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如同電影般的相遇

 

那天下著微雨,在倫敦,薄霧也好微雨也罷,都是很常見的事情,四季都一樣,春天尤然。
尼祿穿著他喜歡的藍色帽T,因為這樣就可以省去帶雨傘的功夫,在學校附近的二手唱片行尋找目標。
說真的,在網路的盛行下,這種店家早就倒的亂七八糟,這家之所以還能撐著,也是已經轉成了咖啡廳跟二手唱片複合店的功勞,加上在大學附近,用便宜的咖啡和早餐成了學生們的最愛。
二手唱片這區往往沒什麼人來逛,但是尼祿很喜歡,誰叫他就是個音樂愛好者呢,雖然往往只看不買就是了。
老闆也喜歡顧客挑喜歡的音樂讓他放,只要尼祿來,他通常會挑黑色安息日或齊柏林飛船給老闆放。
不過今天他確實有個要掏錢的對象。

他走到「D」開頭那一區,憑著記憶尋找印象中放在那個位置的DVD,只見老闆把它拿出來放在上面的封面展示區了,也是啦,畢竟這是最近樂壇的熱門新聞,老闆會拿出來擺置也很正常。

Devil may cry復出傳聞,是這兩天所有樂團討論區都在燒的事情,水管上各種當年的影像全都被各大論壇刷了又刷,尼祿基於某種潔癖想要拿DVD來看,當然也有點……個人因素。

尼祿伸出手去拿那張DVD,而完全出乎預料之外的是,有個人跟他同時,伸手拿了那張DVD。

 

那是一隻很好看的手,很好看的手指。
他的手有點蒼白,每根手指上都有著刺青,而那手指看來細長有力,像是拉小提琴的人的手,尼祿順著手看上去,是一條佈滿了刺青的臂膀,一個……比他還高上一些,黑髮的、有著墨綠眼睛的年輕人。
他看起來很瘦弱、蒼白,鼻子上掛著一副有點大的黑框眼鏡,卻有著一雙豐滿的唇,還有好看的微笑。

「你也喜歡Devil may cey嗎?」聲音也很好聽。

「啊、是、是啊,那個……你也喜歡?」尼祿不自覺的緊張了起來,天知道他為什麼要緊張,因為他們手指還搭在同一張DVD上?
想到這邊尼祿連忙把手抽了回來,而那個黑髮的年青人似乎有些訝異的望著他。
「你要讓給我?」
「呃,那個,我只是有興趣,而且我記得這張應該有兩三張……咦,沒了?」尼祿翻找著本來放了這張DVD的架子,但不論是展架還是夾層都沒有。
「這張《天真之歌》的演唱會DVD在復活消息出來之後二手價被炒翻了,而且到處都被掃貨,我是跑了五家才找到這裡的。」黑髮的年青人說著,用著崇拜的神情看著DVD的封面,那上頭是兩個沐浴在血海中的銀髮年輕人,有著同樣的臉孔,而那可不是複製貼上做出來的。

Devil my cry—二十年前紅遍英國的雙胞胎搖滾歌手,橫掃英國各大音樂排行榜及美國告示牌,出道三年就因為雙胞胎中的長子吸毒、次子捲入殺人未遂事件的關係閃電解散。
期間只有三張單曲,兩張專輯,兩次巡迴演唱,傳說中的搖滾樂團Devil May Cry成員—維吉爾與但丁,而這到底是藝名還是真名也有各種說法。

 

黑髮年輕人的手指在封面上磨蹭著,即隨有些訝異似的將視線投向尼祿的臉上,這讓尼祿全身僵硬。
「你有一頭白髮。」尼祿很清楚言下之意是「跟他們一樣」。
「是啊,我覺得白頭髮很帥就去染了!」尼祿笑著說道,但事實上這是天生的。
「都喜歡到染頭髮了還把DVD讓給我?」黑髮年輕人笑了笑。「其實我不一定要這張,事實上我家裡有,只是想說多買一張來推廣……我想,還是讓給你吧,除非你家也有?」
「呃……那我就不客氣了,事實上我家是有,不過在我老爸那裡,他不喜歡我拿來看。」尼祿乾笑了下。
「喔,那真遺憾……那這張買回去會不會又被沒收?」黑髮年輕人露出了有些同情的表情,顯然是以為眼前這個染白髮的叛逆年輕人有著古板的父親,不許他聽搖滾樂吧?這誤會很大,不過尼祿不打算解釋,因為很難解釋。

「哈哈……也不是沒可能……」尼祿抓抓頭,有些尷尬的笑著,黑髮年輕人將DVD靠在唇邊,想了一下之後露出微笑。「這樣好了,我買,然後你想看的時候來找我。」

「咦?這怎麼好意思!」尼祿一方面有些開心又有些訝異,該怎麼說呢,這個黑髮年輕人真的……太好看了,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尼祿對他有種親近感,總覺得想跟他多聊點,多相處些,否則只不過是拿到同張DVD而已,早就雙手一攤轉身離開了。
「沒關係的,我很高興能遇上差不多年齡的同好,你也知道這是老團了,沒多少年輕人聽過。我有帶筆電,要不要一起到座位區那邊看?還是你有其他行程……」
「當、當然沒問題!我下午有空!」事實上尼祿才沒空,下午妮可本來要請尼祿幫他做點實驗的,但這時他腦袋裡頭完全沒想到這件事。
「啊,我自我介紹一下,我叫尼祿。」尼祿把右手隨便在外套上擦了擦之後伸出來。
「我叫V。」黑髮年輕人這麼說著,露出神秘的笑容。

 

「於是,你為了一個聽起來就像是給你代號還是假名的人,放了我一下午的鳥。」拉丁裔的美女抽著煙,雙腳不客氣的蹺在桌子上,用輕視的眼神望著眼前的男孩。
「他真的叫做V!而且我也有拿到他的電話跟FB!」尼祿用手在眼前搧著想搧去煙味,當然成效不彰。
「是是,不管他是V還是K,都無法抹消你見色忘友的事實,混球。」妮可不客氣的把煙噴到他臉上,活該。
「什麼見色忘友……把V說成色什麼的……他只是DMC的粉絲而已,我又沒有那種想法……」尼祿低聲呢喃著毫無說服力的反駁,妮可八卦的笑了起來。

「嘿,我說啊,你的人生越來越HIGH了喔,這關頭交個小男友,會他不會被你爸你叔給宰了。」
「別亂說,妮可,拿這個說笑你才真的會被宰了。」
「知道了知道了。」自知失言,妮可吐了吐舌。「算了,時間來不及了,我們專心做實驗吧,我一定要搞出真的鋼鐵人盔甲。」
「好,有夢最美。」尼祿聳了聳肩,把妮可的第35號實驗品裝到右手上。

妮可,他的大學同學,理工科的高材生,兩年前就研發出一款高敏感度的義肢而名揚學界,還拿到了足以讓她讀三次大學的專利費,最大的夢想確是—真的做出鋼鐵人的盔甲—天才果然很難懂。

而他,尼祿•福圖那,從小在孤兒院長大,兩年前改名尼祿•斯巴達,原因是,有兩個男人找上門,自稱是他的父親。
而為什麼是兩個男人的原因是,沒人知道他是哪個人的兒子,連科學都辦不到,因為那是一對雙胞胎,銀髮的雙胞胎—維吉爾與但丁。

「我們當年很窮,所以都去捐過精子。」但丁,雙胞胎中的弟弟,散著一頭銀髮,帶著看起來三天沒刮的鬍渣大笑著。「老媽一直催我們結婚生子,我就抱著一點期待,想說會不會有當年我們的精子生下來的小孩願意認祖歸宗的,結果找到了你,啊,當然我們用了很多手段。」
「正好你是孤兒,如果你不排斥的話,就當我的兒子。」維吉爾,雖然是哥哥,但後梳的頭髮和光潔的下巴看起來年輕很多,表情冰冰冷冷不近人情。
那時大概進行了三個月左右的親情攻防,最後尼祿還是在各種現實壓力下決定認祖歸宗,即使沒人可以確定他到底是誰的兒子。

而這所謂的現實因素,包含了學費,以及養育他長大的孤兒院面臨繳不出房租的拆除命運,而維吉爾和但丁是一個古老財閥的繼承人,彈個手指就能把地買下來。
尼祿用未來繼承人的身分跟老爸借錢,利息另計。

兩年後,這對曾經逃過家,搞過樂團,出過名,嗑過藥,(差點)殺過人的雙胞胎,想要重新站上舞台,而尼祿所要付的利息就是-當主唱。

所以,他才私底下去找那張DVD,想認真看看當年他們到底是什麼樣子(有,他有聽過音樂,但是實在不是他的菜,DMC的音樂偏向迷幻搖滾還有一些新浪潮,他喜歡更硬一點的),就碰上了V。

這一定是命運的相遇。

尼祿傻笑著,而妮可為此翻了個大大的白眼,拆掉一條線電醒這個花癡。

這就是那兩個年輕人的故事的開頭。

END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皇冬 的頭像
皇冬

皇冬的雜想窩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