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人][JOJO][二喬西薩]真實與事實的彼方

(本文為建立在JOJO的PS4電玩天國之眼劇情上的衍生,我被萌的滿臉血,如果有人不想被雷的話請下收劇情提要,拜託來陪我萌一下我好內傷!)
    
簡單來說,依照天國之眼的設定,承太郎及老二喬一行人要穿越各時代阻止異變,而其中包含了,「西薩還沒死亡的那個時間點」—

     
「簡單來說,你們…承太郎先生和年老的JOJO打敗了DIO,但是卻發生了奇特的異變,這位來自過去的,年輕的史彼特瓦根先生所帶來的神聖遺體讓你們能夠穿越時空,收集其他遺體,並且解決各種異變…大概來說是這樣,對吧?」麗莎麗莎在聽完了老喬瑟夫的說明之後,簡單的做出了這樣的結論,而已經是第N次說明這個狀況的老喬瑟夫點了點頭。
     
「不愧是麗莎麗莎老師!簡單來說就是這樣!不過年老的JOJO什麼的真是傷人啊…」老喬瑟夫誇張的垮下肩膀,然後一屁股坐在沙發上,眼前的狀況已經混亂到極限,在「烏龜」裡的人不只是自己的祖先喬納森喬斯達、長大後的外遇兒子東方仗助,這下連過去的自己都出現了,狀況複雜也該有個限度啊。
     
「確實是年老的JOJO啊,仔細看看老了之後的我也算是挺不錯的嘛,算是有魅力的老人家啊!」年輕的喬瑟夫大聲的笑了起來,對於自己日後至少沒有變成腦滿腸肥的老頭子這點似乎還算滿意。
     
「確實是很有魅力呢,一大把年紀還可以吸引年輕女孩,這可不容易啊,哈哈。」在旁邊補上一句的不是別人,正是那「一大把年紀依然魅力十足」的產物-東方仗助,早就已經不在意自己的親生老爸身份這件事情的他,在這時依舊忍不住湊上一腳,笑的賊忒兮兮。
     
「這裡太擠了!我出去透透氣!承太郎!」在任何人來得及做出反應前,老喬瑟夫大喊著外孫的名字,飛也似的逃出烏龜,留下賊笑不已的仗助和康一,以及剛剛加入,一頭霧水的麗莎麗莎等人。
     
「想知道是怎麼回事嗎?年輕的喬瑟夫先生?」仗助特別強調了「年輕的」三個字,雙眼都彎成弦月的弧度了,兩排白牙閃耀到只有瞎子才看不出他居心不良,但在年輕的喬瑟夫能做出任何反應前,有人出言阻止了。
     
「很抱歉打斷你們……但我想,也許他們不適合再知道更多未來的事情了。」虛弱卻又堅定的聲音主人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睛,坐在最舒適的單人沙發上的,是一切的事件,也是所有血緣的起點,喬納森•喬斯達。
     
雖然藉由喬魯諾的黃金體驗修補了受傷的部位,加上波紋呼吸法靜養療傷,但其實從他脫離大宅戰場到現在也不過才不到四個小時,身體依舊相當的虛弱。
     
「知道未來就會對未來產生影響嗎……確實是如此,不過以目前狀況來說我知道了一些讓人安慰的事情,應該還不算壞吧。」麗莎麗莎笑了笑,修長的美腿交疊著,由於同性別而得以坐在他身邊的特里修不由得多看了幾眼。
     
「麗莎麗莎老師知道了什麼嗎?」西薩問道。
     
「這不是顯而易見嗎?JOJO還活著啊。」
     
「確實是這樣沒錯呢!我活到變成髒兮兮的老頭,世界又面臨了其他的危機…至少代表我們打敗了柱之男!」年輕的喬瑟夫開心的說道。
     
「我的狀況也是,知道世界還好好的,沒有吸血鬼到處跑,多少安心了些呢…不過這次的事件我們有個推論,恐怕還是跟DIO脫不了關係,只是我那個時代的DIO又似乎不是罪魁禍首……在時空整個扭曲的狀況下,可能性實在太多了。而且,當我們解決了罪魁禍首之後這些時空又會如何?在我們之中……確實存在著死而復活的人啊。」
     
「死而復活?屍生人或吸血鬼嗎?」年輕的喬瑟夫緊張的四處張望,只見有個年輕人嘆了口氣道:
     
「我確定我不想喝血或吃人 ,但我也認為我「確實應該已經死了」,所以喬納森先生說的沒錯,解決了異變之後,時代會變的怎樣?會回到原樣或是有所改變?沒有人說的清楚。」
     
「花京院…」波魯那雷夫拍了拍花京院的肩膀說道「我覺得,死掉比變成烏龜好。」
     
「沒感覺到安慰呢,波魯那雷夫。」
     
「耶?這個意思是,會再次死掉嗎?我?」納蘭迦從小學數學課本中抬起頭來,很明顯根本沒把心思放在課本上,喬魯諾搖了搖頭道:「我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的,納蘭迦。」
     
「抱歉提出了很殺風景的話題…總之我認為關於未來的事情還是打住吧,這就是目前的狀況了,依照往例,恐怕會有一部份的遺體選上年輕的喬瑟夫…假使如此,你們願意陪我們到下一個異變點嗎?」
     
「不管怎樣都得去吧……不過必須在六天之內趕回來呢,不然啊,未來馬上就會產生天翻地覆的改變了,哈哈哈哈。」年輕的喬瑟夫大笑著。
     
「什麼意思?」仗助問道。
     
「喔,我的這邊啊,被瓦姆烏裝進了一個毒藥指環,如果六天後沒有依照約定去跟他決勝負的話,我很肯定就沒有年老的我了呢,哈哈哈。」年輕的喬瑟夫指著自己的脖子笑道。「但是看到老去的自己就代表我至少打敗了瓦姆烏吧?我對未來可是充滿了希望喔!」
     
「……沒有未來的喬瑟夫先生的意思就是……仗助……」康一不安的望著仗助,仗助這時也收起了笑容,畢竟這問題可是更「根源」的呢,即使瘋狂鑽石很強,但是「自己的父親因為歷史改變而提早死掉導致他無法出生」這種事情,跟替身的強弱毫無關係。
     
「那就盡快解決事情吧!承太郎先生,是否該前往下一個地點了?!」
     
「啊,稍等一下,我想拿一些隨身物品,方便讓我們出去一下嗎?」麗莎麗莎說道。
     
「真是的,想出來幹嘛或是想逛街快點去吧。」承太郎不耐煩的聲音由外頭傳來,烏龜上的寶石從一片黑變成了星空。「給你們一個小時,沒來就拋下你們。」
     


「這裡可是我的專用席啊,老頭子。」

聲音從身後傳來,老喬瑟夫沒有回頭就知道對方是誰,不,不是因為聲音,人要準確認出自己少年時代的聲音比辨識不同電台主播還要難,畢竟你可能天天聽電台,卻不可能去注意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是怎樣。

他能知道對方是誰只不過是因為,沒錯,這裡是「他」的專用席。

「居然叫未來的自己老頭子......年輕的我有這麼討人厭嗎?」喬瑟夫哼了口氣,不改自己趴在女兒牆上的姿勢,年輕的喬瑟夫走到他身邊,背靠著女兒牆望向天空。

「是老頭子啊,不然要怎叫你?老JOJO?老了的我?怎麼都很奇怪啊。」

「....算了...算了...誰叫我確實是目前最大的......明明我祖先也在現場啊.....」喃喃自語著沒有人會重視的主張,喬瑟夫依舊沒有看年輕時的自己一眼。

「那個,老頭子啊,我有事情想問你。」年輕的喬瑟夫用食指蹭了蹭鼻子,裝模作樣的咳了兩聲,年老的自己終於回頭看著他,但那眼神跟剛見面時,以及解說時代變異時充滿餘裕的他完全不同。

那是絕望的眼神,不,更正確來說,是在絕望中看到了一絲希望,正努力的想要伸手去抓住的眼神。

「呃,你的眼神好嚇人啊,咳,我說啊,你應該可以猜到吧?畢竟我就是你嘛,這時候我的腦袋裡在想什麼,你還記得吧?」年輕的喬瑟夫被自己看的有點不安,連忙接著說下去。「就,除了修煉波紋啊,打倒瓦姆烏拿到解毒藥啊,就只有那件事情了,我想,既然你是未來的我,那你一定知道.....就是、西薩他.......」

「西薩死了,在約定的決鬥之前,他一個人,被瓦姆烏殺死了。」

然後,年老的,已經度過了數十個,沒有西薩的歲月的喬瑟夫,無情的對年輕的自己扔下炸彈。


「......喂,這不好笑.....」年輕的喬瑟夫勉強擠出一個扭曲的笑容,得來的只是年長的自己壓抑著音量與聲調,彷彿在說著別人的故事似回應。

「我跟他吵了一架,他認為既然已經知道了對方的據點,就應該趁白天去突擊,我跟麗莎麗莎都反對,但是堅持要替家族雪恥的他完全聽不進去。我還對他說了很糟糕的話,根本沒有體諒他的話,我是個自大的混蛋,完全沒有去思考西薩的心情......」

「......」

「他死了,死在瓦姆烏的手下,但直到最後的最後,他都沒有忘記我這個混蛋,即使我才剛說了非常混帳的話,他仍然搶下了裝有解藥的唇環......」

「......怎麼會這樣......」年輕的喬瑟夫喃喃說道,而年老的自己望著他,將帽子摘下來遞給他,喬瑟夫莫名所以的想要接過,但年老的自己沒有放手,只是將帽子的內緣展示給他看。

那是,雖然已經脫色、因為數不盡的戰鬥而髒汙,卻還是看得出那麼一點顏色的內襯。

「跟西薩的頭巾一樣的花紋......」

「啊啊......本來可沒這麼髒的,但實在是沒空洗......這是,那傢伙給我的,最後的波紋。」老喬瑟夫收回了帽子戴在頭上,並且壓低了帽沿。

「什麼啊......什麼最後......」喬瑟夫拉高了音量,話語卻嘎然而止,因為帽沿遮住了老喬瑟夫的眼睛,也蓋去了他的表情,卻沒辦法遮掩那從骨子裡透出來的失落。

「所以,你要問的問題我不知道,因為我根本來不及問他。」

「.......那種事情,不重要了。」年輕的喬瑟夫咬了下唇,握緊了拳頭。「絕對........我絕對不會讓那種事情發生!」

「......喂,小鬼。」老喬瑟夫微微的彎了彎嘴角。「那個問題,你就自己問問西薩,然後再給我答案吧,因為,我也很想知道啊。」

「才不告訴你呢,臭老頭,還有,別用色瞇瞇的眼神看我的西薩。」年輕的喬瑟夫吐著舌頭對年老的自己比了個中指,故作瀟灑的轉身離去,老喬瑟夫望著自己的背影苦笑道:

「我的西薩嗎.......不是我的也沒關係,只要西薩能夠活著的話.......」

喬瑟夫把帽子調整回頭上,望著跑到樓下去纏著西薩的,年輕的自己。

「這次,不要再做錯事了啊,我......」

end

我只是想要寫一下這種感覺而已,對,真的沒了XDDDD
等我把天國之眼玩完再看有沒有續

文章標籤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