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那個金色的王者,會無端的望著遠方。

  在這個沒什麼特別的冬木市,沒什麼特殊的教堂頂端(不過頂端站個人就太特別了些)。

  但是有時Lancer會莫名的覺得他很適合站在教堂頂端,因為教堂頂是神的地盤,而那個金色王者,是個半神。

  喔,是的,自己也是算是個半神,不過比起他來實在不算是什麼,愛爾蘭的光之子跟最初的英雄王,根本比都不能比。

  以上這句話不是Lnacer的結論,是基加美修的狂語。

  但有時Lancer不得不同意......

  而且是本能不顧自己意願的,打從心底同意。

  「基加美修,可不可以麻煩你別待在屋頂嚇信徒?」

  「余也是神子,何嘗不可。」

  「當然不可!」Lancer把差點衝口而出的怒吼吞下肚,仰望著站在教堂頂端的金色王者。「言峰說這兩天信徒跑來跟他說半夜屋頂上會有奇怪的人影,害他們不敢來了。」

  「胡說,不敢來怎麼會向言峰投訴?」

  “怎麼這種時候腦袋就特別的機靈......?”Lancer不禁皺起了眉頭,這個金色之王強歸強,腦袋卻不成正比的直線,有時還意外好騙,卻在這時機靈起來了。

  不過Lancer卻沒想到是因為他的謊言實在也非常不高明的緣故。

  Lancer無奈的望了望站在十字架頂端的金色王者,聳了聳肩,打算把這種麻煩事推給他那「親愛的主人」。

  不過話又說回來,他們倆那個陰險狡詐的主人最近好像迷上了欺負Saber的主人,三天兩頭老是往外跑,都九點了還沒回來......

  「汝,上來。」

  Lancer正想進屋,卻冷不防聽到基加美修命令的口氣,直接不耐煩的回了嘴。

  「為什麼我要......」

  「上來。」

  「......」

  很明顯,問答無用。

  Lancer砸了砸嘴,用力一躍就上了屋頂,站到了十字架的左臂上。

  奇怪的是,基加美修也同時跳下頂端,站到了十字架右臂上。

  「幹嘛啊?」Lancer不耐煩的問著,身邊的金色王者看也不看他的指著前方。

  「星星。」

  「光害這麼嚴重,哪有星......」Lancer說到一半就閉上了嘴。

  基加美修手指的方向是市區,當然沒有天上的星星。

  是地上的星星。

  經過了十年,曾經被聖杯戰爭的戰火毀滅的地方,以驚人的速度復甦,再度燃起了地上的星星。

  萬家燈火。

  這其實是很平凡的景色。

  Lancer剛到人間的時候就常常站在高處,尋找著隱藏在冬木市中的主人與從者們,卻從來沒有認真的去觀賞過這燈火通明的景象。

  應該說,無暇欣賞。

  這傢伙每天閒著沒事到處亂看,就是在看這些嗎?

  想起上次他帶自己去看的「萬畝黃金之海」,Lancer不禁想笑。

  這黃金之王傲慢歸傲慢,卻的確有著萬王之王的器量。

  「人類常常創造出有趣的東西哪。」黃金之王又開了口,冷冷的語氣帶著些許的欣賞,傲慢自大的神色在那強烈光害的餘光下顯得柔和許多,也比白天看起來順眼了。

  「人類的確很有趣......不過比起有趣的人,我更想要的是值得效忠的主人啊......」大概是氣氛有些輕鬆,Lancer隨口感嘆了下,卻下一秒就後悔自己說的話。

  「一定要主子養嗎?」

  「......你一定要用這種輕視人的方法說話嗎?」

  「哼......汝是古蘭的猛犬嘛......」不知是感嘆還是諷刺,基加美修冷冷的說著。「走了。」

  「你先走吧,我要再看一下。」

  「汝不是說有教徒投訴?」

  「你也說哪有這種事情啊。」

  「......汝變的伶牙俐齒了。」

  「過獎過獎。」

  「下來。」

  Lancer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覺得右手一熱,被另一隻手給握住。

  當然,現場的另一個人只有基加美修。

  「走了。」基加美修跳下十字架,Lancer不由自主的被拖著走,但是跟往常那種強迫式的拉著走不同,Lancer是完全震驚於基加美修的動作才任由擺佈的。

  “這、這是在牽手嗎?”這個想法一出現在Lancer的腦中就發出了巨大的化學效應,產生激烈的爆炸,他連忙抽回了手大喊。

  「你、你先走啦!」Lancer抽開手的同時便轉身回頭,不敢面對基加美修,因為他已經感覺到自己的臉上莫名奇妙的火熱,九成九是臉紅了。

  「......」基加美修沒有說話,也沒有移動。

  「我、看風景......」Lancer有些結巴的說著,心底卻直犯嘀咕,平常基加美修對他做的動作再過分百倍都有,他除了生氣憤怒屈辱之外也沒有別的感覺,怎麼這時反而為了個雙手輕握而動搖的不像樣啊!

  餘熱還殘存在手上。

  Lancer巴不得基加美修趕快離開,卻聽不見他移動的腳步聲。

  他雙手緊握成拳,想要消去剛剛的觸感。

  但那微熱的手指,卻再次觸摸他的手腕,輕輕的往下滑動,穿進他的手指與掌心的縫隙,像是解開一個隨意打上的活結一樣,握住了他的手。

  「走。」

  「......」

  Lancer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像是傻瓜。

  看著那比自己還矮小上一些的背影,他打從心底這麼想。

  這個金色王者,絕對在偷笑。

  但他不敢逼問。

  他知道自己現在出口說話一定結巴。

  因為他的臉已經熱的像火燒。

  看著眼前彼此交握的雙手,Lancer完全說不出話。



後記:被小翼姐姐的謎圖給萌殺的.....Orz
所以生出謎文囧
老天,曖昧果然是王道XD
  
這是小翼姐姐的謎圖XD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