,那正是日本羽量級拳王慕之內一步最擅長的東西。  


  
後記:最近中毒太深〈笑〉。又一篇宮一?其實我覺得宮田當受也很好啊......反正乘法有交換率〈滅〉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