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於歷經了許久的奮戰,當了好一陣子的MGS廢人,終於至少先搞到了「真結局」,或者該說─殘缺的真結局。
 
除了F.Y.K之外,還是有很多的感想
 
首先感謝小島大神,身為世界上唯一一個真正被原子彈炸過的國家,他的作品中有著無庸置疑的「反戰」思想,而其對戰爭、衝突以及國家、民族之間的見解令我身感震撼。
 
身為日本人,他對核子彈的深惡痛絕是可以理解的,但在幻痛中,其對國家、種族及語言和世界所提出的看法,卻大出我意料之外
 
被殖民、語言被剝奪,從而被剝削了歷史、文化......我想到的是台灣,還有這個世界上無數個被帝國主義摧殘的殖民地,而日本雖然從黑船開港以來就受到西風的影響,但其並未淪為殖民地,雖然戰後美國藉由日本作為對抗紅色勢力的橋頭堡,並且駐紮軍隊,但是距離「被剝奪語言、文化」,可還有相當遙遠的距離。
 
因此,他的見解更令我感覺到震撼。
 
再來要感謝我的朋友,要不是當年他介紹我玩PW,我也不會認識這款如此有深度又有趣的遊戲。
 
那接下來,要說的是這些人們了。
 
我對MGS的第一次接觸來自PW,因此,比起固蛇、山貓等等,我先認識的人,是SNAKE和KAZ。
 
 
首先說KAZ
 
KAZ這個人啊,在PW給我的印象就是瘋瘋癲癲的,有點玩世不恭,但是腦袋很好很靈活,當然,他還是有他黑暗且深沉的一面,比如他和ZERO的「生意」。
 
要說這個人到底是個怎樣的人,我想,大概就是個「商人」吧?
 
在山貓的真相錄音帶中稍有提到,說「把戰爭變成商人輸送帶上的商品,這就是你的朋友KAZ希望的世界」,其實我認為,與其說是KAZ希望的世界,不如說是KAZ「看到的未來」。
 
商人通常不特別去創造一個局勢,他們擅長的是看到潮流、利用潮流、創造符合潮流的商品,更進一步的去引領潮流。
 
當然,最一流的商人會創造潮流,也就是說,KAZ充其量可以說是個優秀的商人,卻非「最一流」的。
 
身為日本戰後嬰兒,一個被母親放棄的混血兒,他的童年想必有其艱辛之處,他的眼中所看到的,日本在戰後卑躬屈膝的樣子,以及對美國的幻想,讓他走向美國,同時,也讓他走向了戰場。
 
他一直說他討厭小孩,但是其實我們都有看到,他根本超級寵那群小鬼,固然他自己認為是一種補償心態,但是,他認為兒童應該要遠離戰場,擁有選擇自己未來的權力,也不忍心加以懲罰.......基本上這對這群娃娃兵來說,並非最好的教育方式。
 
但是他只會這種方式,也就是,與他的童年相反的方式來照顧這群孩子,當然結尾最後導致了一場悲劇,只是這種事情又有誰能料到呢?
 
某方面來說,他實在是全MGS最雖小的人。
 
在PW的時代他有一種非軍人的天真,他的生意頭腦加上蛇的領導才能根本是一拍即合,才能把母基地搞這麼大。裸蛇想要有一個士兵們的國家,而KAZ想要建造一個龐大的傭兵勢力,裸蛇希望士兵們能為自己戰鬥,而KAZ想要的是「讓想戰鬥的人去戰鬥」
 
KAZ說他知道賽法想要做甚麼所以才與之合作,其實KAZ知道的也只是一種很浮面的東西而已,而這浮面的部分與他的預測和方向相通,所以他們就各懷鬼胎的合作了,但說是各懷鬼胎,KAZ這小毛頭,可輸ZERO不知道幾百個馬身。
 
在PW最後,母基地已經成為龐大到無可忽視的力量,而KAZ和裸蛇的持續作用將會使這個成果繼續發展,引來意圖毀滅他們的人只是遲早的事情,不過當時有趣的是,KAZ似乎並沒有意識到他的「家」已經具有了「被毀滅的價值」。
 
對他而言,MSF是他跟裸蛇一手建立的「家」
 
在遊戲中我們可以看到,他們一開始被送進同一家醫院,但是後來KAZ一直被打麻醉,然後SNAKE就這樣某天突然被帶走了,我想,KAZ他應該跟瘋了沒兩樣吧?
 
沒有了家,但SNAKE還在,至少他還活著,對KAZ而言,這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結果某一天,他連SNAKE都失去了。
 
..........怎麼講一講好像在說一個家裡失火燃後老公又失蹤的女人似的囧
 
 
想必有一陣子他努力的尋找SNAKE的下落,直到ZERO主動連絡他為止
 
KAZ終於確認了SNAKE的安全,但是他依舊失去了一切,其實如果他真的厭倦了戰爭,不想再次牽扯進ZERO的陰謀,他是可以置身事外的,但是他沒有辦法,他選擇再次重操舊業,集合還願意與他一起奮鬥的MSF舊成員,等待SNAKE醒來,等待BIG BOSS的東山再起。
 
ZERO說的沒錯,想找BB的人會先去找他,這是理所當然的想法,MSF的副指揮官、營運者,接洽生意的人......如果BIG BOSS還活著,想必與他在一起,這時候的KAZ跟BB,有點像是捆綁銷售的概念。
 
而KAZ也利用這個綑綁銷售的概念讓關心於戰爭,關心於BIG BOSS是否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人把目光集中在他身上。
 
「接下來,等你來救我就好了。」
 
KAZ這麼說,而這個等待,讓他失去了手跟腳。
 
而KAZ等待的時間並不只有被抓去的時間,他等待了九年,而且所謂的九年是後見之明的結果,KAZ可沒辦法像中國抗戰劇預知八年抗戰結束一樣的預知等待的時間。
 
等待,漫長的,沒有盡頭的等待,還得跟山貓這個不告訴他BB在哪邊的人合作,支撐他的是對賽法無窮盡的恨(這恨裡頭除了他認為MSF絕對是ZERO毀滅的之外,還有ZERO不願意告訴他BOSS在哪邊的恨),還有對BB的敬愛與崇拜。
 
KAZ日配的杉田沒有表現出這個差異,但是英配卻明顯的表現出了九年前那個還有點瘋顛又理想化的KAZ與受盡折痛楚的KAZ的區別。
 
然後,他失去左手、失去右腳,也差點失明(個人認為應該沒有全盲),就在以為連生命都終於要結束的同時,聽到了似曾相識的聲音。
 
「KAZ,是我。」
 
這簡直是如同電話詐騙一樣的台詞,而這時候,KAZ的答案只會有一種。
 
「SNAKE......」
 
一直到山貓告訴他殘酷的真相之前,KAZ都認為眼前的人是真正的SNAKE。
 
在整個MGS V中,KAZ的所有動力都是復仇與憎恨,他的憎恨推動了整個MGSV。
 
他宛如被鬼遮眼一樣,固執的相信所有事情都是賽法造成的。其實劇中山貓有向BOSS說認為骷髏面已經脫離賽法,我想山貓也可能跟KAZ說過,不然BOSS也會向KAZ轉述的,但是KAZ卻沒有聽進去吧,他固執的認為那就是真正的罪魁禍首,害他失去一切的人。
 
沒有休止的憎恨驅動他,但KAZ依舊懷有他的理想和柔軟的一面,他一邊說討厭小孩又說小孩是天使,要幫助他們恢復正常生活,槍就讓他們這些骯髒的大人來拿就好。
 
他對BOSS的信任與對賽法的恨一樣的強烈,他不只一次的對BOSS說「我相信你會做出正確的判斷」,即使是在知道他們要排除的目標是小孩的狀況下,KAZ仍無情的催促BOSS做出決定,而於此同時,他卻也作好了安排,相信BOSS會選擇救小孩,兩個人隔著無線電演了一齣戲,錄好音送給雇主。
 
但於此同時,修伊的背叛也導致了他對所有人的不信任,九年前如是,聲帶蟲事件如是,他可能認為只有自己,無論如何都不會背叛BOSS吧?
 
但是這樣的自信與自許,卻被山貓的「真相」擊垮了。
 
來救我的不是真正的BOSS、我守護的不是真正的BOSS、BOSS甚至不自己告訴我真相...
 
到底哪一個部份對他的打擊比較大呢?
 
他再一次的受到背叛,而這次背叛他的居然是他用心去守護與崇敬的對象。
 
「下地獄去吧」
 
明明在第二次聲帶蟲感染事件後,開始領悟到憎恨無法解決事情的KAZ,再一次的被憎恨的火焰所燃燒。
 
與憎恨賽法的單純明快不同,KAZ對SNAKE的恨,根本就只能用「我這輩子不想跟你說話也不想見到你」這種方式呈現,實在有點深宮怨婦的味道。
 
難以判定KAZ到底對BOSS的恨與愛有多深有多複雜,因為實際上,扶植vb也是對bb有益的,如果說vb跟bb兩個才是BIG BOSS,那KAZ對vb的扶植也是不可或缺的。
 
我想,最後把他從這個憎恨拯救出來的,可能是固蛇,而固蛇顯然成長得很成功,對娃娃兵們的教育失敗有可能讓KAZ也更改的教育方針吧(笑)。
 
而最後,又一次的,看著固蛇去毀滅他一手建立起來的鑽石犬(V的世外桃源),KAZ又是怎樣的心情呢?
 
他打從心底信任的另一個BOSS,因為自我認同的分裂與掙扎而痛苦的男人,他又有著怎樣的情感呢?
 
在受到暗殺而死去時,他又再想什麼呢?
 
他的一生,似乎充滿了求不得之苦。
 
有人認為MGS V中,KAZ才是魔王,我只能說:真看得起他啊...XD
 
他利用局勢卻無法創造局勢,他蒙昧於眼前所知之事且拒絕相信其他的資訊,他被復仇掩蓋雙眼無法正確判明局勢,說到底他只是被其他更大的意志推動的人而已。
 
他是MGS中我最喜歡的角色,因為他是那種會犯錯也會反省的普通人,他不是上帝,也無法得知一切,他跟我們一樣被現實的潮流推動,跟我們一樣後悔那些我們沒辦法去改變的事情,而同時他又在這些痛苦與悔恨中不斷的成長。
 
遺憾的是MGS V終於還是被腰斬了,不然也許我們可以看到最後,KAZ終於拋下仇恨吧?
 
說真的,會想著要用美食......嗯,化學漢堡來解決非洲饑荒問題,促成世界和平的男人,在心中,始終是有那個天真的面貌吧?
 
另外,我認為在MGSV中,KAZ都不知道V的真實身分,線索包含他提出要驗BOSS跟伊萊的DNA這件事,他本身是知道恐怖之子計畫的,如果他知道BOSS不是真的,就不會提出要驗DNA了。
 
 
 
 
再來,說毒蛇。
 
他是全作中最悲慘的人,卻也是全作中最值得尊敬的人,我只能用「天使」兩個字來形容這個男人。
 
我自己偏好認為他的真名是「伊修梅爾」,就是一個跟BOSS互換了名字的概念,不過這是我自己的偏好,就別在意了。
 
V的真實身分,只知道是醫官,可能是醫療組的組長吧?很優秀,不管是身為醫生也好,身為戰士也好,都是最優秀的人才,在國外,醫官必須具備的能力其實比戰士還要高,因為醫官必須在戰火下確保人員安全,甚至一邊與敵人戰鬥,因此,多少可以認為他是很優秀的人才。
 
可能V和BOSS常常一起出任務,他曾經和KAZ以及BOSS留下合影,也許是某日出任務前的照片吧?
 
在九年前的事件中,他毫不猶豫的擋在BOSS前面,在九年後,被迫成為替身─而他自己毫不知情
 
除了基因療法外,不斷的催眠、暗示、洗腦,終究讓他迷迷糊糊的成為了「BIG BOSS」
 
對於現實和幻境,他有時候會沒辦法分辨,PAZ那個在醫療室的幻影,以及藉由「慘劇的生還者」不斷前進的記憶,其實也是V自己恢復記憶的過程。
 
與其說是拼湊PAZ的記憶碎片,不如說,是V在拼湊「自我的碎片」。
 
在這個被迫成為BIG BOSS的「後半生」,他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只認為自己是BIG BOSS,而他也確實把BIG BOSS這個角色扮演得很好,甚至我必須說─他比BIG BOSS更像個英雄。
 
這其實很奇妙的,V所展現的BIG BOSS,除了被洗腦的部分之外,其實還加入了他自己的BB的認知,簡單來說,就是「崇拜濾鏡」。
 
他告訴自己某些事情就是BIG BOSS會做的事情,然後加以執行,但是SNAKE本身其實並沒有如此的.......「浪漫」。
 
其中我覺得最明顯的是那個GMP負值的小兵鬥毆事件,我相信如果是真BB的話他也會阻止鬥毆,也會把小兵們抓去練CQC,但是,卻不會有拿著刀捅自己的動作。
 
V這個男人,他是最理想化的戰爭英雄,他的行動其實沒有太多自我的意識在裡面,只是好好的扮演一個英雄而已,可能是因為KAZ的憎恨太強烈的推動一切,而導致V沒有明顯的展現自我,但我認為他其實沒有恨過任何人─直到知道自己是誰為止。
 
MSF的壞滅固然讓他痛苦,也固然讓他想要復仇,但是隨著劇情的進展,我想他給予自己更多的是「阻止骷顱臉那個神經病」的使命吧?
 
他讓KAZ抓著自己的手對骷顱臉開槍,這個遊戲中,他就像是KAZ的武器,依照KAZ的意志去行事,少數幾個他與KAZ意志相反的決定都是展現他有多天使(笑)。
 
而在第二次聲帶蟲感染事件中,V所展現的風範更是讓人震驚,殺感染者是不得已的,而將死去的弟兄骨灰壓縮成人工鑽石,死後依舊閃耀,我覺得這個動作是真BB不會做的。
 
真BB比較沒有那個「留記念品」的浪漫概念,但是V卻將薩赫勒猿人帶回,將弟兄的骨灰壓制成鑽石,這個男人浪漫的可愛。
 
對V而言,可能是因為那種對自己的過去的搖擺和不確定感,導致他這種「記念」的行為,在提到為何帶回薩赫勒猿人的錄音帶中,V就說了,那是「沒有過去的我們的記念」,其實,主詞應該是單數型才對。
 
 
V另外與KAZ意見相左的部分,是小靜。
 
毫無疑問的,小靜是V的真命天女。
 
一場因為某種程度來說可以說是誤會的復仇,造就一個用生命去愛的女人,她愛的不只是戰爭英雄的幻影,更是真真切切的,V所展現出來的一切。
 
而V所回報的也是一份近乎純情的愛。
 
因為劇情限制,這兩人的發展似乎始終沒有走到本壘,而小靜也注定要離去,但他們兩人之間的感情卻成了整部MGS V裡最「乾淨」的部分。
 
我曾經試圖推導整個MGS編年史,卻很難去釐清關於到底是BB還是VS後來去了美國這個問題,我個人傾向是VS,因為「KAZ選擇了VS」,從這個方向推斷,那在KAZ身邊的會是VS才對。
 
但假設如此,為何VS又要如同自殺一般的毀棄一切呢?先派遣了最優秀的FOX,後來卻派新人SOLID,彷彿有兩個人在下命令一般,這是正解嗎?
 
當然也有可能根本就只是單純的吃書啦囧,其實系列作最大的麻煩就是吃書,因為剛開始可能根本沒想這麼多....
 
最後,V似乎稍為恢復了自我,知道自己是誰,來自何方,自己的名字,自己原來的臉,那個BIG BOSS的錄音帶,到底是何時給的,V又聽了第幾次才消磁呢?
 
我們沒有答案。
 
我們只知道,這個男人是真的英雄,而最後,他選擇了再一次的幫BIG BOSS死去,或者說─以BIG BOSS的身分死去。
 
我怎麼樣都不覺得這個天使哪裡像惡魔了。
 
 
 
 
接著說山貓。
 
我必須說,他真的是幻痛最大的爽人。
 
幻痛中他依照自己的想法以及意圖去利用現有的狀況,他可以說是一個徹頭徹尾的旁觀者。
 
雖然他一同經營鑽石犬,但是他的出發點卻是『讓真正的BB建立世外桃源,把所有的目光集中在鑽石犬身上,他的自我暗示強烈到足以認為VB是真的,但是時間一到就會解除,只能說有夠方便。
 
比起被恨意纏身的KAZ,山貓可以說是毫無負擔的,他有很多下意識想要讓毒蛇死的作為,比如說他對小靜的不設防,就是把毒蛇當誘餌,當然最後結局是好的,小靜對毒蛇死心踏地,但是過程卻難以確保結局是否真的能夠完美,但山貓對此毫無芥蒂。
 
像是一開始讓毒蛇孤身涉險救kaz也是,即使有基因科技的挹注,一個才甦醒沒多久的病人,獨自執行潛入任務,我甚至懷疑,山貓是否根本打算讓毒蛇和kaz一起死,然後他就可以要裸蛇回來,接收鑽石犬的殘餘勢力,裸蛇也不用從頭開始了。
 
如果毒蛇成功了,於是事情就發展成,持續讓鑽石犬壯大,掩飾真正的big boss的行動,世人不會懷疑,因為「KAZ在這裡」,KAZ對外界的人來說根本就是「正牌BIG BOSS保證書」。
 
而不管是哪一種,山貓都沒有損失。
 
他的意圖就是,讓真正的BB活著,建造世外桃源,而條條大陸通羅馬,過程如何都不重要。
 
最後,推論在一年之後,山貓向KAZ坦誠了,原因不明,是因為真BOSS已經有足夠的勢力了嗎?還是山貓想要接收鑽石犬的武力呢。說真的,MGS發展至今,已經有不少吃書的劇情了,我也很分辨哪一樣才是原因。
 
但終究,他才是那個真的『沒有失去任何東西』的人。
 
他才是那個真的『沒有失去任何東西』的人。九年前的慘劇他沒有牽涉其中,他不是受害者,他受到ZERO的命令保護BOSS,但是從零開始建設鑽石犬,讓所有人不去注意昏睡中的BB的是KAZ,被抓走的是KAZ,被拷問的,失去手腳的,都是KAZ。
 
山貓獨占了真正的BOSS,貓輔佐獨占了一陣子毒蛇,開心並且毫無負擔的當戰術教官跟拷問官,有了個可以隨意拷問還不會被任何人責怪的玩具(修伊)。
 
他真的,是幻痛中最大的爽人,毋庸置疑。
 
在本作中,他其實個性跟以前不太一樣,因為我看MGS在拷問固蛇的那個變態老鬼可不是這個個性....雙重思想似乎也太萬能了一些,把他變成一個熱愛動物,而且好像甚麼都懂,甚麼都知道的戰術教官,就連擔任拷問官的時候都沒有很變態的感覺,當然,可能是因為修依太惹人厭了。
 
不管怎麼說,像是「拷問的人跟被拷問的人承受相同的痛苦」這種鬼話,實際被拷問過並且失去手腳的KAZ會完全不苟同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至於這個認為KAZ太寵小孩的山貓,其實也還是被伊萊唬得團團轉的,而且看液蛇後來長成甚麼樣子,對這男人的教育方式也不用太肯定了(笑)。
 
總而言之,這個深得小島喜愛,從MGS一直到MGS V中每部都存在的男人,就是個爽人啊(嘆)。
 
 
 
--再來是修依
 
在本作中,遊戲內將之塑造為造成一切的混蛋,遊戲外的玩家一部分恨他恨得牙癢癢的,也有人認為他可能被栽贓嫁禍,要我說的話,個遊戲並沒有真正的,能夠掌握一切的大魔王,固然本具有不少引用名作1984的地方,然而本作卻沒有能夠操控一切的人,即使是意圖操控一切的骷髏面也是。
 
修伊這個人啊,他不是什麼罪大惡極的壞人,他跟你我一樣,是很普通的人(除了是天才科學家這點之外
 
他熱愛自己的研究,也許他有自己的想法,認為核抑止力是危險的,但是他從未堅持過自己的理念,他有自己認為「正義」的那個想法,但是沒有那個犧牲生命也要去追求的勇氣,他不像譯碼者一樣為了族人而讓去背負罪惡,他只是為了他自己。
 
他不管在哪個陣營都追求同樣的事情,就是:活著,繼續研究與製造。
 
「因為被boss的人格感召而替他賣命」,這樣的思考在修伊的腦袋中是不存在的,其實他有點像你我。
 
就像在某個公司工作的員工,如果有好的上司是很值得高興的,但是如果碰到壞的上司,抱怨幾句還是會工作,而且怕丟掉飯碗,所以認真的表示自己對公司的忠誠,但是如果碰到更好的機會跟職缺,就會離開現在的公司
 
把他的行為稍微的縮小到日常生活,就不難理解他的活動邏輯,所以確實,修伊是本作中最有『人性』的,一種平庸的,你我都有的人性,最普遍的人性,而與KAZ那種在錯誤中反省、進步的人性不同,他是屬於我們人類最卑劣,如同爬蟲類般陰濕的那一面。
 
以此為基準,再回到劇中的線索,骷髏面稱之為背叛者,也就是說,確實他知道當時的核武調查團有問題(但對方到底是賽法還是骷髏面,也許他不清楚,我認為他覺得自己聯絡的是賽法),所以他也支開了奇愛,毀滅母基地也許是意外,可能他沒想到事情會這麼嚴重,他並不是一個有意志去積極行惡的人。
 
也許當初骷髏面開出了很好的條件說服他,甚至以美國的立場(所以我認為,他可能覺得自己聯絡的是賽法),要逮捕部份的人員,再加上BOSS因為執行任務而離開,我甚至大膽推論...........修伊打算讓KAZ被逮捕,成為擁有核武的負責人。
 
只是沒想到。對方根本沒打算逮捕或起訴任何人,而是直接毀滅了母基地,我認為這樣的推論是合於邏輯的。
 
他沒有積極行惡的能力,就連努力的去積極行惡的意念都沒有。
 
但是他的作法卻促成各種大規模的死亡和毀滅。
 
在骷髏面手下研究機器人只是換個老闆而已,只是這個老闆的個性很糟糕,所以當他探聽到有個相當有能力的私人武力崛起,他那個『換老闆』的念頭又出現了,所以他想辦法聯絡了DD,多少也可以推論骷髏面故意將這個消息洩漏給他,甚至也透漏了DD就是新的母基地的事情。
 
不過我覺得,修伊應該不是聯絡DD,而是聯繫了kaz所說的情報集團,而該情報集團將這個任務交給了DD,因為KAZ也透過情報集團在尋找修伊,而修伊自己撞上門了。
 
另一個可能就是修伊真的一點都不覺得自己有錯,想說骷髏面太壞了,果然還是BOSS比較好,我只能說會這麼想的人也算是很奇葩的,我認為這個可能性比較低。
 
山貓說,拷問一個人的時候,最麻煩的就是『深信自己所說的話的人』,誠然也。
 
至於修伊到底說了多少謊?沒有人知道,多少可以肯定自白劑對他效用有限,因為在山貓的拷問中有問到修伊是否一個人進行薩赫勒猿人的研發,修伊表示只有他,但是事實證明,奇愛牽涉其中,而修伊根本不敢提。
 
而關於奇愛的謊言也成為修伊『說謊』的證明,如果他說的話沒有謊言,那自白劑有效,也許他真的就只是白目,沒有意圖背叛,但他在自白劑跟山貓的拷問下說了謊,便成為『他全部都在說謊』的證明。
 
奇愛的死以及哈爾的存在證明了修依的罪,但是修伊所說的東西有多少真實多少謊言,沒有人清楚,這是我自己的解讀。
 
至於奇愛的死是否是修伊積極促成的?我也認為是否定的,我想奇愛可能是為了保護兒子而躲藏,卻無法出去,而修伊可能在奇愛躲進去之後逃跑了,或是憤怒的離去了。
 
在第二次聲帶蟲事件中,他也是引發者,從劇情中的縣所看得出來,他卻實在替自己的後路作打算,他想要研究聲帶蟲作為他離開DD的退路,他再次的打算換老闆,而他可能又一次的認為............不會這麼嚴重。
 
這次他背叛的理由就更明快了,基本上雖然他留在DD,但很明顯的,KAZ和山貓監視的眼睛始終在他身上,他也始終擔心自己的生命安全,於是他再次的背叛,因為恐懼,某方面來說,這是KAZ和山貓的錯。
 
但是,想想看,這傢伙即使在當年,MSF所有人都當他是家人的狀況下,也想要「換老闆」,那也許,即使所有人都原諒了他,事情還是會爆發的。
 
套句現在流行的話─「修依只想到他自己」。
 
當他的罪惡、他的錯誤被揭發時,他沒有反省也沒有認錯也沒有道歉,他不斷的說「你們不也是這樣嗎?你們比我更壞!為甚麼你們不用被懲罰!」
 
他想藉由指責他人的錯誤讓自己脫罪,如果看看我們現在檯面上的政治人物,你是否發現他的行為模式很眼熟呢?
 
而對於放逐他,不讓他死在DD,也不判他死刑的VS,他也沒有心存感謝,而是認為「你們都是壞人,只有我才是好人」,「你才是那個該被放逐的人」。
 
有些人認為修依的道德感與DD這些傭兵們是不同的,我個人則認為,也許他有某種程度的常識,但一個有道德和正義的人即使受迫於現實,也會反省自己的作為,甚至因此而痛苦,但是修伊沒有。
 
他只想到他自己
 
而我們對他們的厭惡,其實也來自我們對自身那個卑劣人性的認知。
 
我希望自己不要變成他。
 
 
最後的小靜。
 
小靜是本作中最美麗、純粹,也是最悲劇的存在。
 
從他會納修語來說,她似乎是與譯碼者同族,譯碼者應該是認為這女娃子好眼熟,就開口問她了吧?(話說譯碼者為何不將真相告訴VS?我覺得這才是最大的問題啊)
 
也許她因為天生還是有成為暗殺者的天才,就被骷顱面作為暗殺者培養,只是在賽普勒斯醫院的灼傷讓她成為了英語株的載台,從而成為真實姓名不詳的「寂靜」。
 
最初也許還是想要復仇,她選擇了先狙擊VS,狙擊失敗之後,她也許有一點想要在DD散佈英語株的想法,但是...........
 
她「知道」當她這麼作的時候,會發生甚麼事情。
 
她授命散佈英語株的地方是一個朝著所有紛爭區域派遣傭兵的集團,她只要開口說話,所有說英語的人都會從世界上消失,整個世界會瞬間陷入比鼠疫還可怕恐慌。
 
她開口說話所造成的後果就像啟示錄之獸,足以毀滅半個地球。
 
我想,將這樣的工作交給一個心智正常的人,骷顱面可能太過相信小靜的意志了。
 
小靜一開始可能只是因為無處可去而留在DD,因為她不知該去何方,也無法回到骷顱面的手下,甚至還暗殺失敗,最後,她在相處中愛上了VS。
 
如果你是那個像我一樣躲在垃圾桶裡頭等她掃完整個據點的人請不要太過認真思考她怎麼會愛上這個男人的問題。
 
最終她選擇了離開,至於只說幾個字到底會不會發病呢?我想答案是否定的,因為VS還是活到被固蛇殺死了(炸),所以,也許,我們可以真的認為,小靜她,是有回來的可能的。
 
在她終究確認自己沒有發病,VS也活得好好的之後,她也許會回到那個男人身邊吧。
 
七擒七縱雖然是有點像在模仿諸葛亮的笑話,但如果將之視為時間的流逝,以及小靜與VS的心意終就透過行動相通的過程,也許也是個合理的劇情。
 
 
-最後
 
MGS V,終究是劇情殘缺的
 
即使從來都沒上網,從來都不知道MGSV被砍了,也都可以判斷出來,畢竟伊萊帶走機器人之後沒個下文......這在遊戲劇情來說根本是不可原諒的錯誤,我不明白為甚麼不致少把蠅王國做完。
 
關於伊萊這個死中二,他的最後到底怎麼了我們都明白,我只能說,身為一個天才,他輝煌的時代也只到他的另一個同基因的兄弟找上門為止。
 
他中二到最後一刻,至少這是可以肯定的。
 
這些殘缺的劇情留下的疑點太多,包含了BB與VS後日的身分切換,去了美國得到底是哪一個(我還是聲明,我偏向是VS),山貓最後跟伊萊到底是怎樣搞到一起的,KAZ甚麼時候知道了真像,又在知道真相後採取怎樣的行動。
 
山貓真正把底牌掀出來的時候是何時?VS真正恢復自我的時間是何時?
 
這些事情隨著小島的離去,似乎已經沒有答案了。
 
這部處處隱喻著反烏托邦名作《1984》以及《美麗新世界》的遊戲,到此留下殘缺的終局。
 
我還是要再最後,向小島說聲─謝謝你。
 
以及....
 
FUCK YOU KONAMI。
 
END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