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動漫同人 (1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封神演義聞仲大人封神部分劇情改寫,內有嚴重的怨念、作者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對聞仲的無腦熱愛,以及,過了二十年才開罵的,幹你藤崎龍**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同人][JOJO][二喬西薩]真實與事實的彼方

(本文為建立在JOJO的PS4電玩天國之眼劇情上的衍生,我被萌的滿臉血,如果有人不想被雷的話請下收劇情提要,拜託來陪我萌一下我好內傷!)
    
簡單來說,依照天國之眼的設定,承太郎及老二喬一行人要穿越各時代阻止異變,而其中包含了,「西薩還沒死亡的那個時間點」—

文章標籤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警告:
●沒看過漫畫,因此是以電影為主加上時間軸資料自行發想,關於車諾艾爾發之前的駕駛員的事情都是胡謅
●OOC,反正一定會OOC
部分修改,海參崴是俄羅斯唯一的太平洋港口才對
●設定衝突,本文在寫的時候並未得到相關設定,因此內文更動。
●另外,根據提到她們足以帶領俄羅斯太平洋艦隊協防,認定為海軍軍官,因此Lieutenant以海軍解釋論,為上尉。

正文開始:


薩沙第一次見到車諾艾爾發是在海參崴。

理所當然會是海參崴,俄羅斯也就這麼一個對太平洋港口,而俄羅斯的海軍艦隊司令部也在這裡。

同時也是俄羅斯的機甲獵人理所當然的駐紮地。

85公尺2412公噸,第一代 (Mk-1)機甲獵人,因應俄羅斯的天寒地凍,特別注重防低溫、防海水設計,採用內燃機引擎,關節以簡單的扳手式手掌設計,頭部具超厚裝甲保護。

但事實上她的駕駛艙在胸口,所以不具有頭部逃生艙,頭部裝甲用以防護的是大型的蓄電池,用以增進續航力。

當她第一眼看到這台機甲時,就決定要申請為駕駛員。

當時她已經是海軍少尉,負責駕駛配屬庫茲涅佐夫航空母艦上的Su-33戰鬥機,除了跟入侵俄羅斯的怪獸戰鬥之外,也參予了之前日本遭受怪獸襲擊的任務,與當時駕駛日本機甲「戰狼探戈」的駕駛有過一面之緣。

說真的,當她第一次聽說機甲獵人計畫時還覺得那是天方夜譚,但是親眼目睹戰狼的戰鬥成果(雖然東京幾乎全毀,但總算沒有成為核污染的死城),薩沙不得不認為這確實是個可行的計畫。

於是,當祖國從軍隊中甄選駕駛員參與「泛太平洋防衛組織」計畫時,薩沙毫不猶豫的參加了。

只是,她的希望並不是很高。

因為在幾次機甲獵人的出動中已經簡單的建立起了關於浮動連結相性的基本原則,相近的生活環境甚至血緣關係被證實為浮動連結的最佳人選,因此後來的培訓駕駛員大多來自同一個家庭,包含父子、兄弟、姊妹,甚至還有最理想的─雙胞胎。

而薩沙只有一個人。

她的父母都因為怪獸的襲擊而喪生了。

當然,這樣的儲備駕駛員也不少,畢竟怪獸的襲擊讓太多人喪生,也有太多人想為他們的親族復仇。

然後,她們全都被踢下來了,包含薩沙自己,車諾艾爾發的第三代駕駛員是一對兄弟。

嗯?你說第一二代哪去了?

都死了,死於核放射汙染。

當然了,車諾艾爾發背著一個核反應爐,但設計者居然沒給予駕駛艙足夠的核放射防護,現在駕駛艙加裝了核防護裝置,但是失去的駕駛已經回不來了。

總之,有些人放棄,有些人決定繼續努力,薩沙可以選擇回去當她的戰鬥機駕駛,但最後她決定去開運輸直升機。 不能駕駛獵人,能夠空投獵人也是好的。

讓她決定這麼做的是選定駕駛人的第一代駕駛之一,在日本有過一面之緣的「戰狼探戈」的駕駛員,同時也是駕駛員的最終評定者之一。

「我知道你們為何而來,也知道你們意欲為何。」在車諾艾爾發前,在一堆落選的人面前,那個英國黑人站的直挺挺的對他們說話。

「總共一百二十三個候選人,只有兩個駕駛員,選定他們是因為他們跟機甲獵人有比較好的相性,但不代表你們不優秀。」

「我說這些話可不是要安慰你們,而是要告訴你們,我希望你們將你們的優秀之處發揮在別的地方,同樣是打仗、同樣是戰鬥,只是並非駕駛機甲獵人。」

「我們大家都很清楚,戰鬥沒辦法只依靠機甲獵人,我們需要龐大的技術人員、維修隊伍、後勤隊伍,以及空中機動火力支援能量,機甲獵人是目前所知對付怪獸最有效且危害較低的手段,但他所需要的支援能量也是最龐大的。」

「你要我們留下來當維修工?」有個男人開了口,薩沙看了他一眼,與自己同樣明顯屬於歐羅巴人種的長相,比自己高大、粗曠的男人,薩沙記得這是跟自己一同過來受訓的人之一,沉默寡言的男人,還只是個中士,他說這話並不帶諷刺的感覺,而是認真的詢問。

「維修工、搬運工、伙房、科學家、研究員、彈藥專家、武器專家、醫生、心理學家、地面疏散部隊或是持續培訓隨便你們想要怎樣,我目前比較缺的是運輸機的駕駛員還有戰術戰法研發人員,雖然各國都支援機甲獵人計畫,但是大多給錢不給人。」那個黑人笑了。「總是這樣的,人才比金錢難得,所以我決定直接從各位學員中挖角。」

「你知道這邊到處都有攝影機吧?」薩沙也開了口,引來一陣隱晦的笑聲。

「如果他們不希望我這麼做,那最好別讓我負責這個計畫。」那個黑人笑得有點奸詐。

但是說真的,薩沙很欣賞。

俄羅斯人欣賞藝術,也欣賞鬥士。

所以她申請成為直升機的駕駛員,而僚機之一的駕駛就是那個問說是不是希望他們留下來當維修工的人。

他叫艾力克西斯凱戴諾夫斯基,薩沙有點訝異她之前居然都沒注意到這男人,也許是因為她太專注於那些比較有可能成為駕駛員的雙人組合,卻忘了注意那些跟她一樣「落單」的人。

這是2014年2月22日,距離薩沙跟艾利克西斯成為車諾艾爾發的駕駛員,還有3年。

 


===============


駕駛運輸直昇機不難,至少當你單獨駕駛的時候不難,但是必需跟其他直昇機一起運送一架機甲獵人就另當別論了。

最常用的運輸編隊是十二架運輸機,平時他們就必需以輸送架進行練習,反覆著枯燥無味的起飛降落上掛勾放掛勾。

枯燥的練習當然比不上駕駛獵人有趣,但是薩沙發現,他們其實是除了獵人之外最接近怪獸的人。

除非天候不允許,不然直升機在放下獵人後並不能直接返航,他們必須在獵人跟怪獸周圍散開,一方面是待命在獵人結束任務後進行回收,同時也負有警戒、預防平民闖入、拯救傷員,以及最糟糕的狀況下,回收任務失敗後使用逃生艙的駕駛員。

同時他們也會以攝影機記錄獵人與怪獸戰鬥的實況,一方面提供給媒體作為報導材料,爭取更多的民間與官方支持,二方面也是紀錄戰鬥的過程以研發更有效的武器以及戰法。

薩沙看了很多。

她沒有放棄當個駕駛,不單只是為了復仇,還是為了戰鬥,她想要與怪獸戰鬥,把那群來自另一個世界的怪物打成碎片,讓它們連家都回不去。

牠們讓她沒了家,牠們就休想回家。

她一邊當運輸機駕駛員一邊持續著培訓作業,她讓自己變成怪獸戰術戰法的專家,其實這不是很難,只要把牠們當成超大型野獸去了解就可以了。

他們的行動像狼、像狗、像熊,像許許多多的獵食動物,雖然他們從海中來,但是比起海洋生物更像陸地上的野獸,當然,也有可能是因為薩沙跟海洋中的掠食者不熟。

薩沙把這些研究資料交給潘塔考斯(是的,她不再以"那個黑人"稱呼他了),然後不斷的表達自己想成為獵人的希望。

「妳有資質,也有本領,但妳得為自己找個副駕駛。」這是潘塔考斯的回答。

薩沙得承認,這可是最難的部分。

浮動連結的配合度一半是天生的,一半是培養的,她沒有家人與他一同接受培訓,而身為一個俄羅斯人,是的,她也不是很擅長交朋友。

她跟艾利克西斯抱怨著,因為她們是駕駛運輸機的搭檔,也是唯二的俄羅斯籍直升機駕駛員,她們很自然的成為朋友,甚至每餐都一起吃飯,當然也會成為她第一個抱怨的對象。

而對方那用大把鬍子掩蓋年齡的堅毅表情聽了她的話之後,想是吞了一大鍋的苦水般皺了起來。

「我以為你會想說服我跟你一起當駕駛員。」

「......你是男人。」薩沙說著理所當然的話。

「很多獵人駕駛都是男人,女人才比較少。」

「我的意思是,女人跟男人做駕駛搭檔的前例非常少,正確的說,除了浮動連結的研究者之外,我不記得有聽過男女搭檔的例子。」

「那是問題嗎?」

「........你知道的,如果我們建立浮動連結,你會看到我腦中的一切,包含我跟幾個男人搞過,而我是被搞得那一個,我想這對男人而言並不是很舒服?」薩沙靠近艾利克西斯低聲說著,塗著紅豔到如同攻擊信號的雙唇勾出大幅度的笑容。

「如果你以後只跟我搞的話,我想我可以忍受那一點不便。」艾利克西斯聳了聳肩。

然後薩沙大笑了出來。

於是她們決定在測試浮動連結相性前先測試了身體的相性,結果是她們非常合得來。

這是完美的第一步。

距離她們駕駛車諾艾爾發,還有2年。

 

決定了彼此的搭檔關係後,他們脫離了機甲支援的任務,一同申請了加入了正式命名為「機甲獵人學院」的獵人培育組織。

那段時間無疑是機甲獵人的黃金時代,來自各國的成員抱持著滿滿的鬥志想要成為下一個機甲獵人駕駛,一代機的輻射問題也被改善,二代機正在研發,機甲獵人幾乎是戰無不克,幾個因為輻射傷害或戰敗而英年早逝的駕駛被大眾遺忘。

而也因為機甲獵人的成效斐然,第二代機甲獵人的研發得到了龐大的資金挹注,在她們加入學院不久後,第二代也在南美誕生,不久之後,俄羅斯也完成了第二代機甲的研發,而車諾艾爾發也因此而除役,來到了機甲獵人學院成為教練機。

薩沙因此感到痛苦及憤怒。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

這是一台勇猛的機甲獵人,一台以戰或死為出發點的獵人,即使第二代已經研發成功並且服役,也不該這樣讓她從第一線退下來!

這是對戰士的污辱,她的命運該在戰場,而非被關在基地中當成教練機來使用!

但她的怒氣除了艾利克西斯之外無人能懂,而即使艾利克西斯了解也無能為力。

薩沙寫信給潘塔考斯,當時他已經成為整個機甲獵人計畫的負責人,而她得到的回應極為合理,合理到薩沙無法提出任何異議。

『除了因為第二代的服役之外,車諾艾爾發的最大問題在於她沒有逃生艙,也不適合改造成有逃生艙的機體,目前所有跡象都顯示怪獸的攻擊頻度逐漸增加,我們需要優秀的駕駛員,而且必須盡可能的減少駕駛員可能傷亡的因素,而貴國的二代機"伊甸園刺客"以及"新星土尉七"已經正式投入戰場,退下車諾艾爾發只是順其自然而已。而且教練機比起訓練儀更能測試駕駛員與獵人的鍵結強度,她將成為駕駛們的搖籃,是極為重要的存在,妳該為她高興』

薩沙一點都高興不起來。

她好幾次帶著她出征,看著她在飄著浮冰的海上大步邁進,用特異的拳頭砸扁怪獸的頭顱,那是堅固的堡壘、是勇猛的鬥士、是北太平洋的城牆,她就該在那裏。

但是看了潘塔考斯的回信,艾利克西斯卻有了不同的想法。

「潘塔考斯這樣的考慮是合理的,不過我想也許我們還是可以讓車諾回到戰場。」

「怎麼說?」

「機甲獵人的表現終究還是取決於駕駛的,我要是沒記錯的話,車諾之所以這時候除役,除了因為潘塔考斯說的原因之外,她的駕駛員退役也是一個主要的原因。」

「死了?」

「不,好像是腦神經受損,本來我還不知道為甚麼,但是妳看,車諾的雙手,板金部份很新,我想大概是車諾在戰鬥中失去了雙手,而駕駛員......」

「因為跟車諾的神經元連結,也從意識上廢掉了他們的手。」

「是的,機甲獵人駕駛退役的主因,連帶性腦神經損害。」

「加上新的駕駛們顯然比較喜歡二代機,她就只好被送到這來了。」薩沙喃喃的說著。

「但是如果我們能夠成為她的駕駛的話,她就有機會回到戰場。」艾利克西斯如此說道。「而且是優秀到足以比下二代機的駕駛。」

「......你知道嗎?從你說只要我以後只跟你搞就願意跟我搭檔開始,我就覺得你是個語不驚人死不休的傢伙。」薩沙用著看怪物的眼神看著搭檔。

「我只是陳述事實。」艾利克西斯連肩都不聳一下。

一年以後,薩沙與艾利克西斯達成了她們的願望,車諾艾爾發,再次回到北太平洋戰場。


TBC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PWP,沒有意義只是耍腐耍糟糕的H,考慮清楚再點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嗚哈哈哈哈凹圖成功我好爽XDDD(大炸)
感謝鴨子楊受到慫恿,為拙文《To be a man》畫下這張血腥彩繪啊XD
請繼續看圖XD/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來問皇冬吧
  • 請輸入密碼:


  有時候,那個金色的王者,會無端的望著遠方。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問卷】瀟灑情境49題
從阿斬那邊抓來的有趣東西XD
好奇怪爲什麼阿斬寫起來這麼好笑我寫起來卻只有腦殘囧?

【問卷】瀟灑情境49題


*註,如果你曾經玩過青春物語,那麼規則與其完全相同。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CHAPET3消失的叔叔們
 
  大家都知道,Hellsing家被稱為「王立國教騎士團」,是個為了對抗反大英帝國國教、反基督的怪物而組成的團體,而家主身為一家之長,不只要具備卓越的領導力、判斷力,有時甚至還得親自披掛上陣。
  而親自披掛上陣的後果自然很容易造成某種程度的傷亡,所以還需要另外一種奇特的力量……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CHAPET 2看不見的線

  你聽過“鎌鼬”嗎?

  這是東方的一種妖怪,聽說以三隻為一組,會把人絆倒、然後割傷人、最後幫人治療。所以人們雖然會跌倒受傷,但是傷口不會流血,也很快就會痊癒。

  真是無聊的妖怪。

  其實這以科學的角度來解釋就非常的簡單,鎌鼬就是所謂的「真空風」,是空氣因為對流而產生的細微真空地帶,人要是不小心碰觸到就會受傷,可是因為傷口又細又小風的速度又快,幾乎不會流血、也很快就會痊癒。

  但是HELLSING宅裡頭似乎真的有住鎌鼬,而且是絆倒人割傷人之後不治療的那種,而英國人理所當然不會知道「鎌鼬」這種東方稱呼,而是稱之為「看不見的線」。

  那是一種很詭異的狀況,當人們好好的在路上行走時,卻會突然被絆倒、然後割傷,好像地上有條線似的,可是認真仔細的查看,卻又什麼都看不到也摸不到,彷彿就是真的被空氣給絆了一跤似的。

  不過這種狀況也不常發生,所以大家也就不太在意,只認為那是一種自然現象,不過就是宅邸裡頭比較常發生罷了。

  但是小姐出生之後,這種狀況似乎越來越嚴重了。

  只要靠近小姐的臥房附近,似乎就很容易被「看不見的線」給絆倒割傷,弄的人人自危,走路異常的小心謹慎,深怕一個不小心,整隻腳都要被切斷。

  於是乎就出現了一個有趣的狀況,不管多忙多亂多急,只要經過小姐的房間附近,任何人的腳步都會瞬間輕的跟貓一樣。

  只不過,宅邸裡頭有「看不見的線」一事,並不是每個人都知道的。

  「外人」就不知道。

  比如說來HELLSING宅參加會議的官員們、來拜訪老爺的爵士們等等,只要高聲談笑經過小姐房前、而小姐又剛好在裡頭睡覺的話,「看不見的線」有百分之百的機率會出現。

  針對這種狀況,有不少人像當家主反應過,卻只得到一個奇怪的故事做為回應。

  傳說中,HELLSING曾有一位家主,他用鋼線當作武器,可是某一天他在練習的時候,他女兒卻突然闖進來,收勢不及的他,硬生生的切斷了女兒的頭。對此深自後悔的該位家主,從此再也不敢使用他的拿手武器,之後鬱鬱而終。往後,只要HELLSING家有女孩出生,她的房外總會有「看不見的線」出現。因為該位家主為了贖罪,英靈便永遠的守護著HELLSING家的女性,來阻擋所有對HELLSING家的女性有不軌企圖的歹徒……

  這個漏洞百出的傳說到底是指向HELLSING的哪位家主沒有人說的明白,為什麼明明不是歹徒而是普通訪客也會遭殃的原因也無法說明、更慘的是僕人也會成為受害者的緣由也無法探究,總之消息傳開之後,誰也不敢在小姐的房門外喧嘩,而當主也把小姐的房間移往走廊的末端以防「看不見的線」波及無辜。

  必須附帶一提的是,新的房間正好是離地下囚室最遠的角落。

  聽說要移房間的那一天,地下室又傳來了狗的咆哮以及人類的怒吼。

  

後記:唔,這章比較不好笑XD||||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事情發生在一個狂風暴雨的夜晚……
  天上狂雷大作、大雨傾盆、地上昏暗無光,座落於郊區的HELLSING宅卻燈火通明,宅內上致管家下至灑掃的僕役都都四處東奔西走。
  釘窗戶的釘窗戶、接漏水的接漏水、拖地板的拖地板、遞毛巾的遞毛巾、燒熱水的燒熱水……
  什麼?你問我狂風暴雨為什麼要燒熱水遞毛巾?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夜曲

  『月君,喜歡鋼琴嗎?』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

宿敵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那是一種很深刻的距離。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有一封新訊息─完結篇


  從那天起,已經過了一個星期。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 這是一篇加密文章,請輸入密碼
  • 密碼提示:
  • 請輸入密碼:
我的


  你的生是我的、你的死是我的、就連你的墳墓在哪邊,都要由我決定。

皇冬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