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雖然史塔克先生準了我一個月之後的假,但旺達那邊卻沒有這麼順利。
        
所以我又用了依照史塔克先生的說法是─「因為基本上我不需要也不想看到那隻手機,所以就給你用吧」的手機連絡了羅傑斯隊長,因為考量到他們的逃犯身分,維持單一聯繫管道是合理的做法,雖然我並不高興。
        
『我想......幻視?』很有趣,接起電話來隊長不會自報姓名,而是猜誰打的電話,可能這也是因為身為逃犯的關係。
        
「是的,羅傑斯隊長,我是幻視,我能跟旺達說話嗎?」我有禮貌的要求,而電話的對面傳來了一個有點壓抑的笑聲。
        
『呵呵,我當初留電話給東尼可沒想到是拿來這樣用的,但是抱歉,現在可能不是很方便,旺達在睡覺,我們這邊現在是......半夜。』
        
「喔......真是抱歉,我沒有考慮到時差的問題,下次我會注意的,謝謝您,羅傑斯隊長。」半夜,那就是午夜十二點,那麼與紐約的時差大約是8小時,我正如此思考著,羅傑斯隊長卻否認了。
        
『不,不用在意這個,因為我們會移動,我們......不打算在同一個地方留太久。』
        
「我明白了。」逃犯,理所當然。「那,等旺達醒來之後,可以請您轉達他我們一個月之後的約定嗎?我想知道我們要約在哪裡,以及詳細的時間。」
        
『喔......關於這個,幻視......我認為你們不該這麼頻繁的見面,所以我想下次見面應該訂在三個月後。』
        
「為什麼?」我抬高了音量,難以相信我與旺達的約會居然受到了意外的阻撓,不,也許並不是意外,旺達確實說了他會回去跟隊長爭取休假,但是不保證,可是......為什麼?
        
『聽著,幻視,我們是逃犯,我們得不斷移動,而且.....我們還在持續清剿九頭蛇的殘黨,我們不能總是讓旺達離開。』羅傑斯隊長聽起來很為難,我更不理解了。
        
「那為何不回來?」
        
『幻視,協議還在運作,我們是無論如何都無法接受那個東西的。』羅傑斯隊長的聲音僵硬了起來,按照史塔克先生的形容,就是「星條旗先生語氣」,很遺憾我並不受這種語氣的影響。

        
「我不明白,羅傑斯隊長,你們還在清剿九頭蛇,而這個行動需要後援,史塔克先生請了一整個律師團隊在研擬協議,持續地讓協議弱化,盡量不讓這些太過影響超級英雄們,我相信史塔克先生也會盡力維持你們行動自由......」
        
『不,沒得商量,幻視,東尼可能要求你說服我,但我不會屈服。』
        
「事實上,史塔克先生沒有要求我任何事情,他允許我休假去見旺達,而我希望的是不論我有沒有休假,我都能見到她,而如果你們能回來,我們甚至不用去想休假的問題。」我不太明白為什麼羅傑斯隊長認為史塔克先生命令我說服他,事實上他根本沒時間也沒力氣去考慮這些,比起我,史塔克先生太忙碌了。

        
『喔......是、是這樣嗎?』看樣子他能接受我的說詞。『但是,我仍然不能以如此頻繁的讓旺達跟你見面,幻視,這太危險。』更正,接受一半。
        
「好的,我明白了,晚安,羅傑斯隊長,我會在三個月之後來電。」顯然沒有必要再談下去了,我明白羅傑斯隊長能夠多固執,但就在我準備掛電話時對方又開了口。
        
『等一下,幻視!』
        
「是?」
        
『這支手機......現在都放在你這裡?』
        
「是的,因為史塔克先生不想要也不需要這支手機,他認為交由我保管較好。」
        
『哈,總是這麼固執是吧?』
        
「恕我直言,羅傑斯隊長,您比他固執,因為史塔克先生直接準了我一個月後的假,而您沒有准旺達的假。」我替史塔克先生平反,事實上如果需要的話,先生在做事情上極有彈性,史塔克帝國並非單純靠著科技力建立起來。
        
『......很遺憾我沒有政府站在我身邊導致我只能固執。』又來了,星條旗先生語氣,而我對此並不高興,因為他阻礙了我與旺達的會面。
        
「這是您自己選擇的,羅傑斯,我希望您也能給其他人選擇的權力。」說完之後我掛掉了電話,當然,我知道這以人類的禮儀來講很不禮貌,但是我的神經線路有某個地方正在吵鬧,我知道再繼續說下去我可能會直接反向搜尋手機電波直接找到他們的位置,然後帶著旺達離開。
        
我唯一沒有這麼做的原因只是因為我不確定旺達是否也想要。
        
我向史塔克先生報告了我一個月之後的假可以取消了,而他似乎很簡單的就洞察了原因所在,沒有多說甚麼。
        
「那我們可以考慮三個月後直接放一個禮拜怎樣?就像渡假。」史塔克先生對我眨了眨眼,我當然樂意接受這樣的假期。
        
雖然我不知道另一邊會怎樣。
        
不管怎樣,敲定了長假的部分,史塔克先生開始分派工作給我,不過大部分的狀況下我依舊是基地的留守人員,如果我必須出去,那就是羅迪先生留著,史塔克先生則除了滿世界跑之外就是窩在實驗室。
        
我的工作大部分都是一些訊息的收整、探索、查證,其實缺乏直接出動的任務,畢竟不管別人怎麼想,超級反派並非到處都有四處出沒的。
        
蘇柯維亞協議限制了超級英雄的出動,但史塔克先生的說法是─讓該做事的人做事去。
        
失火,消防員的事情。
        
遭小偷,警察的事情。
        
天災,沒太嚴重的話,州政府的事情,嚴重的話可以出手幫忙。
        
戰爭─當然,我們不介入戰爭。
        
史塔克先生搜尋威脅事情,找尋可能有特殊力量的人,就像他找到帕克先生一樣,將這些資料分門別類。在威脅等級定義的部分,紅色是最高,英雄們可以不待命令出動;黃色是中間,聯合國有權要求英雄出動;綠色最低,英雄們完全可以拒絕出動。
        
綠色的範圍比我想像的還要寬,比如九頭蛇據點居然被丟在綠色。
        
羅斯將軍對此非常有意見,但是史塔克先生給了非常合於邏輯的答案─「說真的,清理恐怖分子本來就是一個正常的政府機關會做的事情,別裝的好像CIA跟FBI還有神盾局跟聯合國沒在做一樣,並不是非我不可,你知道的,人手嚴重不足,我沒空玩這種小打小鬧。」
        
「是嗎?史塔克?你把九頭蛇放在綠區,不是因為你放任羅傑斯他們去清掃九頭蛇據點嗎?他們是逃犯,而你對此毫無作為!」
        
「抱歉,我努力了,但是他們神出鬼沒,他們有兩個超級間諜在隊伍裡頭,而且理事長,如果你覺得這九頭蛇很嚴重需要清理,又覺得羅傑斯很嚴重需要清理,那麼現在有兩股『反派勢力』正在互咬,難道我們『正義的一方』不該翹著雙腳喝著涼水坐享其成嗎?」
        
當時羅斯的臉色紅到讓我有點擔心他的血壓。
        

「你簽了協議,史塔克,超級英雄應該依法行事。」
        
「是啊,我們正在依法行事,只是偶爾有些灰色地帶我們乾脆不去做而已,以防你沒看到,理事長,我這邊只有三個人,其中一位還在復健,另一個基本上沒有我的命令不太動作,跟嬰兒一樣,我人手嚴重不足,而我還有個公司要運作,要研發新科技免得股票跳水。」顯然,後面那個嬰兒說的是我,事後我私底下向史塔克先生表達了將我的行動能力定義為嬰兒顯然不合邏輯且讓我不快,他也做出了解釋:
        
「我必須讓他們低估你,幻視,最好讓他們認為你是沒有我的命令就不會動的機器人。」史塔克先生顯得相當疲累。「這樣他們就不會堤防你了。」
        
我對此表達理解。
        
「而且,再以防你忘了協議的精神─超級英雄是義務的,如果超級英雄不願意依照協議行事,那麼就得退休!如果他們在執行任務中有失誤的話要依法究責!或者你希望我現在馬上退休?」
        
顯然沒人希望鋼鐵人提早退休。
        
總之,就是因為這樣,所以我其實非常清閒,除了利用影像學習格鬥技並且與訓練機器人互毆之外,真的,沒甚麼太大的事情,大多的狀況史塔克先生會派我去處理紐約大戰的後遺症─在外流散的外星武器。
        
至於超級英雄的部分,史塔克先生的資料夾也不斷的在增加,光是紐約的地獄廚房就增加了四個檔案,但這些資料在經過整理之後都被認定為「不符合復仇者聯盟需求」而廢棄,顯然並非每個在暗巷裡頭矇著頭臉的義警都可以被認定為超級英雄。
        
或者,先生是刻意為之的。
        
「我不認為打個黑道份子跟殺手就會把自己搞得滿身傷的人符合超級英雄的條件,這是警察的事情,他們領了稅金,讓他們做該做的事情。」史塔克先生在律師團的面前把幾個被稱為「夜魔」、「鐵拳」和「懲罰者」的神秘人檔案直接撕爛,這個動作基本上比較接近於表演,律師團因此而笑了起來,其中一位非常特別的,盲人律師─我記得叫做麥特‧梅鐸,甚至還舉手發問。
        
「你太嚴格了,史塔克先生,你的復仇者聯盟會永遠缺人的,不降低標準嗎?」
        
「不,麥特,我一點都不打算讓社區型義警摻活進這種事情,我的目標是毀滅世界的等級,至少要能毀滅一個紐約,最低限度,一打外星人。最好能飛,能瞬間移動,能用冷凍視線凍結火山,用超光速繞地球一圈!」
        
律師團全都大笑了起來,也是,這條件即使是目前的聯盟成員,都沒有人能做到。
        
而準成員蜘蛛人當然也做不到,他在史塔克先生送的蜘蛛衣保護下做一個社區型的超級英雄,由霍根先生監管,但事實上史塔克先生常常直接藉由戰衣上的監視器來了解帕克先生的作息。
        
好不容易熬過了三個月,我再次打電話給羅傑斯隊長,告知他史塔克先生準了我一個禮拜的假,希望他也能給旺達同等的大方。
        
『一個禮拜?』顯然,羅傑斯隊長很訝異。
        
「是的,一個禮拜。」我不再說多餘的話。
        
『......好,一個禮拜。』經過了一個世紀一樣長的沉默跟嘆息,羅傑斯隊長同意了。『伊斯坦堡,3天後,上午10點,市中心的星巴克,另外有件事情我想請你幫我轉告東尼。』
        
「.....好的,請問是甚麼事情。」
        
『克林特和史考特想要協商,上次旺達有提,東尼有幫他們聘請律師.....這還有效嗎?』
        
「我想是有效的,羅傑斯隊長,先生有個為了協議而聘用的律師團,我會轉告他。」
        
我如實轉達了羅傑斯隊長的話,史塔克先生因此而發出了笑聲,依照賈維斯的資料庫對史塔克先生的認知,那並非因為開心而發出的笑。
        
「當然,史塔克總為大家服務。」接著,先生將那位盲人律師─麥特梅鐸的電話給了我。「叫他打這支電話,這是最適合他們的律師。」
        
「......我不是質疑梅鐸律師的專業,但是,史塔克先生,就我對人類的認知,我想,您推薦梅鐸律師給他們,會許會被認為是一種挑釁行為。」
        
「如果他們蠢到看不出來麥特是最適合他們的律師,他們不如把眼睛挖下來送給麥特,不爽叫他們自己想辦法。」
        
我理智的選擇轉達了電話以及「梅鐸律師是最適合的律師」這句話。
        
我不想冒著風險讓決定旺達休假長短跟頻率的人生氣。

TBC
以防有人不知道,麥特梅鐸是夜魔俠

全站熱搜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