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敵




  宿敵其實是一種很奇妙的存在。

  他離你比誰都遠,卻又比誰都近,但是他一定比任何人都了解你,不管是你的缺點或優點。

  所以有些偉大的人認為──人可以沒有朋友,但是不能沒有敵人。



  望著擂台上今井與板垣的對決,宮田的心中可以說是百感交集、五味雜陳。

  遠距離型拳手的板垣、近距離型的今井,從高中以來的因緣對決,雖然跟他的狀況不盡相同,但是總覺得可以在他們的身上看到自己過往的影子。

  不同的是,當初他所主動提出的邀約,他卻沒有實現。

  其實,他也曾經覺得自己很蠢。

  輸了一場練習賽並不會要了人的命,沒必要為了一場比賽離開拳會,更沒必要把對方當成宿命中的敵人。

  也許,是因為他是少數跟自己同齡的對手,更是同年記的人裡頭,第一個,到現在也是唯一一個打敗他的人。

  宮田自認為是個自視甚高的人,自尊不低、甚至有點自傲,不過他有自傲的本錢,可是,那個人卻打垮了他的自傲。

  那樣一個學拳才兩三個月的小鬼頭,居然打敗了從小苦練的他。

  不服氣......彷彿自己從以前累積到現在的一切成果都被打碎了。


  後來他知道,他的對手從小就因為幫忙家裡工作練了一身好體格,有了打拳的好底子,但是那種不服還是存在,因為他所苦練來的成果,也不輸他。

  拼死的要求父親離開拳會,只希望能在有一次對決的機會,在更大的舞台上,更完全的準備、更激烈的戰鬥。

  自己擅自把對方當成了永遠的敵人、擅自的決定要戰鬥,擅自的坐了約定,可是對方居然也答應了。

  結果失約的人是他自己。

  邁向另一個舞台不斷的磨練自己是為了讓對方看的起,讓自己跟對方更加的接近,他是自己的宿敵,他決定了他是自己的宿敵。

  有敵人所以有進步,這是後來他父親說的。

  有著幕之內一步這樣一個敵人,所以不管到哪裡、不管多孤獨都可以戰鬥下去。

  戰鬥的理由沒有變,為了證明父親的拳擊可以行遍世界、為了證明反擊並不孱弱、為了證明就算體質虛弱也可以靠技術和速度補強,沒有力量就想辦法加強力量。

  可是又多了更多的理由、變的更強的理由、不會孤單寂寞的理由。

  只要有互相爭鬥的感覺,就不會覺得寂寞了。

  自己就算擊中了對方好幾拳,可是被打中一拳就被狠狠的扯平,談論分數沒有任何意義,在擂台上直到最後一分鐘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

  只是逃跑得不到勝利,為了勝利還需要更多更多的東西,這些都是幕之內讓他體認的、是幕之內讓他變強的。

  所以他很能體會板垣的感覺,為了想勝利,拼命的改變自己、拼命的變強,因為有那樣優秀的宿敵,所以才能更強。

  所以,宿敵越強他越高興、越強他越興奮。

  幕之內是一個像鐘一樣的選手,對手越強他就越強,所以,他也相信自己是能讓他強到極點的人,這種有點奇妙的感受,更是讓他感受到一種莫名的刺激感。

  有人說,看一個人所交的朋友可以看透他的人品;但是宮田更相信,看一個人的敵人可以看透他的器量。

  板垣有個很好的敵人,而他有一個更優秀的。

  「2比0!獲勝的是──藍色角落的板垣學!」

  看著衝上台,以前鴨川拳館的夥伴們,宮田雖然看來一臉冷然,其實,他是很想笑一笑的。

  「你不是以自己的觀點在看這場比賽嗎?如果你在新人王比賽上跟一步交手......你找到那個答案了嗎?」

  鷹村這句話讓他想笑一笑的念頭都凍結。

  「可惜的是......每個人都是不同的,所以要完全以自己的觀點去看比賽是不可能的。所以不管多麼努力的去想......如果我跟他交手會有什麼結果,都是沒有用的。」握緊了拳頭,那是一種包含了不甘心、憤恨、還有期待的感情。

  不甘心著曾經錯過的約定,期待著即將到來的日子。

  「不跟他實際交手......根本找不到答案。」

  不過,自己是真的想找到答案嗎?或者只是在期待那個過程?

  說真的他不知道、不清楚、不明白。
  
  但是,有一件事情他可以確定。

  那個人會是他一輩子的敵人,不論日後他們是否交手、是否分出勝負。


  宿敵真的是一種很奇妙的存在。

  一個好的敵人比一個好朋友更難找,而他很幸運的找到了,或者該說,自己找上門了。

  他打算要跟他為敵一輩子。

  至少,到他無法打拳為止。

  微微的,他笑了。

  冷冷的、銳利的、霸氣的笑了。


後記:宿敵是一個神妙的字眼〈笑〉讓我想起個笑話:「下次見面,就是我們一決雌雄的時候了。」啊,到底誰雌誰雄?〈大笑〉
另,為什麼我就是覺得宮田不適合溫和的微笑呢?總覺得最後他露出的微笑,好像若有所圖啊!
〈天音:文不是你寫的嗎?
  冬:欸都......有時候我也搞不清楚人物想啥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