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中之龍][同人][品大/峯大]溫差(完)


內有花心大吾

命運真是不可思議。
    
品田辰雄坐在病床旁邊的板凳上,望著躺在那邊昏迷不醒的堂島大吾,不禁這麼想。
    
雖然有賴秋山的事先聯繫,那些看起來很可怕的保鏢才願意放自己進來,但真的進來之後,除了望著昏迷的大吾,品田什麼也不能做。
    
在來東京之前,大吾就警告過自己,接下來很危險,不希望他過來,但是自己可能運氣不錯,沒有碰到危急生命的事件,還有秋山協助釐清事情,但堂島大吾自己,卻躺在這裡,不省人事。
    
才不過兩三天而已,那纏繞著他15年揮之不去的陰影真相大白,而那些始終照顧他的人們卻進了監獄,本來在高中時代完全沒交集,只知道是優等生的堂島當了黑道老大躺在這裡,而自己,來到了東京。
    
本來「想跟富士田總監說話」的目的現在已經毫無意義(因為富士田總監死了),卻莫名的多了一個「阻止那個可能會死人的演唱會」的任務......如果是電玩劇本的話,恐怕會被批評為「超展開呢」。
    
想著想著品田噗哧笑了出來,在只有儀器聲音的病房顯的格格不入。
    
「你在笑什麼......辰雄。」虛弱在的弱在笑聲音穿過了品田的空想,品田急忙確認眼前的人確實爭開了眼睛(甚至還在微笑,堂島君笑起來真好看),前職棒選手慌慌張張的抓了抓頭髮。
    
「沒什麼,就想一些最近的事情......絕對不是在笑你喔!絕對!」品田一邊搖頭一邊搖手的加強語氣,而大吾只是微微一笑。
    
「我知道......你還好嗎?辰雄?有沒有被捲入奇怪的鬥毆?」
    
「沒有!我很好!而且還碰到了好心人!你知道秋山先生吧?他說他認識你!我在東京的時候都跟他一起行動,還一起調查了很多事情.....對!就是那個名古屋組跟近江聯盟的事情!我本來急著要通知你!但是你沒有接電話!」品田連珠砲似的說著,說完之後才發現自己似乎不該先急著解釋狀況。「堂島君,你還好嗎?要不要我叫護士......」
    
「不用了,辰雄,你願意把你知道的資料跟我說嗎?我想跟目前狀況做個對照......雖然很不好意思又將你捲進麻煩,但如果有秋山跟你一起的話,應該有得到很多......還不錯的訊息吧?」大吾一口氣把話說完之後似乎有點喘不上氣,心電儀的滴滴聲跳的讓人緊張。
    
「真的不用叫護士嗎?」
    
「真的,快告訴我吧。」

    
接著品田三加五除二的把狀況做了解釋,並且說明了目前在東京巨蛋舉辦的澤村遙出道演唱會可能會出事的預測,稍後品田打算前往新瑟琳娜,跟秋山一同商討如何將傷害減低的計畫。
    
    
「你......要去幫忙?這可不是去地方的業餘球隊插花比賽啊.....辰雄。」大吾嘆了口氣。「雖然有秋山在,大概......桐生先生跟冴島先生也會去吧......但仍是......你就不能回名古屋嗎?」
    
「......」品田低頭望著說了幾句話就滿頭冷汗的大吾,從口袋裡頭掏出路邊發的情色廣告面紙替大吾擦汗,但沒有說話。
    
大吾笑了笑,卻依舊還是嘆了口氣。
    
「要笑要嘆氣選一個。」品田略略嘟著嘴道。
    
「為什麼還要繼續牽扯下去,你看我都這樣了,中槍可不是開玩笑的,很痛啊。」

「不管怎樣,都聽說了會出大事,沒辦法放任不管啊……而且……大概……我不會回去名古屋了。」品田隨手將被大吾的冷汗濕透的面紙放到床頭櫃上,有點沮喪的說著。
     
「耶?」
     
「雖然 ,名古屋組的人都被釋放了,但是……畢竟發生了那種事情,我實在不知道要用什麼表情再面對他們…啊、真是的,這不是堂島君的事情,我……」
     
「那麼,要不要來神室町?」
     
大吾毫不猶豫的打斷了品田的話,虛弱而冰冷的雙手覆到了品田放在床沿的手上。
     
溫暖到近乎炙熱的手。
     
「耶?」
     
「我認識一個……技術不錯的章魚燒老闆,雖然長的很凶,但人不壞……有興趣轉行嗎?」
     
「章魚燒?」品田失笑,反過來握住大吾冰冷的手。「我還以為你要挖角錦榮町第一名的風俗記者來神室町呢。」
     
「錦榮町的第一名風俗記者?誰啊?」大吾也笑了起來,但笑容卻在一順間凍結,握住品田的手瞬間收緊,發出了微弱的呻吟。
     
「啊,抱歉,不該跟你說笑的,護士……」品田連忙想按護士鈴,卻再次被大吾阻止。
     
「慢著!…不要緊的,一下就好了……」大吾緊握著品田的手調整呼吸,後者擔心的望著他,七手八腳的把面紙又掏出來幫他擦汗,還不小心把包裝紙掉到地上。
     
「……總之,頭都洗一半了,我不會這樣收手的,當年你幫助了我達成夢想,現在,輪到我幫你了。」
     
「夢想……嗎……」大吾喃喃自語著,彷彿夢囈。
     
「是的!堂島君的東城會……那是堂島君想要守護的東西吧!東城會對近江聯盟!時間九局下半,零比四滿壘滿球數!代打品田辰雄,最差也會為你擊出安打!」
     
「呵呵……我……不接受全壘打以外的結果喔。」

    
「又不是猜到配球就能打出全壘打,堂島君也會說外行的話呢。」品田大笑著,而大吾只能回以虛弱的微笑。
    
「開玩笑的......請務必以自己的安全為優先......好嗎?辰雄。」
    
「......知道了,交給我吧。」品田用雙手握了一下大吾的手,然後站起身來,大吾緩緩的鬆開了自己的手指,自然的從品田的掌心滑落,接著像是想要保留餘溫似的握緊了拳頭。
    
「一切小心。」
    
「放心吧。」品田用拳頭敲了敲自己的胸膛,出門前又再次回頭向大吾揮手,最終他關上了門,把大吾一個人留在病房裡。
    
大吾望著房門發呆了好一陣子,直到疼痛再次主宰他的神經,他咬著牙摸到了床旁的自控式止痛按鈕壓了兩下,靜靜的等待疼痛緩解,握在手中的餘溫九成九只是錯覺,但他將手移到唇邊輕輕的,親吻著品田方才緊握的手,彷彿這樣能讓自己痊癒,或是讓自己更有勇氣。
    
終於宛如撕裂般的疼痛不再來襲,大吾深吸了一口氣,伸手關掉了心電圖,免得等下電極片拿下來之後發出不愉快的聲響,接著他拆掉了自己身上的點滴,雖然在拆掉止痛針的時候猶豫了一下,但他終究沒有再多給自己一些嗎啡,因為他知道自己必須多一點清醒,嗎啡顯然無助於射擊的精準度。
    
這些動作都做完的時候大吾又是滿頭大汗,整個病房迴響著他痛苦的喘息,但奇特的是,明明心電圖已經關掉了,但那特有的滴滴聲,仍在室內迴盪。
    
「......」大吾望向靠窗的方向,但他與窗戶之間卻隔著一道屏風,他當然知道這扇屏風後面是誰,因為這間屬於東城會會長的私人VIP病房,通常,都只有那個人躺在那裡,自己使用的次數並不多(謝天謝地)。
    
大吾站起身,艱難的將掛在一旁的西裝一件件的套上,腹部的傷口處理的不錯,但太大的動作絕對會讓傷口裂開,不得不慎。
    
終於將最後的西裝外套套上時,冷汗早就把襯衫都浸透了,他朝著屏風的另一端移動,喊著無人會回應的名字。
    
「峯。」
    
「我要走了,看樣子,我們都還不到離開的時候呢。」
    
他伸出手,剛剛品田沒有握過的那隻手,輕輕的蓋上峯義孝的額頭,然後落下一個吻。
    
「夢......嗎......」大吾看著眼前被宣判沒有希望醒來的男人,咀嚼著苦澀的話語。「我的......夢想........是......」
    
除了峯義孝之外,沒有任何人聽見。
    
END
    
這是一個在老公的病床旁邊跟初戀情人打情罵俏的故事<<<<<<<<<<<<<<<<

    
其實應該不難發現這三次的峯大(緩行止步)、龍大(卸甲)、品大是同一個世界觀XD也就是說,這是個大吾與砲友龍司、真愛品田、老公峯義孝的4P...(被槍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