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情發生在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
  天上狂雷大作、大雨傾盆、地上昏暗無光,座落於郊區的HELLSING宅卻燈火通明,宅內上致管家下至灑掃的僕役都都四處東奔西走。
  釘窗戶的釘窗戶、接漏水的接漏水、拖地板的拖地板、遞毛巾的遞毛巾、燒熱水的燒熱水……
  什麼?你問我狂風暴雨為什麼要燒熱水遞毛巾?
  通俗一點的理由是有人淋雨著涼,不過目前真正的理由是有人生孩子。
  沒錯,HELLSING夫人要生下她的第一個孩子了!
  因為夫人身體虛弱的關係,老爺與夫人之間一直沒有孩子,這次好不容易懷了孕,兩人自是如獲至寶。但是不論怎樣細心照顧,夫人的身體還是一日不如一日,終於還是在離預產期還有一個月的今天早產了……
  現在,那廣大華麗的寢室裡頭只有抓著床欄哀號的夫人、臨時“抓來”的醫生、以及數名端熱水毛巾的女僕,還有中年的管家在場。
  而他們的家主,卻被暴風雨困在半路上。
  「夫人!加油!快出來了!快出來了!」管家瓦特柔聲安慰著夫人,但是痛苦至極的夫人根本沒把他的話聽進去,只能用盡所有力氣的把腹中的孩子生出來。
  「夫人,太好了,是個小姐。」終於,過了三個小時,瓦特的手中接過全身是血淘豪大哭的女孩抱到夫人面前,而那有著一頭金髮的美麗夫人微微的一笑,然後,永遠的閉上了眼睛。
  好不容易趕回家的家主全身都是雨水,一進房門卻只看到滿地的血水跟悲傷的表情,只能聽到女娃彷彿哀傷母親之死的哭聲……
  這就是赫魯希沽下一代的家主,伊特古拉‧溫列茲‧赫魯希沽出生的夜晚。
  於是,只有開頭很認真嚴肅的故事就要開始了。(喂)


CHAPT1:赫魯希沽家七不思異事件
  任何古老的建築都有傳說,比如說有點歷史的學校、有點歷史的城市、有點歷史的古堡等等。
  HELLSING宅自然也不例外,就算HELLSING家是被稱為「王立國教騎士團」的獵殺怪物家族也是如此。
  而HELLSING家最為人所津津樂道,或者該說,最不可解的,就是地下室最深處的囚室。
  那裡嚴格禁止一般人的出入,能進去的只有家主與管家瓦特,而管家瓦特似乎只有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會過去,回來之後心情就會變的莫名奇妙的好。
  但是要說那邊有什麼令人愉快的東西好像也不至於,因為有不少人要去地下室取酒的時候會聽到遙遠另一端的囚室傳來奇怪的呻吟以及聲響,而且去取酒的人回來都會有輕微的貧血以及頭暈,但是又說不出來發生了什麼事情。
  有少數幾的大膽的僕役想要一探究竟,就瞞著家主以及管家前去探查,最後總是莫名奇妙的昏倒在路上,完全忘了自己想做什麼。不過他們也有個共通點,就是不願意再接近那個囚室,甚至連地下酒窖也不願意去。
  總之,那就是HELLSING家的第一大不可思議。
  至於第二大不可思議呢?就是「浴室裡的蟑螂」。
  龐大的HELLSING家族有不少的僕役,當然也有僕役的房間以及僕役的浴室,這是絕對不可能跟家族的人們混用的。
  不過只要是HELLSING家的浴室總有蟑螂,而且是奇怪的蟑螂,品種特異不說,還沒有人抓到或打死過。大家總是只能看到一晃而過的黑影以及如同眼睛一般的蟑螂身軀,幾個膽大的曾經拿著拖鞋想打,卻怎樣都打不到、用殺蟲劑也噴不死,最後有些女僕終於受不了而向管家抱怨,管家搖頭嘆氣之後說了聲「大家放心,我來解決。」之後就往地下室走去,後來蟑螂只有偶爾在深夜時會出來晃一下,就不太常出現了。
  大家也就放下了心,頂多不在深夜洗澡就是了。
  可是最近蟑螂又出現了,而且是出現在剛出生的小小姐的閨房。
  「瓦特先生!最近蟑螂又出現了!」負責照顧小小姐的褓母抓著圍裙一臉驚恐的對著瓦特訴苦:「那天我去拿小姐的換洗尿布,一回來就看到小姐的搖籃旁邊圍著蟑螂、小姐哭的好厲害啊!瓦特先生你想想辦法吧!」
  「……放心,我會處理。」
  在所有人的口中一率評為「溫文爾雅」、「認真負責」、「脾氣溫和」的管家,笑的十分燦爛。
  燦爛的有如北極永晝下閃爍的寒冰。
  後來呢?
  後來管家乾脆直接身兼保母成天抱著小姐到處跑,蟑螂彷彿失去了目的地般到處亂竄,弄得宅邸到處都是女眷們的哀號。
  受不了的管家又再次直奔地下室,這次過了半天大家才又見到管家,管家那身一向燙的筆挺的西裝背心被撕的亂七八糟、褲子也似乎被狗咬破了好幾塊、然後他從保姆手中抱過了小姐,彷彿一切都沒有發生一樣的逗著小姐笑。
  沒人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大家只有隱約聽到地下室似乎傳來悶悶的叫罵聲以及狗的咆哮、還有「再不聽話就沒飯吃」之類的怒吼。
  總之後來蟑螂就很少出現了,只是偶爾當管家移開視線時蟑螂又會跑出來,然後再次聽到如上所述的聲音。
  不管怎樣,「HELLSING地下深處的囚室」與「浴室的蟑螂」(後來變成「小姐臥房的蟑螂」)依然是兩大謎團。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